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先生,你闖了什麼禍?

[最後編寫日期:2015/03/17]

文 / 鄭春鴻(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最近,台灣最近打算推動《肥胖防治捐》,針對高含糖食物課稅。報導指出,在國內吸菸人口逐漸縮減後,國民健康局下一步打算推動「健康促進法」立法,將針對高熱量、低營養的食品課稅,最快後年開始實施。

開徵糖稅,現已成全球趨勢

  開徵糖稅,現已成全球趨勢,目前世界各國已有丹麥、墨西哥、芬蘭與美國部分州開徵糖稅,為確保人民健康,將來應會有更多國家效法跟進。不過,丹麥甚至在實施1年後,國稅局評估發現人們的飲食習慣並沒有因此改變,反而促使他們遠赴鄰近國家如瑞典、德國購買起司與肉品,因此2012年將肥胖稅緊急喊卡。
  美國人雖有3分之2過重或肥胖,紐約、舊金山、加州、伊利諾也都提出含糖飲料課稅的法案,但多被視為「妨礙個人選擇自由」,沒有真正送出國會。即使紐約前市長彭博過去曾頒布汽水禁令,禁止16盎司(約473毫升)的重量杯飲料,但在飲料工會強勢施壓、訴訟後,最高法院最後駁回禁令,認為紐約政府執法逾權。
  長年以來提倡健康飲食的英國名廚傑米奧立佛說,他並不是贊成「萬萬稅」,而是因為當飲食影響健康的比例越來越高時,那就需要進行徹底的改變。英國名廚傑米奧立佛也表示,吃含糖食品就跟抽菸一樣對身體有害,奧立佛認為糖是「下一個惡魔」,會摧毀生命,公開支持英國應向法國學習,對含糖食品課稅。

3.6%癌症病例和體重過重有關

  一篇發表在「刺胳針腫瘤學」(The Lancet Oncology)期刊的研究指出,全球各地每年約50萬起癌症病例與體重過重、肥胖問題有關,占約全球總數3.6%,尤以北美地區問題最為嚴重。
  世界衛生組織(WHO)轄下機構國際癌症研究中心這篇研究的依據廣泛,包括184國2012年的罹癌病例與癌症死亡率的大型資料庫。
  國際癌症研究中心表示,身體質量指數(BMI)如今成為一大風險因子,2012年48萬1000起癌症病例和體重過重有關,占約總數3.6%。在男性方面,13萬6000起新增癌症病例和體重過重有關,超過2/3是大腸癌與肝癌;女性方面則有34萬5000人因體重過重罹癌,近3/4為停經後乳癌、子宮內膜癌與大腸癌。
  國際癌症研究中心主任魏德(ChristopherWild)說:「隨著經濟發展,和體重過重與肥胖有關的全球罹癌人數預計會增加。」研究結果凸顯出幫助民眾維持健康體重來降低罹患各種癌症風險的重要性,並可協助開發中國家避免已發展國家目前所面臨的各項問題。
  國際癌症研究中心研究發現,北美地區面臨的體重相關罹癌問題最為嚴重,2012年約診斷出11萬起和肥胖有關的癌症,占全球比例23%;中國大陸地區則約5萬人因肥胖問題罹患癌症,占全球比例1.6%。

肥胖的元兇真的是「糖先生」嗎?

  大家很容易就把肥胖和「吃糖」聯想在一起。這一陣子,「糖」已經被污名化到和「毒藥」幾乎是隔壁親家了。究竟肥胖的元兇真的是「糖先生」嗎?一項針對逾三萬三千名美國民眾所進行、長達數十年的大規模研究首度產生明確證據顯示,含糖飲料會與影響體重的基因產生交互作用,造成飲用者在遺傳之外的肥胖風險大增。這表示含糖飲料對於帶有易胖基因者尤其危險,而多數人體內至少都帶有部分易胖基因。
  這項基因研究是由哈佛大學公衛學院進行,研究員檢視三十二種與體重有關的基因變異,參與實驗者每四年就要填寫一份詳盡問卷。研究員發現一項明顯模式,喝愈多含糖飲料者,基因對體重及發展出肥胖症風險影響愈大,總卡路里攝取量和運動等生活方式因素的影響則相對不明顯。

含糖飲料對肥胖症影響巨大

  另外兩項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的大型實驗也發現,讓兒童和青少年喝無卡路里飲料來取代含糖飲料,可減少體重增加。其中一項實驗,波士頓兒童醫院把無糖飲料和含糖
飲料送到兩百二十四名過重或肥胖青少年,但未改變青少年運動習慣或給予營養建議,一年後發現無糖組青少年體重較含糖組少了一.八公斤。但在停止派送瓶裝水後,兩組青少年體重差異消失。第二項實驗中,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讓六百四十一名年紀從四歲至十一歲不等、體重正常學童每天飲用含糖或不含糖的水果味飲料,一年半後含糖組學童體重較無糖組多增加○.九公斤。

渴求糖分曾經是我們的生存優勢

  《紐約時報》引述最近的一項研究中,我們證明了糖分對心血管疾病的發展有推動作用,而且其影響或許比鹽分更大。也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吃太多糖會引發脂肪肝、高血壓、二型糖尿病、肥胖症和腎病。一篇以「毒品一樣的糖」為題的報導嚴峻指出:「糖分是有成癮性的。我們所說的『成癮』並不是人們談論美味時的那種意思,而是實實在在的,像毒品一樣的成癮性。而且食品工業正在竭盡所能,試圖把我們勾住。」
  報導指出,人類吃精製糖的歷史其實並不很久。作者說:「直到幾百年前,濃縮糖實際上在人類的飲食中還不存在,除非偶然間找到少量野生蜂蜜。糖分在環境中是一種罕見的能
量來源。」原來人類是為了「生存」去尋找甜味的食物,因為糖可以幫助我們堆積脂肪、積蓄能量,以備物質匱乏時期存活之需。今天,添加的糖分卻隨處可見,在美國買到的包裝食品中,有大約75%含有添加糖分。普通的美國人平均每天消耗的糖分在四分之一磅到半磅(約合110克至220克)之間。
  作者說,如果我們思考一下,今天一聽碳酸飲料裏含有的添加糖分,可能高於幾百年前多數人一整年消耗的糖分,就能明白我們周圍的環境發生了多麼巨大的改變。渴求糖分曾經是我們的生存優勢,但現在卻對我們不利。

糖與毒品相提並論並不過分?

  《紐約時報》報導嚴厲指出,糖與毒品相提並論並不過分。將其他植物,如罌粟和古柯轉變為海洛因和可卡因的提純過程,與上述程式是相似的。純化的糖分也會影響人的身體和大腦。
  報導引述《精神障礙診斷與統計手冊》(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的定義,列明的11項症狀中存在至少兩到三種,就構成了物質使用障礙。而在動物模型中,糖分至少產生了三種與物質濫用和依賴相吻合的症狀:渴求感、耐受性、戒斷症狀。糖分其他與毒品相似的特性還包括(但不限於)交叉敏化、交叉耐受性、交叉依賴性、獎賞效應、阿片效應,以及大腦中的其他神經化學變化。
  報導說,在動物實驗中,動物對糖的感受就像一種毒品,而且可能會對糖產生依賴。一
項研究顯示,如果提供了選擇,大鼠在實驗室的環境中會選擇糖而不是可卡因,因為前者的獎賞效應更強,即糖帶來的「興奮感」有著更高的愉悅度。

科學證據並不表明糖具有成癮性?

  糖業協會(Sugar Association)的科學事務副總裁考特尼·甘恩(Courtney Gaine)對這個「聳人聽聞」的統計提出不同的看法。他說,根據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5的標準,目前沒有證據說明單一營養物質可以在人體內引發物質攝入紊亂。對物質的渴望可能是上癮的特徵之一,但不等同於上癮。吃是一種感官和情感體驗,對食物的偏好是基於許多刺激物的,包括味道、香味、質感,不是基於上癮。
  他反駁說,飲食失調引起暴飲暴食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問題,並且對一些人來說十分嚴重,但是科學證據並不表明糖具有成癮性。他同時指出,農業部數據顯示,人均實糖(蔗糖)的消耗量比40年前低了34%。而且,美國飲料中超過90%的熱量甜味劑是高果糖玉米糖漿,不是糖。這篇文章的作者們不斷錯誤地將天然糖和高果糖玉米糖漿混為一談。

自己準備食物選擇原料才是王道

  我們怎麼才能戒除這個習慣?作者建議,提高課稅讓含有添加糖分的食品或飲料更昂貴;另一種途徑則是要求學校、醫院等地,停止提供加糖增甜飲品,或者像監管煙酒一樣監
管添加糖分的產品,例如對廣告加以限制,或者加注警示提醒。
  不過,塔夫茨大學營養科學與政策教授、心血管營養實驗室主任艾麗斯·H·利希滕斯坦(Alice H. Lichtenstein)表示,在營養學界,一概而論的結論很少能經受住時間的考驗。《毒品一樣的糖》一文強調了在我們的食品供應中普遍存在的「添加糖分」帶來的健康隱患。
  她說,毫無疑問,大量攝入添加糖對身體無益,對大多數人來說反而有害。然而,當我們將所有飲食困境歸罪於脂肪,就會隨之出現一大堆高糖的不含脂肪的食物。當我們將所有飲食困境歸罪於糖類,就會隨之出現許多同樣可疑的低碳水化合物食品。
  利希滕斯坦教授說:「在來來去去的節食浪潮中,我們看到唯一不變的就是體重不斷增加的趨勢。與其試圖找出一個罪魁禍首,可能還不如關注全局,開始自己準備食物,自己選擇原料,不依賴他人做出這些選擇。」

 

你聽過甜菊糖嗎?

文 / 醜兒

  你聽過甜菊糖嗎?這是一種天然的、不含熱量的甜味劑,由一種巴拉圭灌木的葉子製成,現在穩坐總計4億美元的佐餐糖包市場的第二把交椅。(蔗糖仍保持第一名。)

甜度是蔗糖的200-300倍,熱值僅蔗糖的1/300

  2008年,美國嘉吉公司(Cargill)推出了甜菊糖類產品的領先品牌崔薇亞(Truvia),該公司宣稱它是“糖類的新品種”。可想而知,效仿者趨之若鶩。幾星期後,美利生公司(Merisant)推出純味(PureVia)——使用的是同一種原材料——隨後這家代糖纖而樂(Sweet'N Low)的製造廠商又生產出了一種淡綠色包裝的糖包,名為甜菊原糖(Stevia in the Raw)。
  甜菊糖,又稱甜菊醣苷,舊名甜菊萃,是一種從菊科草本植物甜葉菊(或稱甜菊葉)中精提的新型天然甜味劑,而南美洲使用甜葉菊作為藥草和代糖已經有幾百年歷史。它具有高甜度、低熱能的特點,其甜度是蔗糖的200-300倍,熱值僅爲蔗糖的1/300。

仔細地品嘗它們的風味

  這種糖吃起來是怎麼回事呢?「在我的舌尖,甜菊糖感覺非常像白糖——比起其他競爭品牌來說像多了——但它的甜味有些古怪。甜味遊移逃遁,到了末尾,我覺得自己是嚼了一小塊甘草,或是將口香糖浸到了用水稀釋的金巴厘苦酒中。這是甜菊糖一開始時就碰到的問題:它有種延宕不去的苦味。」
  我們在網路上,可以看到食用者這樣形容它。為了要確實地感受甜菊糖的風味,我特別請親友從美國帶回「液體」(糖漿式)及「顆粒」的不同牌子的甜菊糖,仔細地品嘗它們的風味。它的甜味確實有一些些古怪,但是怪到其實可以忍受的地步。它不像人工代糖阿斯巴甜那麼「假」,一吃就覺得有一種輕微「被哄」、「被騙」的感覺,只會感到它確實很甜,但沒有吃蔗糖那麼心滿意足。

甜菊糖「怪」v.s阿斯巴甜「假」

  在網路上,我們又讀到:「(放入甜菊糖)劑量較小時——比如在你的卡布奇諾咖啡裏加入的量——這種缺陷或許並不引人注目,但如果是製作低卡汽水需要的量,就具有『毀滅性』的後果了。」的確,跟我的感覺頗為相似,甜菊糖放入咖啡裡,原來那麼一絲怪怪的感覺,就幾乎消失了,這應該和咖啡本身是苦味,把甜菊糖的「怪味」掩蓋有關。但是,當我把它加入自己用「汽水機」做出來的氣泡水裡時,那個怪怪的感覺就又出現了。不過,它的「怪」和阿斯巴甜的「假」相較,就顯得更能被我接受多了。
  「糖漿式」的甜菊糖比起「顆粒式」的甜菊糖,在風味上顯然遜色了些,最主要是「糖漿式」的甜菊糖吃起來有微苦味;我吃的那一牌的「顆粒式」甜菊糖,說明上指出,已經把苦味去掉了。可見,「去苦」的技術不成問題,甜的風味才是重點。我也好奇地去賣香料的商店買到真正的甜菊本尊,甜菊葉,將它放入紅茶中,風味與「糖漿式」的甜菊糖類似,都有苦味,但一樣很甜。

阿斯巴甜會游離成木醇、木精

  我之所以不排斥甜菊糖,其原因或許是我心裡覺得,甜菊糖比阿斯巴甜代糖「安全」,因為前者是從天然植物萃取的;後者是人工合成的。
  阿斯巴甜是一種極受爭議的人工添加物,它比蔗糖甜200倍,它也沒有熱量,但根據調查,美國從1983年代糖上市以來,罹患腦部惡性腫瘤的人愈來愈多,現在已經發現,有92種症狀和代糖有關,包括頭痛、記憶力衰退、神經性病變,甚至是腦癌,有專家甚至說,吃下代糖比吃下毒藥還可怕。這種1983年才被人類發明出來,取代蔗糖的甜味劑,其實是一種化學物質。醫學博士羅伯茲:「只要吞下肚,就會變成游離甲醇,也就是木醇或是木精,這是有毒的,真正的毒藥。」

糖或代糖的倚賴都是一種上癮症

  那麼,甜菊糖不就成為糖國最理想的聖品嗎?和信治癌中心醫院一般內科醫師阮理瑛特別叮嚀大家:「蔗糖、果糖、其他代糖與甜菊糖的使用概念應該都一樣,不可倚賴、上癮、過量。因為,沒有辦法證實何者較為安全,完全沒有副作用。
  她說,對(任何)糖或代糖的倚賴都是一種上癮症,都不健康,對糖尿病人者或一般人皆同。與其跟病患強調或保證哪一種糖安全好用,還不如教育患者正確的食物類型代換法與熱量控制。
  阮理瑛醫師指出:「畢竟,並非單純改變糖類的攝取就可以改善血糖狀況。正確的、長期的飲食習慣與內容才是答案。吃哪種糖,不是重點。而好的飲食習慣,也會讓病人吃哪種糖都沒關係。」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