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是上帝給我們的禮物

[最後編寫日期:2016/06/02]

文 / 姜紹青 副主任 (藥劑科)


  本專欄延續上周的主題,還是談疼痛的問題。電視廣告裡有滿多有關止痛藥的廣告,我特別注意到有一個概念必須釐清的:服用止痛藥解除身體疼痛之後,我們該如何?繼續工作呢?還是去睡個大頭覺?
  有一個含中藥成份的局部止痛劑廣告,噴上去會非常的涼快,它有止痛的作用。這個廣告演出在籃球場上,選手可能有點肌肉拉傷,下場馬上使用這個局部的清涼止痛劑,之後立即上場,球隊獲得勝利,令人印象深刻。
  另外有一個廣告,場景是在演野台布袋戲,這個布袋戲的布偶背後有一個師傅在操作布袋戲偶,演著演著,師傅覺得手痠痛,就來貼一個止痛貼布,貼上去以後又再度生龍活虎,繼續演布袋戲。
  最近有又出來一個廣告,一個高中女生在賽跑場上,因為頭痛不想參加比賽,吃了止痛藥,鏡頭一轉,就立即賽跑得了第一名。
  這些廣告,給我們一個清楚印象是止痛藥非常有效,它可以立即的解除疼痛,不管是頭痛、牙痛、肌肉疼痛,不論哪個部位的疼痛,止痛藥可以達到止痛效果。姑且不論是否為真,止痛藥使用了以後,我們應該怎麼樣繼續過我們的生活呢?我想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
  我們常常覺得疼痛令我們不舒服,去之唯恐不快!但是疼痛卻是我們身體裡一個正常的防護機制,它是一個訊號,告訴我們:身體可能已經在某一個過度使用或受傷的狀況,以至於我們必須要特別的注意,如何來保養我們的身體。
  讓我們一起思考如果沒有疼痛,我們的人生會如何?某些疾病會讓疼痛的感覺失去,比如過去樂生療養院的麻瘋病人。麻瘋病是一種病毒所引起,這個病毒會侵犯到我們身體裡面相對比較低溫的地方,當然我們的神經也是其中一部分,所以這些得到麻瘋病的人會慢慢會失去感覺,尤其從週邊遠端像指尖這些位置開始失去知覺;他們也會失去眼睛的知覺,因為控制眼睛的神經也是在比較低溫的部位。
  為什麼我們會眨眼睛?為什麼我們要眨眼睛?我們若在一小段時間中不眨眼,眼睛就會隱隱作痛,所以就會自動地眨眼睛,而眨眼睛可以維持眼睛的濕潤(也有清除髒汚的功能)。麻瘋病的病人眼睛受到侵犯後是不會眨眼睛的,眼睛就無法維持他的濕潤與清潔,慢慢也就失明了。也有的人是在指尖的地方慢慢沒有感覺了,他不知道高溫傷害的危險,所以他可以一隻手伸到火堆裡面去,去拿他烤的那塊肉,雖然他拿到了那塊肉,但是他自己的手也已經被灼傷了,灼傷的手破了皮,容易受細菌感染,又因為沒有痛覺,不知躲避後續其他的傷害,後來那一支手指就壞死了,所以我們常常看到麻瘋病人手腳有缺陷,是如此而來的。
  上帝創造人的時候,就把疼痛這個非常重要的警訊放在人的身體裡面。當疼痛訊息出現的時候,我們會試著避免重複傷害同一個已經受傷的部位,可以讓受傷部位得到復原。那麼止痛藥又跟疼痛訊號有什麼關係呢?止痛藥會讓疼痛的訊號減弱,最主要的目地是使身體比較舒服,以致可以放鬆休息,不要再繼續傷害同一個部位或同一個器官,一直繼續重覆地使用它,超過它的負荷。
  那一位在野台戲演布袋戲的師傅,如果貼了疼痛貼布以後,繼續的演,結果就是手腕的關結可能之後就會發炎,甚至磨損,嚴重可能要換關節;打籃球的選手,如果噴上非常涼快止痛劑繼續的上場之後,就可能會像林書豪為了得分繼續上場,以至於他的韌帶就嚴重受傷了。
  上帝將疼痛的訊號放進我們身體裡面,讓我們可以在這個充滿傷害的世界自由地活著,所以讓我們用感恩的心來面對疼痛,因為這是上帝給我們非常重要的禮物。上帝也人類預備了止痛劑,使人可以放鬆舒適地休息,讓我們可以走更長遠的路。
  然而,疼痛的警訊來了,止痛藥會不會因此而壓抑了這個重要的訊號,反而喪失了我們立即就醫,避免後面更嚴重的後果呢?確實有此考量!如果疼痛發生前因很明顯,比如說因習慣性的某一個動作,造成肩膀痠痛,只要改變這個習慣動作,就可以避免疼痛的發生,這樣的疼痛就可以吃止痛藥緩解,止痛之後就可以休息。
  但如果我改變了動作,肩膀的痠痛仍然持續疼痛,甚至於更加嚴重的話,我就必須尋求醫療的協助。當然根據不同的藥品,根據不同的嚴重度,在某一段時間服用止痛藥之後,如果沒有辦法止痛或是它的嚴重程度繼續惡化的話,藥師通常都會指示你,可能就要立即找醫師掛診,因為你的肩膀痠痛可能不只是習慣性的動作造成的傷害,或許有更進一步其它疾病的存在,以避免後面可能會有嚴重的後果。
    正確使用止痛藥,除了在對的時間使用對的止痛劑,還有如何在止痛後休息。更要在服用止痛劑之下,注意觀察疼痛的變化,以免延誤嚴重問題。讓我們一起學習如何善加運用疼痛訊號與止痛劑,這兩個上帝寶貴的禮物。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