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為何不能當生意做?

[最後編寫日期:2015/03/17]

文 / 鄭春鴻(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醫療已經成為現代產業的一環。舊世代的醫療工作者只要把病人照顧好,就可以滿足過生活,並且配享社會給醫者的尊榮;從一名老醫師拎著皮包到病人家中「往診」的時代,發展成多數的醫療工作者必須以團隊來診治照顧病人,現代醫療當中,做為唯一合法可以直接向病人提供醫療產品購買建議的人,醫師在取得病人所支付給他的醫療費之外,他還要再養活那些晚近才加入醫療行列的各種應用科學的工作者,他們包括應用物理學、應用化學、應用生物學等各方面的工作者。

  對醫師來說,他可以仍然拎著皮包一人看病,選擇醫業古典的美好;而堅持不跟這些醫療新科技業者合作嗎?
  無可逃避地,醫療產業工作者已經被一般產業包圍吸納了,包括最關鍵的角色--醫師,若要堅持不成為生意人,置身於現代產業之外,除非結合一群志同道合、不同科別的醫師伙伴一起打拼,否則很有可能就會是一名醫界的獨行者,找不到人和自己合作執業。舊世代的醫師,望聞問切就可以診病,熟稔醫書成方就可以施藥;而當今醫師失去現代科技的奧援,恐怕就失去診病開處方的能力。
  將近半世紀以來,醫療工作者慢慢地已經忘記他們所從事的行業是個生命相關的行業。面對生命,尤其面對的是將殘燈火般的生命,必須以憐恤的心腸去體貼,這樣的情懷,與其說逐漸被遺忘,不如說是無法勝過產業加諸在醫師身上的壓力、誘惑及根深柢固的影響。
  為什麼各行各業都可以拿傭金回扣,醫師就不能做生意,拿了業外的好處就要遭人物議呢?要看清楚這個道理,可以參照社會給幾個不同行業的道德規範,也就不特別感到稀奇。
比如說,牧師、神父等神職人員可以有業外收入嗎?人之將亡,常要找牧師、神父做臨終禱告;要找教會做告別式禮拜;骨灰入土也要找神職人員幫忙。看來,牧師、神父拿殯葬業的回扣,或乾脆教會就開一家禮儀公司,肥水不落外人田,一條鞭包辦豈不便利?法官、檢察官可以有業外收入嗎?同梯考上司法人員的律師、檢察官和法官合資開一家「法律服務中心」豈不便民?軍人可以有業外收入嗎?比如說,社會治安不好,高級豪宅對大廈管理員不配槍的維安品質不滿意,帝寶可以花錢聘海軍陸戰隊的現役軍人來做保全人員嗎?學校老師可以下班後一起開「聯合補習班」嗎?學校操場可以晚上改成夜市促進地方繁榮嗎?天氣很熱,富人別墅的私人游泳池,可以花錢請打火兄弟消防隊來灌水供大家玩樂嗎?台鐵員工可以賣黃牛票嗎?「斯人也,而有斯舉也」看來都會被人取笑的。
  可見醫師不能在醫業本行做生意,並且也不應該經營醫業相關及延伸的營利事業,這樣的倫理並非醫業獨有。
 我們在街口巷內的診所裡,總會看到一些「仁心仁術」、「懸壺濟世」、「博施濟眾」、「活人濟世」、「壽人壽世」等等的匾牌高掛。假如你的醫師朋友,要自己在街上開一家診所,而你送去「財源滾滾」、「生意興隆」的匾牌,請問他「敢」掛起來嗎?既然賣的是「狗肉」卻不敢掛「狗頭」,當今醫療產業以醫師作為行銷末端的主導者。當醫師成為醫療項目的販賣者和推銷員的時候,病人幾乎沒有招架的能力。醫師執行業務之時,希望病人不要以消費者自居,可是在骨子裡,醫師早已自成醫療產業的經營者、老闆,甚至第一線的推銷員,這樣要求病人被強暴還要說謝謝,是令人不齒的。

  現代產業的倫理是建立在產品提供者和消費者彼此之間的公平性,可是當消費者不知道產品的真正價值,甚至產品對自己是否有害,而在無可奈何之下,必須勉強去買下這樣的產品,這樣的交易不但不公、不義而且也是無恥的。我們都知道在超級市場買到的任何商品,都有使用說明,有保固時期一年等消費者保障的條例,但是我們做了醫療「消費」,醫師卻幾乎不對病人做任何保證的產品使用的承諾,甚至連產品說明(治療計畫的解說)都沒有盡到告知的義務,這種趁人之危的行業和欺人孤兒寡母的行為之罪等同,其惡劣的行徑又與海盜行為何異?
  令人難過的是,眼下全世界的醫療都是以現代產業的架構建立起來,一個在現代醫院服務的醫師可以好整以暇地為病人看病,背後的每一個環節,都充滿的這個產業結構的成本思維。一個無視於現代醫療產業成本觀念的醫師,將是一隻破壞默契的黑羊,不容於任何一家醫院,理甚易明。
  病人何去何從呢?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