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愛太太愛到底!

[最後編寫日期:2014/02/28]

訪白美雲小姐、夫婿及女兒

 

文 / 鄭春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鄭春鴻主任:白小姐告訴我看了「小霆的故事」很感動,是嗎?

白美雲女士:小霆真的很堅強,我要向他學習,因為我年紀大他那麼多歲,他才幾歲,三歲,這樣我多他四十九歲,我也要堅強起來過每一天。

鄭春鴻主任:小霆的爸爸、媽媽很愛他,您身邊也有很多人很愛您。跟我們介紹一下您身邊的人。
白美雲女士:這是我先生、我女兒,我叫白美雲,肺腺癌病人。

鄭春鴻主任:您生病到現在也三年了?

白美雲女士:到今年六月份才滿三年

鄭春鴻主任:您兩位親人對您好體貼,女兒每天晚上都在您身邊陪您,好窩心哦!

白美雲女士:我最感謝的就是我的老公,他叫陳江海,我生病都是他在照顧我,我一個小時起來上一次廁所,他就爬起來看我,怕我跌倒,陪我上完廁所,我真的很感謝。他本來很胖,現在都瘦下去了;還有我女兒,她也很乖,像我現在住院,她都會來陪我。

鄭春鴻主任:陳先生,您太太生病之後,您心情上一定有很多轉變,能不能談一談這一路走來的心情。

陳江海先生:這一路走來,心裡只有一個信念,就是一定要關心、要愛太太到底,她得到癌症是很痛苦,也是沒有辦法。辛苦是辛苦,原本想請看護,但是和信醫院的護理人員照顧得真是很感心,減輕自己照顧的壓力。


生病之後才發現大家都很愛我


鄭春鴻主任:這三年辛苦的走來,白小姐對生命的看法有什麼特別的改變?

白美雲女士:因為病來的太突然,我是慢慢才調適過來的。我發病的時候才四十九歲,我今年過年才五十二歲,讓我覺得說人生真是無常。還好我以前懂得享受,最感謝的就是我先生,他參加很多社團,常常會帶我出國到處去旅行,台灣或國外都去,一年最少有五次出國,讓我享受很多甜蜜的時光。剛發病的時候,那年正好要去韓國,旅費都繳了,結果不敢去,怕去那邊沒辦法回來那就糟了。前年,我打起精神去日本兩趟、泰國一趟,連續3個月出國3次。我就想說,人生可以活到什麼時候不知道,先來去玩吧!心情放輕鬆。我現在都很聽醫師的話,叫我吃藥我就吃藥,要打針就打針。
  我剛知道得了肺腺癌的時候,非常驚訝。「怎麼會是我?為什麼是我?」我很痛苦,到後來我就慢慢面對,因為不是只有我得這種病,癌症病人很多,現在已經接受了。發病的時候,我表姊的媳婦是和信的檢驗師,她介紹我來這裡給褚乃銘醫師治療,我從發病到現在,我覺得四周圍的朋友都對我很好,真的很好,包括我先生的朋友,我自己的朋友,還有我親戚朋友,大家都對我很好,因為我本身是佛教,我姊姊的女兒,她是基督徒,二、三天就會有基督教的教友來給我祈福,甚至我過年出院在家裡,他們也去我家幫我祈福,讓我覺得我的人生沒有白活。

鄭春鴻主任:如果不是得癌症,還不知道有這麼多朋友關心您,是嗎?

白美雲女士:的確。我一發病,醫生告訴我是肺腺癌第四期,那時候我真的沒有辦法接受,後來我就把我的病交給醫生,該化療就化療,該電療就電療,頭髮也都掉了。我以前是七十七公斤,真的是太胖,現在是四十一公斤,不過我還是要跟癌症對抗,我絕對要打敗它,不是只有我,來和信看病的人很多都是癌症病人,他們也都很勇敢地面對,像小霆一樣。


我買六頂假髮,二十頂帽子


鄭春鴻主任:聽說您有買好幾頂假髮?

白美雲女士:我平常是很愛漂亮,頭髮稀稀落落,來醫院會感到不好意思,連帽子都不敢拿下來,因為我很愛漂亮,我怕別人看到我沒有頭髮。我買六頂假髮,帽子最少也有二十頂。我有很多頂漂亮的帽子是要配合漂亮的衣服,住院要穿醫院的衣服,但我選了一頂漂亮的紅帽子,因為我有機會上鏡頭、上雙週刊,我要讓病友知道,我很堅強,我正勇敢地對抗我的病魔。癌症這個病不是現在才開始,以後會更多,我要提醒大家,每個人吃東西、生活上都要小心,只要您有病,一定要趕快看,不要拖。我當初的症狀就是咳嗽,我不懂,就一直拖,才會拖到變第四期。所以身體如果有不舒服,就趕快去看病。


用最愉快的心情把握每一天


鄭春鴻主任:小妹,您還這麼年輕,照顧生病的媽媽,您有什麼看見或想到什麼?

陳小妹妹:我一直陪媽媽住院,在其他醫院都沒有辦法給到完整的照護。其實媽媽心理的期望是,住院時醫生就可以即刻地給予最好治療,因為在家裡只能靠自己吃藥調適,在家裡心情也比較容易煩悶,但是到了其他醫院也無法得到滿意的照顧。在和信醫院媽媽就顯得比較有安全感,醫師、護理師常會進來跟媽媽講講話、關心她的需求,媽媽覺得在和信醫院比較有舒緩的感覺。不過,因為我們住在新竹,媽媽希望每一刻都有親人在身邊,家人來回新竹台北,很難兼顧。雖然和信醫院的醫護人員都很棒,但我們可能最近退而求其次,會轉到離家近的醫院做安寧,或回到家裡,一切都是熟悉的環境,對媽媽或許比較好。

鄭春鴻主任:媽媽心情不好,妳會怎麼安慰他?

陳小妹妹:我會鼓勵媽媽不要想那麼多,就是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我也會好好照顧爸爸,就不要掛念太多,把握剩下的每一天,都用最愉快的心情度過。

白美雲女士:我這個女兒真的很乖、真的很貼心。我現在感受到最幸福的是有一個這麼貼心的女兒,還有一個老公那麼照顧我。如果我生病之前從來沒有出國旅行,或許會覺得很遺憾;現在我覺得我的人生也過得很多彩多姿。我已經把我的身後事都準備好了。我的姪女看到以前我的照片會跟我說,她覺得我每一張照片,不管去泰國、大陸、日本,每一張照片都笑得很燦爛,說我的人生值得了,他叫我想開一點。其實說不難過,是不可能的,我本來就想很開,因為這種病,很多人都是一發病沒多就往生了。其實我算滿幸運的,來和信治療,讓我多活好幾年,以後還會再活多久我不知道,可是我真的希望我可以多活幾年,陪我的老公、陪我女兒。
  還有,我也希望我的病友們,大家要堅強,因為這種病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的心理,心理的那種恐懼,如果可以去克服,那一定會好過很多。我來這裡認識很多病友,有的也往生了,有的也活得很好,還會打電話跟我連絡。


每一個人都要多珍惜與親人相處


鄭春鴻主任:陳先生我知道您住新竹,這樣跑來跑去,您在路上都想些什麼?

陳江海先生:想到即使是夫妻這麼親密的人生伙伴,在一起的時間都沒有多久,在這麼短的相處時間,每一個人都要多珍惜。我太太受了這麼多苦,我實在覺得很難過,想想很捨不得,我要愛太太愛到底!

白美雲女士:我為我先生說兩句,因為我先生比較木訥,那他就像人家說,愛在心裡口難開這種型的,不過他真的是很愛我,他不像那種大男人主義,他對妻子兒女都很貼心。我今天生病,照理說是老婆要照顧老公才對,反而換他來照顧我,讓我覺得說,這個世上真的很不公平,為什麼會這樣。我先生對我真好,他把四周圍的應酬統統放掉。本來要去選新竹理事工會理事長,他去選一定會上,但就因為我,他對我說他不要選了,他要把老婆照顧好,這個家要把它照顧好。我現在要去面對,要每天笑臉面對家人。


張懷恩小姐坐在我身邊幫我一直按摩


鄭春鴻主任:您和家人對和信醫院的印象如何?

白美雲女士:和信醫院的醫師醫術又好,每一個護士都很親切,我們沒看過那麼好的醫院,進來裡面都沒有藥水味,讓我感覺我不能這麼快就把我的人生結束掉,不行,我一定要繼續活下去,交給醫生就對了。所以今天我要錄影這部影片跟所有的病友分享,我當初也沒這個勇氣,是張懷恩小姐鼓勵我。
  和信醫院不像市場,某某醫院跟市場一樣,要住院病房還要等一、二個月,這邊不用,和信醫院不會「遺棄」我們這些老病人,不會把我們「踢」給別家醫院。院裡面很乾淨,藥品都用最好的,醫生都會跟妳解釋,說得很詳細;護士也是很親切,他們薪水或許沒有很多,但他們真的很會照顧病人,照顧得好像自己家人一樣,我對這些護理師很感恩,包括醫生也是。
  我很開心有機會跟病友分享,病友看到這影片或是看到雙周刊,他們心情也會更好,就像昨天跟鄭春鴻主任還有張懷恩小姐,我們談得很高興,張懷恩小姐還坐在我身邊幫我一直按摩,使我身體感覺就不痛了,我打這個止痛藥都沒有這麼快止痛呢!有您們的鼓勵,我才好起來。我從來不曾看過醫師會幫病人按摩的,讓我覺得很光榮,真的很光榮,我痛成這樣,她坐在這,我坐在這,幫我按摩,真的很窩心,讓我覺得我真的很幸福,所以我真的要活下去。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