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

[最後編寫日期:2014/04/15]

臺灣醒報社長林意玲訪鄭春鴻談癌症病人

整理 / 保羅

林意玲(臺灣醒報社長):今天來到我們節目中是和信治癌中心醫院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多年從事多媒體衛教工作的鄭春鴻。為什麼訪問他呢?因為他有一個很特別的一個網站,叫做《台灣病人網》(www.patient.org.tw),他非常關心病人的權益,讓病人透過他的網站來說話,也提供平台進行醫病溝通。鄭主任服務的醫院是專門治療癌症的醫院,所以他有機會瞭解許多癌症病人的感受。(編案:《希望大學》patient.org.tw網站、台灣癌症病人網cancertaiwan,org 也歡迎參觀)

從病友的經驗,對生命有新啟發

林意玲社長:您以前是媒體工作者,後來投入了醫院的行政工作,要不來談一下什麼樣的機緣讓你從多年從事新聞工作崗位,進入一個很優秀的治療癌症的和信醫院,來擔任文教及公共事務的工作呢?

鄭春鴻(和信醫院文教部主任):我到和信醫院服務,今年是第十年,在和信醫院之前,我有二十年的時間在新聞界工作。在上一個職場的結束的時候,我很幸運有機會到醫院來寫病人的故事。
  醫院不只是一個治療、住院的地方,包括病人和醫師、病人和護士及其他醫療人員,病人和家屬、病人和病友,乃至病人病中對生命的體悟等各式各樣的故事都會在這裡發生;而醫藥的新聞,也不只是一些我們經常在媒體上看到的所謂「醫學新知」,一些貌似新聞的置入性行銷報導,它還包括台灣醫療生態、健保制度、醫學教育、醫學倫理等議題與故事也非常的值得大家關注。更值的關注的,對大眾而言,從病友如何面對重大疾病的經驗,確實可以使自己對生命有新的啟發。
  我特別要提醒大家,「病人」、「病人家屬」指的不是別人,我們的一生,人人都有機會扮演這個角色,只是時間的先後、長短,以及病情嚴重與否不同。

癌症不是少數人的問題,是公眾議題

林意玲社長:您十年來都是在寫病人的故事嗎?也有醫生的故事吧?

鄭春鴻主任:我在醫院採訪的內容,除了病人的故事之外,也報導不少癌症病人如何正確地了解自己的疾病以及自我照顧的知識。因為癌症病人從發病一直到康復,大約有五年的時間要做密集的衛教。到目前,我已訪問超過一百位醫護人員及醫院行政人員,他們都很樂於站在病人的立場,以專業和愛心協助病人渡過人生最大的難關。我等於代替病人及家屬向醫師和護理人員,以及醫學技術的人員來請教他們,特別在病人的治療當中,五年內要怎樣的保養身體?怎樣來面對他們因癌症治療所發生的一些其他疾病及副作用,也包括如何在「後癌症時期」有理想的心靈調適等。

林意玲社長:癌症多年來一直是臺灣十大死因的第一位,癌症病人可以說是增加而不是減少,是吧?越來越多?

鄭春鴻主任:是的,癌症確實越來越普遍。根據統計,人從一歲到八十歲,四個人裏面會有一個人會得癌症。在一個家庭裏面如果說有一個人得癌症,全家的人都會陷入愁雲慘霧。因此,如何面對癌症,確實是現代人都必須具備的知識。癌症,顯然已經不是一個少數人的問題,應該是一個公眾議題,大家都關注的社會議題。

癌症已經漸漸地被看成了慢性病

林意玲社長:我很多朋友只要一聽到得癌症,大概眼前一片漆黑啊!覺得世界末日了。主任要不要跟大家說一說,至少在和信治療醫院裏,是不是有很多人也是能夠活著出來,並非所有的癌症都是不可以治療的。此外,大家為什麼都那麼怕癌症,覺得這是絕症?

鄭春鴻主任:是啊!癌症確實漸漸地是可以被治癒的,尤其是早期發現的癌症,治癒的可能性就更大。事實上,癌症也已經漸漸地被大家看成了一種「慢性病」了,各位知道其實有很多慢性病也不能完全被治好的,比如像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你有聽過完全治好的嗎?基本上,醫學上,病人在治療告一段落後,幾年之內不再復發就算「治癒」了。

林意玲社長:不再惡化的意思。

鄭春鴻主任:就是能夠控制的住,能夠控制它,讓它不會再作亂,就算是一種治癒了。

多數癌症療效還沒那麼立竿見影

林意玲社長:這些年來,您知道全世界的醫療技術人員都在努力研究癌症的「新打法」,包括新的武器,新的治療方法。您是不是也借這機會對已患癌症的家人或自己不要灰心,因為只要我們「氣夠長」,可以等到更好的醫療方法出現的一天。

鄭春鴻主任:的確,癌症治療的技術與藥物越來越進步,我也很希望能夠提出一些鼓勵的答案來,但是實際上,也並沒有那麼樂觀,否則世人就不會談癌色變了。
  我們可以從過去五十年來看,人類很多的疾病,在醫藥的治療上都得到很大的成就,但是癌症相對就沒有像其他的疾病,對不同的癌別,以及各期別的病人,都可以有這麼立竿見影的療效,不像其它疾病的治療進步這麼大、這麼快。

林意玲社長:癌症的主要治療到現在還是用化療、手術、放療嗎?化療很辛苦,它是如何打癌細胞?

鄭春鴻主任:癌症化學治療,用比較通俗的話來講,可以分成幾個大類:第一種是比較傳統化學治療藥物,可以稱為「殲滅型」的治療,也就是直接殺害癌細胞,它是去迫害癌細胞本身的DNA、RNA,或其他物質,以致於癌細胞沒有辦法繼續生存;第二種是最近常提到標靶型的藥物,它是間接的殺害癌細胞,所以它的副作用會跟殲滅型的不太一樣;第三種是誘導型的治療,有人說是它讓癌細胞「改邪歸正」,變成正常的細胞。目前為止,癌症的治療,在我個人看來還是很「野蠻」,您提到的「三大武器」放療、化療、手術,以及其他療法,基本都還滿野蠻,也就是很侵入性,副作用挺大的。病人治療期間,必須有強大的求生意志,否則「未蒙其利,先受其害」,再好的藥物也無「福」消受。
  當然,癌症治療漸漸地出現一些新的觀念,比方慢性白血病的標靶治療藥物「神奇橘色小藥丸」基立克,效果顯著;比如只要配對成功,很多疾病經由骨髓移植,也能達到康復。但也不是說所有的標靶治療,都適用每一個癌症病人,比方說,有些必須病人在基因上有什麼特別的表現,吃某種標靶藥可能好點,但也不保證吃了就會痊癒。現代藥物推出,一百個人吃同一藥物,只要五十個人有效就已經很不錯了;也許有更好的藥物,一百個人吃,可以70-80個人有效,但那20%、30%的那些人算倒楣嗎?當然絕對不是,一定是他們身體的那個疾病有它的特性,上帝創造人,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不可能大家都「照書生病」,臨床醫學是根據「統計學」找標準療法,「標準」指的就是「中間值」、「平均值」,當然就只代表「部分的你」,而不是為你量身訂做的藥。
  事實上,多數的標靶藥物都沒有那麼成熟,還在發展過程中就上市了。同時,在經濟上,標靶藥物也不是每一個人可以支付的,它的藥價從每個月十幾、二十、三十萬都有,這不是說一般人支付得起的。當然有一些標靶藥物比如說治療肺癌的艾瑞莎(Iressa),以前要自費,現在病人若有特定的基因表現,第一線就可以使用,效果頗佳,確實是福音。

讓自己的身體不再成為癌細胞的沃土

林意玲社長:這樣講,得癌症就不太有希望嗎?

鄭春鴻主任:也不是這樣講。還是回到我剛剛說的,其實我們不妨把癌症看作一種慢性病。到目前為止,除了子宮頸癌和人類乳突病毒,鼻咽癌和EB病毒被證實有直接關係,至於其他的癌症基本上都是自己的細胞「叛變」,不是外來的。而為什麼有的人細胞會叛變;有的人細胞就不會叛變呢?當然有很多原因和說法。我們用了現代最好的醫療技術,確實能相當程度地把某一些叛變的癌細胞壓下來,也就是說把那些「流氓」統統都管訓了,但似乎沒有把這些流氓各個都判死刑槍斃,所以也不保證癌症在治療後,絕對不會復發,這就跟我們無法保證一個健康的人一定不會得癌症一樣。
因此,每一個癌症病人如果能夠在基本的康復,醫學上認定的痊癒之後,在生活上多加注意,讓自己的身體不再成為癌細胞的沃土,原則上流氓癌細胞即使還在,但是它就不會再出來作亂,不會復發,也就等於是控制住了。
  所以癌症病人也不見要那麼悲觀,但是病人必須在基本的康復和痊癒之後,有決心去過一個更健康的生活,特別注意飲食,充足的睡眠,多運動,保持喜樂之心,讓自己的身體不再是癌細胞喜歡待的地方,這麼說,癌症還是可以對抗的呢!

發病之前,出現前所未有的壓力?

林意玲社長:瞭解,雖然我一直在逼問鄭主任這世界上有沒有更好的藥治療癌症?科學的發達是不是可以讓癌症的病人對未來有多一點期待,可是鄭主任給我們的答案基本上還是認為說,第一、癌症病人要學習與癌症共存,與癌症作長期的抗戰;第二、不能只靠醫院,靠醫生,靠藥物,更重要的是靠自己,怎樣來面對身體裏細胞的叛變,要求自己在生病後,創造一個不讓癌細胞攻擊的環境。
  全世界,至少以臺灣來講,百分之二十的人,四分之一的人會得癌症。雖然我們人活在這世界上,到最後都會有一個方法會去「死」,比如說,我個人就是得了糖尿病,我先生是有高血壓,我認識的很多的朋友得癌症。
  鄭主任提到其實要把說癌症當做一種慢性病,長期抗戰的一種疾病,它可能不容易短時間治癒,但在整個治療過程中,我們需要用一種比較健康的態度來面對它。癌症醫療的發展到目前為止,還有些什麼樣的可能性可以期待呢?

鄭春鴻主任:我先聲明:我是新聞工作者,不是醫療專業人員,我所有的醫學常識都是經過我長時間對癌症專科醫師以及病人的訪談,個人觀察及閱讀而來的。
  關於基因的治療,的確,是我們可以期待的癌症治療有所突破。透過基因的辨識,使我們在臨床上更能較清楚看到同樣是肺癌、血癌、乳癌的不同癌別的病人,他們的病其實不完全一樣,需要的治療也必須不同。將來的癌症治療,一定會慢慢的走向「個人化治療」,因為我們希望「把對的藥、正確的療法給對的人」,這樣才不會浪費,不會在嘗試與錯誤當中延遲很多治療的機會。
  要走到「個人化治療」,我們需要相當多的資訊:第一、藥物本身有沒有高度的選擇性,這選擇性一定要找到一個標地物;第二、我們一定要有這病人本身很詳細基因的資料,我們才能知道病人的基因型態是不是具有藥物的標地物。我們希望走向的個人化治療,都需要蒐集齊全的資料。
  「基因圖譜」只是上帝給我們的一張當初他創造人體,「比較詳細」的地圖。大家都有經驗,開車跟著衛星定位的地圖走,有時都還會迷路,更何況人體功能運作的路徑是互相效力的,不可以隨意攔路截道的,它不知比公路要複雜幾萬倍,要努力科研的同時,我們仍必須時時禱告,求上帝給我們更多的智慧,使病人少受苦啊!
  我們知道雖然最近幾年來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的研究不少跟癌症有關,但這些研究基本上都是前沿的研究,得到一些觀念上關鍵性的突破,至於這些研究何時真正能夠運用在醫療上嘉惠病人,可能都還要過一段比較長的時間。這些治療的新方法,我們把它交給科研人員和醫護人員就好了。
  對一般民眾而言,我認為每一人應該思考及實踐怎樣去避免自己成為一個癌症病人,這一部分比較實惠一點。以我在和信醫院這些年來,跟我深談過的病人和病人家屬不少,我發現一個很特別的現象,我經常會問癌症病人一句話:「你在癌症發病之前一年,有沒有一個前所未有的壓力出現?」到目前為止,我聽到的答案,幾乎100%每一個癌症病人都說有,而幾乎100%的病人都沒主動告訴我那個「前所未有的壓力」是什麼?可見都是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雖然說現代人普遍生活壓力都不小,壓力的評估與認定也滿主觀的;每一個人承受壓力的能力也不盡相同。不過「前所未有的」是一個「比較詞」,也就是過去少見或未曾發生而重大的壓力,這是可以確實指認的。如果多數的癌症病人都說有,它就是一個值得正視的訊號,至少大家要彼此互勉,遇上特別大的壓力時,不要長期「吞忍」,必須要想辦法找到出口,將壓力釋放開來。

心情與壓力主宰優質生活

林意玲社長:總而言之,就是有很大的壓力會帶來細胞的突變?

鄭春鴻主任:如果你直接去問身心科的醫師:「壓力會不會造成癌症呢?」他會跟你說:「沒有相關研究證實。」的確,壓力不是細菌,不能量化,也沒有固定發生的路徑,確實不好證明它是否和癌症的發生有關。
  不過,實證醫學沒有研究並不能代表沒這回事兒,我們病人之間彼此的分享,都特別感受到心情與壓力對健康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當然,壓力很難證明直接導致癌症,但即使我們不從學理上,而從基本常識看,一個人的心情不好,就會睡不著,就會吃不好,他的生活就會失調,免疫力也會下降,比較容易生病。當然,癌症的發生與否,也不見得和免疫力有直接的關係,但是大家恐怕無法否認,心情與壓力主宰著我們是不是過著優質的生活,它是我們日常吃喝拉撒順不順暢、舒不舒服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常期的鬱卒,影響生活作息,拖著一身臭皮囊,不得癌症,也好不到哪去啊!

喜樂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

林意玲社長:瞭解。台中有一位婦產部主任曾說:在婦科裏面也有很多的癌症,她發現她的病人中只要是比較能夠勇敢、健康思考的,比較容易治好;相反那些很挫折感、很負面情緒、壓力也大,愁苦的人,就不容易治好。癌症治癒與否好像跟醫生開的各種治療方法沒有太大的相關,反而病人自己的態度可能是決定他自己能不能治好。這我就想起《聖經》上有一句話說:「喜樂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看起來快樂的心情是面對不管是任何的壓力,還是環境,還是疾病,非常非常重要的法寶。壓力會不會導致癌症,不一定。但是得癌症的人在他發現有病之前,通常都會有一個巨大的壓力,這點我們確實是應該積極地去面對。

鄭春鴻主任:的確,在我看來不但壓力和生不生病有關,反之亦然;快樂會使人健康。

林意玲社長: 願聞其詳。

鄭春鴻主任:《聖經》真是至理名言,「喜樂的心」真的是良藥;「憂傷的靈」確實會使骨枯乾。在我觀察之下,治療中的癌症病人,能夠活下來的,往往都是很正向思想的人,也就是在患難中也能歡歡喜喜的人。比如我的一些病友,他們在做化療,很累了,還能做飯給全家人吃,那種人都會活下來;做化療很累了,他還是在不斷地運動;不斷地做一個快樂的發電機,當別人很擔心他的心情會不好,他還會講很多笑話給旁人聽的,那種人他就會活下來。相反地,經常負面思考,憂傷的人,治療的效果常就會打很多的折扣。(未完,待續)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