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生病的父母是難得的福氣

[最後編寫日期:2013/04/30]

訪門診治療室黃美蓉護理師

現在他老了、生病了,我們不可以遺棄他,應該要照顧他,就像是他小時候照顧我們一樣。家屬「介意」的重點不太一樣,有時候我也會碰釘子,也有時候一開始也會拒絕你,或是他會生氣。有時候家屬會惱羞成怒,可是他總會一直來,你講了一次、二次、三次,慢慢他心就軟了,慢慢他就接受了,最後他就學會了,有我會軟硬兼施對待他,目的就是希望父母和孩子都把握了這個機會,都得到福氣與安慰。

 

文 / 鄭春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攝影 / 朱玉芬

轉移打化療不舒服的感覺

鄭春鴻主任(文教暨公共事務部):所以這些病人是過一陣子來,比方說換藥一個禮拜換一次是嗎?您能不能談一談您們護理師跟病人的相處的情形。

黃美蓉護理師(門診治療室):我現在在門診治療室工作,來我們這裡做治療的病人,大部份都是來抽血,換藥,或是沖人工血管之類的。病人一來,我跟同事,都希望能夠陪他們聊聊天,就是在換藥過程中,為了讓他們轉移一下打化療不舒服的感覺,我們就儘量跟他們聊一下他生活的事情,比如最近他家裡發生什麼事情,多數病人很自然就會跟我們分享,這可以讓他短暫的忘記來醫院的辛苦。

鄭春鴻主任:來門診治療室的病人,一般以正在做化療的病人居多是嗎?他們通常是有哪一些問題?

黃美蓉護理師:如果來換藥,他們會問他們傷口的問題,以及他打完化療有哪些不舒服的症狀,問問我們如何處理;另外,病人在看門診之前想要問醫生問題,也會先問我們一下.然後再請教醫生的答案。

教導家屬學習居家為病人換藥

鄭春鴻主任:他們最擔心的是什麼事?

黃美蓉護理師:一些不舒服的症狀,病人在治療過程中心理壓力都滿大的,他們有時候會跟我講一下他們面臨的壓力,我不是病人,有些我沒有辦法感受到,只知道他很辛苦,我都會鼓勵病人要不要認識別的病友,或是可以讓社工阿姨跟他聊聊天,可以有幫助的。

鄭春鴻主任:病人到門診治療室來,家屬也會跟著來吧!談一談病人跟家屬的互動印象比較深刻的故事?

黃美蓉護理師:有好的跟不好的印象哦!多數的家屬照顧病人無微不至,病人表現出哪裡不舒服、會冷,他都會很注意,不用說喊痛,那就更緊張。可是也有照顧病人不是很周詳的家屬,甚至是不願意,比如說,有一些治療是在醫院我們可以幫忙他的,可是他返家時候,必須要由家屬來幫他換藥,病人沒辦法本身操作的時候,我們就希望同住的家屬可不可以來學習換藥的方式,病人返家時如果需要的話可以幫忙他換。可是有一些病人的家屬,可能是他的孩子,他就會不願意。
  我就會覺得怎麼會這樣子,然後就跟他聊,請他回想一下他小時候,他爸爸媽媽如何照顧他,爸爸媽媽現在老了、病了也需要一樣的照顧,看他願不願意,通常我們這樣講了以後他都願意,就是認真的學習如何照顧他的家人。

您願意由我鼓勵您的小孩來照顧您嗎?

鄭春鴻主任:護理師也要教育病人家屬這些事,真令人感佩。

黃美蓉護理師:有一些病人需要把腸子的造口放在肚子外面,貼便袋時會接觸到大便,有些家屬覺得很髒,他不想做.我就會跟他說,你有沒有想過你媽媽在你小時候也幫你換尿布,她不嫌你髒,那你怎麼可以嫌她髒?你要不要試著學習照顧媽媽的方式,我知道你一開始很難受,我們慢慢練習,如果一開始你不會,你可以多來幾次,我慢慢教你。

鄭春鴻主任:您跟病人家屬講這些話的時候,他爸爸媽媽在不在?

黃美蓉護理師:我會避開病人,才對家屬說這些話。其實病人本身對孩子的反應,一般都已經「有底了」,通常會跟我們說他不想麻煩他的小孩,如果孩子介意的話,他也不會勉強他。我就鼓勵那個病人說,你想想,小時候你也是這樣子照顧他,他現在照顧你也是理所當然,不要覺得會麻煩到他。
  我會先經過病人同意,是否願意由我鼓勵你的小孩來照顧你,然後我請他來學習;若病人沒有辦法講出這樣的要求,那我來幫你講. 接下來我再請家屬進來。我告訴他們,應該怎麼樣的照顧,其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困難。家屬一定有一些害怕做不好,我就可以評估一下他到底害怕的重點是在哪裡? 因為每一個人害怕點是其實都不一樣的,然後針對他害怕的事慢慢教他、引導他。通常就可以很順利地幫忙照顧他的家人,否則病人在返家會很辛苦。簡單的換藥,換那些造口的處理其實是家人可以幫忙的。

把照顧生病的父母親看成一種「福氣」

鄭春鴻主任:護理師還要對病人家屬做這些家庭倫理的勸說工作,您是偶爾做,還是經常做?

黃美蓉護理師:經常做。我會想介入因為看不下去,因為心理覺得很難受,我會換個角度想,如果這個病人是我的家人我要怎麼對待他?所以我就會鼓勵這個病人的家屬,用我的角度去分析給他們聽。他們有時候是不同的角色,有時候是夫妻,大部份都是爸爸媽媽跟小孩的關係。
  有時候,我會想每個家庭的狀況都不一樣,或許我不一定要「過度熱心」,但我總把照顧生病的父母親看成一種「福氣」,如果因為我的熱心「勸說」,父母親和孩子都得到這個福氣,都感到安慰,我會認為自己做了一件特別好的事。
  爸爸媽媽小時候無微不至地照顧我們,現在他老了、生病了,我們不可以遺棄他,應該要照顧他,就像是他小時候照顧我們一樣。家屬「介意」的重點不太一樣,有時候我也會碰釘子,也有時候一開始也會拒絕你,或是他會生氣。有時候他會惱羞成怒,可是他總會一直來,你講了一次、二次、三次,慢慢他心就軟了,慢慢他就接受了,最後他就學會了,有時候我可能會用軟的,有時候會硬一點的,軟硬兼施對待他,目的就是希望父母和孩子都把握了這個機會,都得到福氣與安慰。

不忍見到被家人忽略、冷落的病人

鄭春鴻主任:我覺得您很了不起。您猜像您這樣的護理人員多嗎?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介入這樣的事情,那是多麼不容易啊!

黃美蓉護理師:沒注意。可是我一看有點被家人忽略、冷落的病人,我就想要幫助他。我希望他在我視線看不到的時候,也有人照顧他,心也是暖呼呼的。

鄭春鴻主任:您這樣做了,受您幫忙的爸爸媽媽會不會感謝?

黃美蓉護理師:會呀,他們會覺得很開心,因為他們開始被子女拒絕應該很難過。當他們發現願意幫忙他,不是拒絕他,那種感覺好像比他病好了還開心呢!

鄭春鴻主任:您是一直都這麼好?還是慢慢「變好」的?

黃美蓉護理師:哈!也不知道呢!我覺得在和信醫院這個工作環境,大家會互相影響,一開始可能你本來不是這樣子,但是大家都對病人這麼nice時,慢慢地都互相影響,就是會有一個正面的氛圍,就是大家想要跟病人有很好的互動。可能後來同事不習慣這樣子做,他以前也沒有這樣子盡力,但後慢慢看了以後,就會改變呢!

再也受不了,不想要做化療了

鄭春鴻主任:當您覺得某一個病人心情實在是很低,您想要去幫他什麼忙,通常您的同事會支持您去做這樣的事,而去承擔您馬上要去做的事嗎?

黃美蓉護理師:會的,我們同事都會互相幫忙。幾年前,有一次我就遇到一個還滿特別病人,她每個禮拜都會來換藥,有一天她換完藥又回來,她說要移除她的人工血管,通常我們接受到這樣子的醫囑會立刻就拔掉了,那天我就覺得怪怪的,因為她的療程還沒有結束,我就問她說:「你為什麼會拿掉你的人工血管?你的治療結束了嗎?」他說沒有,她說她再也受不了了,她不想要做化療了,她大概只做了二次還三次而已,總共要做六次。
  我關心詢問她為什麼會這樣決定?她說他很辛苦,她覺得她沒有辦法承受這樣子的壓力,她覺得身體很不舒服。
  我聽她這樣說,我就想要怎樣幫助她,怎樣讓她順利打完,而不是中途就放棄。我鼓勵她說:「你看你之前辛苦的做完二三次,你後面都不做,不就前功盡棄嗎?」就問她身體有沒有哪邊不舒服,能不能再試試看?「再一次看看醫師能不能開一些藥物來幫忙你,你再試試看。」
  我請家屬進來。我大概跟他聊了一個多小時,剛好我們遇到用餐的時間,但肚子餓似乎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要是她放棄了非常可惜,我希望我可以鼓勵她,可以繼續做治療,我是以如果她是我的家人的態度對待她,最後我們就抱著一起哭,看他願不願意繼續。
  好深刻的感覺啊!那一刻,我真的就想,如果她是我媽,我該怎麼做,我就那麼做了!(待續)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