做癌症病人,我也要得獎!

[最後編寫日期:2014/10/16]

顏碧蓮女士想得一個「病人模範獎」

文 / 鄭春鴻(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看到「癌症病房故事井」主動來說故事


鄭春鴻主任(文教暨公共事務部):您是一名「癌症新生」,我看您把自己「裝備」得非常好,一心就是要打好這場仗,完全不像一般癌症病人會恐懼、徬徨、畏縮。

顏碧蓮女士:的確,自從被宣佈得到癌症,我四處打聽、學習,而且聽話,完全聽醫師的指示,我相信癌症看到我都會怕我。我看到雙周刊「癌症病房故事井」徵募病人講自己的故事,我是主動來報名的,希望你們從頭到尾記錄我得癌症之後治療的經過,心情的起伏,做為新病人的參考材料。

鄭春鴻主任:我知道您一直是職場的常勝軍,不管是高山或是低谷,您都會在每一個職場發光發亮。說說您的經歷好嗎?


我一直沒有放棄學習


顏碧蓮女士:我今年四十八歲,十四歲的時候,我讀國一就輟學了。我去台塑當一個未滿十四歲的女工。在台塑我待了十二年,一直到我結婚。在台塑十二年的時間,我半工半讀完成了國中,高中的教育,結婚生小孩。我始終抱著感恩的心,台塑給我一個很好的工作環境。
  後來,我去英業達上班,上了十年班。我還是一直沒有放棄學習。這十幾年裡,我從傳統產業跳到科技業去,我的知識突飛猛進,我學會了電腦,開始投稿用電子月刊,我非常感謝英業達,給我們非常優渥的薪資與福利,我真的當了十年的「科技新貴」。後來,因為產業外移的關係,我也是一樣抱著感恩的心離開。
  那時候,台灣的就業環境已經不是那麼好了,我就轉投入到清潔業裡,雖然我是做家庭打掃的工作,可是我還是很認真的做,得到雇主很多的讚賞,也得到很好的待遇。我非常感謝我遇到的每一個老闆。

鄭春鴻主任:妳即使做清潔工也得了奬是嗎?

顏碧蓮女士:我們常說大樹底下好乘涼,大樹底下的資源確實比較豐富。我在台塑、在英業達,都有接受教育的機會,就算我是一個清潔工。現在我在彭婉如基金會工作,這裡也有很好的制度,很好的教育環境,我都不放棄去參與各種教育。雖然我做的還是清潔工作,但我們不只是一個清潔工,我們是一個「家事管理者」。我們有一個評審的制度,我去不到幾年,就得到一個「金手獎」,這對我來講是一個很大的鼓勵,我在英業達拿了「績優獎」,現在就算是當清潔工,我也一樣拿到那種績優獎。我告訴我的小孩說,媽媽不管是在英業達上班或者是做一個清潔工,職業無貴賤,我都要做到最好。

鄭春鴻主任:那您現在到和信醫院來,您想得什麼獎?

顏碧蓮女士:「最佳病人模範獎」。就算是生病,我希望我還是一個最好的病人。我在台塑十二年、英業達十年、我在彭婉如基金會工作,今年剛好也是滿十年。我覺得或許上帝告訴我說;「十年到了啦,妳該轉行了!」所以我才到和信醫院。我本來就是一個很歡樂、很樂觀的人,朋友們會說只要有我在的地方,就有歡笑聲。或許這是上天的旨意,叫我把歡樂帶到另外一個場所去。我已經選擇了和信醫院,我就要把我的歡樂,我樂觀的態度帶給我身邊的人。


我已經準備好跟它拼,癌症也怕我


鄭春鴻主任:您這頭髮是真的還是假的?

顏碧蓮女士:這是真的,百分之百真的。

鄭春鴻主任:妳什麼時候會開始做化療?

顏碧蓮女士:八月二十一號禮拜四。

鄭春鴻主任:妳都先去打聽了,做化療會遇到什麼事?

顏碧蓮女士:第一、會食慾不振,所以能吃就儘量吃。第二、不要忌諱吃肉類,不要忌諱吃紅肉,因為紅肉是可以增加你的蛋白質。第三、頭髮有可能會掉,可是不用怕,因為頭髮掉了之後,它會長出更嫩的,然後還有自然捲,就是一種重生的開始。我做化療沒有遇到太多不舒服,我想是因為我已經準備好跟它拼,癌症也怕我。


小學班長劉漢鼎醫師介紹我到和信


鄭春鴻主任:您當初是在他院做手術,可不可以告訴我們是如何選擇到和信醫院來做化療的呢?

顏碧蓮女士:我要感謝我小學的班長。我讀士東國小,很巧的我的小學班長劉漢鼎就是醫生(編按;劉漢鼎醫師在和信醫院的協力醫院台東基督教醫院工作),而且還是腫瘤專科的醫生,是他介紹我來的。我跟我們小學班長失聯了三十四年,去年才開始重新連上線。到現在我還是習慣性稱他班長、班長的。他舉了很多癌症病人可能不知道的醫學數據,他很堅定地告訴我,如果我不相信他的專業,以後就不要諮詢他了。我選擇相信班長,相信和信醫院。


到和信,簡單說就是「信任」兩個字


鄭春鴻主任:您到了和信醫院來,與你原來開刀的醫院,在就醫的過程上,有沒有什麼印象比較深刻的差別?

顏碧蓮女士:其實,來到這邊不會有那麼大的壓力感會覺得是生病來看醫,因為和信的環境給人感覺像在飯店一樣,服務的櫃台幾乎會被誤認為是餐廳的吧台,讓人想點個飲料。

鄭春鴻主任:醫師與護理師的服務有沒有什麼不一樣?

顏碧蓮女士:和信醫院的醫師與護理師都很親切,這邊的環境讓人比較不會害怕,讓人比較放心,幾乎沒有來到院看病的感覺,會讓人心情放鬆。我想是這裡的醫師與護理師表現出來的醫療的專業,還有加上在診間、病房,我東問西問,一些在這邊看診的癌友一致推薦說好,簡單說就是「信任」兩個字。


認真照顧病人,誠實面對病人


鄭春鴻主任:您覺得和信醫院有哪些事讓您很信得過?

顏碧蓮女士:不以利益為前提。到和信醫院之前,我看了關於黃達夫院長許多報導,我心裡想,這樣好的醫院,會不會賠錢?如果賠錢經營不下去,我們病人怎麼辦?我看和信的雙周刊,最近醫界就有一個很大的爭議,黃院長就一句話,認真照顧病人,誠實面對病人,「截長補短」,醫院還是可以經營下去。所以我們就覺得比較放心。


我得癌症還要去安慰家人


鄭春鴻主任:您表現得那麼堅強,從知道生病以來,家裡的人會不會很擔心?

顏碧蓮女士:還是會。我六月十六日做定期檢查,到七月十六日醫生確認就是癌症的時候,那一剎那,我感覺好像當初在英業達收到遣散通知,我被上帝遣散了。
  我的家人,尤其我先生是個很木訥的人,我得癌症還要去安慰他,還要強顏歡笑的告訴他說這不是絕症,很有救的。其實我那時候心裡也是會惶恐,可是我還要去安慰我的先生不要怕!不要怕!我先生他本來就是比較沒有笑容的人,他的心比我更沉著。我也要讓我的小孩子知道,媽媽生病了,可是媽媽不會死!你們放心。


想哭就哭吧!哭也是一種治療


鄭春鴻主任:您已經這樣走過來,如果說有人剛剛開始被告知得癌症,您最想要跟他講的是什麼?

顏碧蓮女士:想哭就哭吧!因為我覺得哭也是一種治療的方式。我在診間裡面被告知的時候,我沒有辦法馬上回家,我在醫院裡就找了個比較沒有人的角落裡哭了四個小時。我一邊哭還要一邊交待我的工作,首先跟我們基金會的老師說,我已經得到這個病了,我要請辭所有的工作,我哭了四個小時我就在用手機用LINE跟我的老闆一個一個請辭。這是我的工作態度,我一定親自辭職,把工作交待好、做好交接,我不會丟雇主帶來麻煩。
  我哭了四個小時,跟十三個老闆聯絡了四個小時,還是想哭就哭,哭是一種解救的方式,哭過之後,人生重新做規劃,沒有什麼了不起。今天不管我是二期還是四期,我還是會這樣子做。


哭過之後,重新規劃人生


鄭春鴻主任:我覺得您很棒,就是勇於面對、順其自然。那麼哭過了呢?哭過後您覺得應該要怎麼做?

顏碧蓮女士:哭過了,人生重新做計劃啊!我是一個做事有計劃的人,因為生病,我的計劃被打亂之後,我重新規劃。第一、交待好工作,跟老闆做一個好好的結束。第二、安排我家人的生涯規劃、生活作息。我有小孩還在就學中,我要安排好小孩子的出路。我的老大已經去澳洲讀書一年多了,我的老二本來也是要出國讀書,我就跟他說,媽媽現在沒有工作了,可能你就不能出國讀書了。我女兒知道我一直希望他們出國讀書,她說沒關係,她先出國打工,她年底真的就要出國打工了,她說要賺取自己的學費,然後有錢再去讀大學。小孩安排好了之後,再來就是我自己的人生。本來我打算工作、還有出書計劃,我已經中斷一個月沒有寫作了,我當然要繼續完成它。


寫作是一種精神寄託,心情得以轉移


鄭春鴻主任:您剛剛講到寫作,我知道您在FB上面已經寫很多了,您覺得對一個癌症病人來講,這樣一個寫作的平台有什麼好處?

顏碧蓮女士:當然有,可以紓解心情。我在臉書上沒有公布我的病情,認識的朋友在臉書上可能會以為我在寫作上遇到瓶頸了。今天,我來接受你的訪問,表示我在心情上也準備好了。我需要勇氣、我需要放空,寫作是一種精神寄託,心情得以轉移,我心想,要不要等到我病好了以後才公布我的病情,他們就會發現並驚訝說原來妳人生遇到那麼大挫折。我面臨生死關頭的時候,還是可以這樣正面的面對它。我不會怨天尤人說「老天你為什麼對我不公平」,我反過來會感謝老天給我這個機會淨空。


得知乳癌二期我哭了四小時後平靜面對


  民國100年底,我有子宮肌瘤,醫生要我把子宮拿掉並辭掉工作休息半年,我馬上轉院轉診,接受另外一個醫生說的,我只要休息三個月,因為我放不掉工作,我需要賺錢,我有我的生活理念,我要教育小孩,我不能沒有工作啊!
  我拿掉了肌瘤休息了差不多一個月而已就陸陸續續復工了。我有做定期檢查的習慣,101年病檢發現到我右邊乳房有異狀。從乳房攝影、超音波、做到切片,那時候真的是挫著等,結果右邊切片是OK的,所以我就放心了。這次103年再做定檢的時候,醫師跟我說一樣要做到粗針切片,那時我的心情真的感覺只是一個定期的檢查而已,我很樂觀的不會有事。結果沒想到七月十六日那一天,切片報告告訴我的惡性的,我整個人一下子都傻眼了,然後醫生一樣要我說把工作辭掉,要休養半年到一年,我沒有再猶豫,我馬上給督導電話,說我得癌症乳癌二期了!我要辭掉工作,我要休養半年以上。
  我那時第一個感覺,上帝100年要我休養半年我不要,我就是不乖,所以我這次很乖。當初英業達被遣散的時候,我哭了一個月,我先生100年底提早退休,我哭了一個星期,我自己得乳癌二期我哭了四個小時之後,我擦乾眼淚,那天晚上我回到家時候,就很平靜告訴家裡的人這件事。


「演什麼像什麼」專心投入任何角色


鄭春鴻主任:你是一個非常勇敢的女性,不管做任何角色,您都很稱職地去把它扮演好。

顏碧蓮女士:有一句廣告詞對我很重要「演什麼像什麼」。我十四歲求學中輟之後二十歲才又去讀國中補校,就是那幾年,那句話一直在我心中,我不管在哪個角落,我都要扮演最認真的,我不敢說我一定要得第一,我一定會專心投入任何一個角色。

鄭春鴻主任:您現在要做一個好病人、模範病人,您認為應該怎麼做?

顏碧蓮女士:配合醫生的治療、聽話,我既然選擇了和信,我就是要全力配合,就像我當初選擇了彭婉如基金會這個工作之後,我也是聽著老師們的指導,一路走下來。


我要寫發自內心的真實感受


鄭春鴻主任:所以您也有參加和信醫院舉辦的院內團體活動是嗎?

顏碧蓮女士:對,治療後的成長團體。

鄭春鴻主任:為什麼會想參加?

顏碧蓮女士:我想更了解自己。治療後的成長團體參加是有條件,它要求學員最好要全程上課。我現在都不用上班,有時間了,我需要一個精神寄託,我需要上課,這符合我喜歡上課的這種志願。
  我喜歡學習,治療後的成長團體要求要寫心得,這求之不得,我已經一個月靜不下心寫我的文章,如果我今天有那個動力,因為上課需要寫心得,我需要那個動力。我從生病之後就沒有再臉書PO任何的文章,我過去寫文章都是十足地樂觀,事實上,我真的得到癌症,才發現自己也有軟弱的一面,我怕我會是一個失敗者,人家會抱質疑我過去的樂觀。
  我要寫我的第一本書的目的就是要有激勵人心,可是我突然得癌症,好像從人生勝利組突然被打到失敗組去,我不敢再寫東西。現在因為上課,這是我的作業,我要寫的是發自內心的真實感受,這就是我為什麼要上這個課程的原因。


我要感恩的人還有很多呢!


鄭春鴻主任:其實得癌症不是失敗者,我們等您慢慢地體會,再告訴我們您一路走來的轉變。

顏碧蓮女士: 「為什麼是我?」得到癌症的人通常第一個反應「為什麼是我?」這一句不是台詞,那是真正內心的寫照,大家看到很多報導都說現在每幾分鐘就有一個人因為癌症,癌症死亡率永遠是排名裡最高的,「為什麼是我?」真的,被醫生宣判的第一個反應。我不會放棄寫作,我的文字「感恩之旅」走了六十九站,還沒有走完,我後面要感恩的人還有那麼多。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