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是冷血動物嗎?

[最後編寫日期:2015/05/07]

記楊子葦小姐新作《冷靜的鱷魚醫生》

(左)楊子葦小姐多才多藝,在和信音樂會中演出

 

文 / 鄭春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年輕藝術創作者楊子葦小姐新作《冷靜的鱷魚醫生》圖畫故事書在和信醫院展出。我直覺地認為,這是一本非常適合給醫生看的醫學倫理參考書;但是在仔細地閱讀這一本精彩的圖畫故事之後,我發現它更大的意義是告訴所有的病人,在行形塑良好互信的病醫關係上,病人其實具有關鍵性的影響力。

病人也正在「醫」醫生的病

  病人除了提供自己的身體做為醫生磨練技術的工具,成為醫生最好的、活的教科書外,病人和醫生的互動,也將糾正醫生的錯誤、影響醫生的言行、甚至改變醫生的性格。換句話說這本書不但是每一位醫生都該一看;每一位病人也都應該讀一讀,因為作者告訴了我們在和醫生相處的過程中,不但醫生在醫我們的病;我們也可能正在「醫」醫生的病。

醫生是天生的「冷血動物」嗎?

  醫生是天生的「冷血動物」嗎?顯然不是。那麼是後天使醫生成為「冷血動物」嗎?如果說醫師為了職業的關係,必須「冷靜」、「沒有喜怒哀樂」、「對周圍發生的事沒有什麼反應」而變成「冷血動物」的話,才能把病人看好;那麼社會上需要「冷靜」的職業可就多了。比如飛機駕駛員、消防隊員工作上也都需要很冷靜,難道他們也要變成「冷血動物」才能把活兒幹好嗎?事實上,沒有一種工作是必須要變成冷血動物才能做好的;相反地,幾乎所有的工作都需要一定的「熱情」才能夠把它做好,如果要做得更好,那就必須要「滿腔熱血」甚至付出生命才能夠把工作做到登峰造極。

愛必須學習,愛是一種體驗

  不過,沒有人天生就熱情洋溢、古道熱腸、滿腔熱血的;同樣地,沒有人天生就是一位好醫師。愛必須學習,愛是一種體驗、愛是一種實踐。沒見過愛,沒有被愛過的人,很難行出愛來。醫生也是人,也需要被愛,醫生把一天都奉獻給病人,他的一生給病人的時間往往超過給家人的。醫生不是天生懂得去愛病人的,他必須要先「被愛」,才知道如何愛病人。最有機會給醫生愛的,當然就是病人。易言之,當我們發現有一些醫生「真壞」,不用心問診、不能體恤病人的痛苦,很顯然地,那是因為這個醫生「病了」,缺乏Vitamin L(Love),可是他的運氣似乎不怎麼好,因為最可能給他處方的人,也就是他的病人,看他兇巴巴的,紛紛離他而去,沒有一個病人願意為他「治療」。也就是說,壞醫生之所以變壞,固然自己要負責之外,病人沒有適時地、持續地為壞醫生、冷血醫生做「治療」,病人也要反省,因為病人見「壞」不救,在道德上確有虧損。

一個令人感動的時刻

  表面上看,在病醫關係當中,醫生似乎掌握了這關係上較多的發言權,病人的角色相對的似乎就沒有醫生來得重要。其實我們可以在社會各種不同的人際關係上看,不論親子、夫婦、同事、同學的關係等等,我們可以發現任何一種社交及人際關係,都不是某一方可以完全或絕對支配的,那麼病人在病醫關係上扮演的怎麼樣的角色呢?作者在本書的結尾告訴我們,病人在醫師再病醫關係上扮演了關鍵的角色。
  故事中,全身發熱的北極熊,發現眼前「那個冰冷的東西」,也就是鱷魚醫生,他突然向前抱住了鱷魚醫生。這真是一個令人感動的時刻,因為北極熊身上的熱氣,慢慢地消退了,更神奇的是他的溫度傳到鱷魚醫生的身上,鱷魚醫生慢慢地變紅了,他不再是「冷血動物」了。

病醫緊張自古有之於今尤烈

  病醫關係的緊張可以說自古有之,於今尤烈。我們可以從許多文學家揶揄醫生留下的文字,想見古人一般是如何「敢怒不敢言」以致於非「酸」醫生幾句否則不為快:
  「如果你比預約的時間早到了十分鐘,他又立即接待了你,還花了很長時間為你檢查,另外,你還完全聽得懂他的 每一句話,甚至連他開的處方你也會認,那麼,他就是個冒牌醫生。我們永遠不要相信醫生正如永遠不要相信愛情,因為二者對我們的療效總是雪上加霜。」
「醫生在診斷病情之後,總忘了問病人用餐時經常吃什麼。這是一個常識,根據:病人的食譜,醫生可以判斷該病人口袋裏能裝多少錢。」
「這是對身體健康而又疑神疑鬼進醫院的人的處罰,由若干醫學專家聚在一起商議,最後告訴患者得的是一種莫須有的怪病。當然,專家們為這個病的名稱傷透了腦筋,恐怕患者要為此適當地付出點比病情重得多的代價。」

嚴重醫療失誤70%源於溝通不良

  現在的病醫關係已經不只「酸他兩句」那麼文雅,也不只是緊張而已,簡直是非常的嚴峻了,病醫之間的互不信任,已經「行動化」了。病人去看醫生會偷偷的錄音;醫生為了怕病人告他,也要自己偷偷的錄音,做為呈堂供證之用。為了避免未來的醫療糾紛,醫生會為病人做一些基本上沒有特別必要的檢查或「防禦性的治療」,因為怕後來有不好的病情變化,病人會告醫生。
  病醫關係的緊張和失控,不只發生在台灣,美國非營利組織「醫療機構認證聯合委員會」(Joint Commission)最近發佈的一份報告指出,醫院中發生的嚴重不良健康後果中,有逾70%的根源在於溝通不良(而不是醫護人員欠缺專業技能)。
  《紐約時報》今年一篇<醫生!閉嘴,傾聽>(Doctor, Shut Up and Listen)報導指出,在美國大約四分之一的醫生在看病之前會向病人做自我介紹。既然沒有做自我介紹,另一個現象也就不足為奇了:僅有大約四分之一的病人能正確指出給自己診斷的醫生是誰。這簡直荒謬到極點:一個病人必須在陌生人醫生面前脫下衣服,甚至褲子,長期吃他開的藥物,但是這個醫生是誰,他卻不曉得。

醫生平均只會等18秒會打斷病人的話

  報導又說,醫生能否解釋、傾聽、與病人產生共鳴,對於病人的診療有著深遠的影響。《新英格蘭醫學雜誌》(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的研究論文中,哈佛大學的醫療政策研究人員寫道,病人滿意度提高,與若干種疾病治療效果的改善存在相關性,包括心肌梗死、心臟衰竭和肺炎。然而一項調查發現,有三分之二的病人在不知道診斷結果的情況下,就被要求出院了。另一項研究發現,在超過60%的病例中,患者在問診後誤解了醫生的指示。醫生平均只會等18秒,就會打斷病人對症狀的陳述。顯然,改善病醫關係,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愛的能力可以經由訓練學到

  醫生在「人際關係和溝通技巧」方面進行培訓和檢驗的需求,是直到近年來才正式得到承認的。在1999年,美國醫療專科委員會(American Board of Medical Specialties)將這些技巧列為醫生的關鍵能力之一。你可以想像,在此之前,醫生在完成學業前後,極少接受這種溝通技巧的訓練與評估的。
  要求醫生去關心病人、愛病人,首先,醫生必須有能力和陌生人進行有品質的溝通。《紐約時報》這一篇文章提到項醫生培訓計畫,其中包括由演員扮演的患者參與的模擬問診和評估。有超過250名醫生接受了運用這個技巧進行的培訓。在接下來的兩年裏,病人對醫生的滿意度提高了,而這所醫院的預期得分,在全美排名中也出現了40個百分點的可觀提升。可見,愛的能力,是可以經由訓練學到的,就從與人善意的溝通做起。

「我不能再這樣活了」

  報導中引述一位充滿熱情的糖尿病專科醫師講述的故事。
  這位女醫師與一名病人坐下來聊天,病人因為併發症而多次入院治療,但是他還是不肯規律地吃糖尿病藥物,醫師想弄明白這是為什麼。
  「我不能再這樣活了,」病人強忍著淚水告訴她:「我乾脆放棄了。」
  醫師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坐在了他身旁。片刻後,她說:「你的心臟還能跳,腿也還能走。許多病人根本沒有這樣的運氣。」(You have a heart that still beats, and legs you can still walk on — many of my patients don't have that privilege.)
  作者說,五年之後,這位病人在回顧這一幕時稱讚這位女醫師說,是醫生的鼓舞讓他更好地照顧自己。
  而那次會面只花了不到五分鐘。
  我要說的是,這位女醫師知道把手放在病人的肩膀上,坐在病人身旁片刻,說上那段也許你聽來平常,但病人卻很受用的安慰人的話語。看過了楊子葦小姐的《冷靜的鱷魚醫生》,你會相信,很有可能那是多年行醫中,某些或某位病人教他的。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