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生病?身體生病?

[最後編寫日期:2015/02/02]

文 / 保羅

怎樣才能擺脫身體上的疾病?

  「從生物醫學來看,心靈和身體分道而馳。」蘭格認為這是使醫學「陷入了認識誤區」(wrongheaded)的開始。她說,醫學界相信「病原體侵入是導致人體患病的唯一途徑,而要恢復健康,也惟有擺脫病原體」。她逐漸產生的一個想法,人可不可能透過某種心理上的「觸發刺激」來自行痊癒(something that triggered the body to take curative measures all by itself),也就是觸發身體自行動用所有的康復手段。
  蘭格的研究,使我們想起哈佛大學在 1995 年開了一個討論會,專門討論「禱告」的療效。哈佛醫學院身心管理主任Benson H教授的研究指出,禱告可能降低的生理指標:新陳代謝肌肉緊張、呼吸次數心跳數、血壓腦徐波等。Benson H教授所說的心靈放鬆可能改善的症狀包括:高血壓、心律不整、慢性疼痛、焦慮、失眠症、憂鬱、不孕症、術後憂心、月經症候群、偏頭疼、頭痛、缺乏自信、重病憂慮、藥癮、安慰藥(placebo)效果等。哈佛大學專門研究祈禱實驗的教授C. G. Browny在2009年與醫學團隊到莫桑比克(Mozambique)測試代禱對聽障人士和視障人士的功效。他們放棄採用雙盲實驗設計,卻按手在病患者的頭部上,持續一至五分鐘禱告,以及給病患者擁抱。結果顯示十四人中有十八隻耳朵聽力有改善,其中有兩名聽障者接受代禱後,可聽到50分貝以下的聲音(屬一般人通常的音量)。十一位視障者中有三位視力由20/400(屬嚴重低視力)改善至20/80(屬中度低視力)。

82%的人相信禱告的治療力量

  愈來愈多的研究顯示,藉由祈禱、冥想、放鬆,可以減緩甚至預防許多疾病,心靈的治療力量如何而來?如何運用?心靈能治病?現代高科技醫學雖可對抗急性感染,也可移植器官。然而現代人卻面對愈來愈多與壓力、生活形態很有關的慢性病,包括高血壓、背痛、心血管疾病、關節炎、憂鬱症,以及癌症、愛滋病等慢性重病。醫生不僅可能無法解除病人的病痛,而且無休止的高科技檢查醫療,也使病人倍感疏離。
  二十多年前,沒有哪位醫師敢提出例如禱告等心靈力量,作為治療方式的研究。
事實上,過去一百多年來,西方醫學亟力要與神秘主義劃清界限。像心理學界的佛洛依德,便相當鄙視宗教式的神秘主義。但現在,卻有愈來愈多人想尋求心靈力量與治療之間的關聯。
  時代雜誌與美國有線電視網(Time/CNN)曾在1996年以一千多位美國人做民調,發現82%的人相信禱告的治療力量,有64%的人認為醫生應該與那些需要禱告的病人一同禱告。

凡事要往好處想,避免負面思考

  據估計,美國人一年花在另類療法與宗教治療師的花費高達300億美元。在英國,三個人中就有一個求助於身心療法,治癒疾病。1996年美國一項針對269位家庭醫師的調查發現,99%的醫師都相信禱告、冥想或其他心靈與宗教活動有助於醫療,超過50%的醫師指出,他們現在治療病人時,會採用放鬆或冥想等方式。而在德國胡夫蘭診所,病人都是從別處轉來的絕望患者。醫師運用音樂治療、藝術治療、光線療法、水療、按摩等,協助患者恢復生理平衡,發掘自發性的痊癒能力。
  美國放療醫師西蒙頓多年前則發現,癌症病人如果運用觀想並配合傳統西醫治療,5年的存活率是平均存活率的兩倍。美國癌症治療師卡爾賽門頓的書很暢銷,他強調病人要喚醒「內在自我」,凡事要往好處想,避免負面思考。
  賽門頓指出,情緒會左右人體的復原系統。平靜祥和的情況下,復原系統運作非常良好;但當長期處於痛苦時,例如長期恐懼、無助、憤怒、甚至罪惡感,人體復原系統則無法有效運作。另外,英國艾伯丁皇家診療所的心理學家沃克與外科醫師艾禮曼,也進行一項三年的實驗,研究放鬆與想像,能否阻止乳癌細胞擴散。

全美醫學院普遍開設「心靈與醫學治療」課程

  心靈(spirituality)的拉丁文字根是spiritus,意思是呼吸(breath),意指生命的呼吸。醫學界支持心靈具有健康益處的研究,也方興未艾。愈來愈多的美國醫學院提供身心靈兼顧(holistic)及另類醫學(如觀照靈魂)等課程。哈佛醫學院繼續教育數年前首開「心靈與醫學治療」的課程,將宗教界學者與醫學權威齊聚一堂,討論治療疾病與病痛時,心靈力量的角色。目前全美約有60所醫學院都開了與此相關的課程,與5年前只有3所醫學院開課的情況,不可同日而語。心靈治療其實存在已久,甚至早在現代醫學進展前。例如原始部落中,巫師(shaman)有治療族人疾病的力量。

禱告會影響腎上腺素等或壓力荷爾蒙

  沈思、冥想、禱告、宗教儀式與其他心靈方式,具有釋放人類心裡最深層的生命壓力,以及能補世俗的醫療介入所不及的程度。班森教授在更早的1975年《鬆靜反應》一書中指出,藉由參與簡單的冥想,病人可對抗一些與壓力有關的疾病。他發現,藉由將心思集中在單一的聲音或意象,心跳、呼吸與腦波都會慢下來,肌肉放鬆,腎上腺素的作用及其他與壓力相關的荷爾蒙都降低。
  班森也指出,禱告與鬆靜反應有相同的生化變化。禱告會影響腎上腺素等或壓力荷爾蒙,而使血壓降低,心跳與呼吸更放鬆等。
  陸續也有證據顯示,藥石罔效時,宗教與心靈力量介入治療,對病人的確有益:
●1995年Dartmouth-Hitchcock醫學院的研究發現,預測232位心臟手術病人的存活率,其中一項有利的指標是,病人從宗教信仰中獲得力量與舒適的程度。未能從宗教中感受力量與舒適的病人,和那些從宗教中感受到力量與舒適的病人相比,死亡率超過3倍。
●學者拉森(Larson)所做的30年血壓調查顯示,上教堂的人和不上教堂的人相比,血壓較低;即使控制抽菸等其他危險因子,血壓仍低5毫米。
●其他研究顯示,控制抽菸與社經因素的影響下,經常上教堂的男、女性,比起那些不太上教堂的人,死於心冠動脈疾病的機率低50%。
●美國國立老年中心在1996年,調查4000位住在北卡羅來納州的老人,發現固定參加宗教活動的老人,比不參加者或只在家做禮拜的人,較不會憂鬱或有其他生理健康問題。
●許多研究發現,有宗教信仰的人,罹患憂鬱症及焦慮等相關疾病的機率較低。不上教堂的人與經常上教堂的人相較,自殺機率高出4倍。
  心靈、思慮究竟如何影響細胞?過去20年來,科學家開始測量,科學研究的新領域──心理神經免疫學──受重視的程度日增。醫學界近來更證明,理應屬於心意識層面的壓力,會降低身體對抗疾病的免疫防衛功能。

心識與免疫系統相通

  科學家發現心識與免疫系統的聯繫有兩條主要通路。紐約羅徹斯特大學神經系統學家費素澤博士發現,屬於免疫系統細胞的淋巴結,與神經結尾端溝通連結,而神經細胞則直接連到大腦。藉此,身體免疫系統與心識有具體的連結。
  另外,美國阿拉巴馬大學的白洛克博士也提出,在壓力下腦激素會釋入血液,抑制免疫系統製造抗體的能力。亦即,大腦與免疫系統有共通的化學語言,彼此可互相溝通。他的論點經過大約10年的論辯,才被認同。目前醫學界認為,這些激素對免疫系統的影響更大。處於壓力下,下丘腦會傳達電子及化學訊息給腦下垂體,腦下垂體再傳送腎上腺皮質激素(ACTH)給腎上腺,刺激每個腺體釋出30個以上的化學信使,氫基可體松是其一。
  而從動物實驗中已知,氫基可體松會改變免疫系統中白血球的數目,對是否罹患重大疾病有深遠影響。例如,改變氫基可體松的數量,可讓動物從完全不患關節炎,變成罹患關節炎。
  儘管醫學界才開始接受心識與身體相連的證據,一般大眾早捧著初期報告,作為日漸信賴另類醫學的正當理由。一些醫療機構在治療病人時,也開始利用病患自身的心靈力量。

心靈、心識力量可能「改變」疾病惡化

  現有證據卻已顯示,心靈、心識力量可能「改變」疾病惡化的情形,可能「防範」疾病侵襲。光這一點,就值得我們發掘、善用心靈的力量。
  心靈有什麼力量?《今日心理學》期刊指出:
●壓力一項追蹤近七千位美國加州居民的研究顯示,經常上教堂參加禮拜活動者,比沒有心靈活動者,明顯地較不會因財務、健康或其他日常事物而感受到壓力。
●杜克大學研究,常作禮拜、禱告或讀經的老年人,與沒有此習慣的同儕相較,血壓較低。
●杜克大學研究發現,在醫院裡有宗教信仰的病人,手術後平均需11天可康復,沒有宗教信仰的病人則需花25天。
●死亡率一項針對1931位老年人的調查指出,經常參與宗教活動的人死亡率較低。
●免疫力一項針對1700位成人的研究發現,參與宗教活動的人interleukin-6的數目較不會提高。它是普遍存在於慢性病患身上的一種免疫物質。
●生活型態根據1996年一項針對過去幾份研究的文獻回顧,指出心靈力量與低自殺率、較不酗酒與濫用藥物、低犯罪率、較少離婚、對婚姻較滿意等有關。
●憂鬱症根據哥倫比亞大學研究,有虔誠宗教信仰的媽媽,十年後其女兒得憂鬱症的機率,比媽媽沒有虔誠宗教信仰者,低60%。女兒與媽媽若有相同的宗教派別,得憂鬱症的機率可低71%。兒子與媽媽有相同的宗教信仰者,得病機率更低84%。
  杜克大學針對577位因生理疾病住院的男女所做的研究則指出,病人愈常採用正面的宗教應對策略(向朋友或宗教領導者尋求心靈支持、信仰上帝、禱告),他們的憂鬱症狀與對生命不滿的程度就愈低。

癌症照護必須加入一定比重的「心理治療」

  從以上的實驗,我們得知的不只是「心理治療」究竟可不可以治療「生理疾病」這個課題;而是做為照顧病人的現代醫護人員,必須正視病人的「心理因素」對身體疾病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尤其是當今治療最困難,罹患人數越來越多的癌症病人,在治療及照顧上,都必須加入一定比重的「心理治療」。
  再者,「心理因素」既然對身體疾病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同時許多科學實驗證明,「心理治療」似乎可以若干程度被證實可以治療「生理疾病」。反推回去,「心理因素」包括生活壓力、過度哀傷等對於觸動癌症的病發或復發,是不是也有一定的意義。這些都是值得癌症專科醫師及護理師等必須正視的問題。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