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從疾病找到意義(3)

[最後編寫日期:2014/05/29]

她說:「只有在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家人對我這麼好,我現在很同情你們這些健康的人,每個人都這樣庸庸碌碌地,忙來忙去地,煩惱東煩惱西地,我現在都沒有這些煩惱了。」這是一個已經臨終的病人跟我講的話,給我們很好的提醒。……


口述 / 徐聖輝醫師 (身心科)
整理 / 鄭春鴻主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

 

凡事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

  人跟人難免意見不同,所以要溝通,讓對方了解我們的想法。通常溝通的原則就是不指責,不以激烈帶有情緒的口氣來要求對方。 怎麼樣才能使對方可以聽進去我們的話,了解我們的立場呢?首先要反求諸己,如果你能夠好好的聽對方講的話,就會有更多了解、增加體諒的可能。但並不是說所有重要關係人要求我們的時候,我們都要百依百順,即使心裡百般不甘願,也要一直忍耐,怕對方生氣,為了要讓所有人滿意。當然,有的人覺得這個事情非他能力所及,或對方要求不合理,他們可以委婉、溫和且很肯定的拒絕;不過有些人會不好意思拒絕別人,結果就變成自己委屈。
  卡內基演講完後,有一個人問他:「我要怎麼樣才能夠成功?」卡內基回答說:「我沒有辦法告訴你怎麼樣才能成功?但我可以告訴你怎麼樣會失敗?就是你想要讓所有人都滿意。」我滿同意他講的話。
  如果我們是屬於太少考慮自己,太委屈求全,想要讓所有的人滿意的個性,我們的壓力會很大。事情要分輕重緩急,更重要的是「是非分明」,別人要求你做不對的事情,你不能說為了要讓他滿意就去做;遇到委屈的事也應該清楚表達,並且合理適當的溝通。

適當表達意見,大家都有好處

  有一次,我在餐廳叫了一碗酸辣湯,服務員找錢給我,我好像看到個「黑影」掉到我的酸辣湯裡面,很可能是一個硬幣。如果是硬幣掉到酸辣湯裡面,吃起來很噁心對不對?我就對服務員說,不確定妳的錢是否掉到我的湯裡頭,請妳再給我一個碗。然後我就慢慢把湯舀到另一個碗,舀到最後也沒有看到硬幣,我想那可能我眼花看錯了,就開始吃,結果吃到最後,發覺真的有一顆硬幣。後來回想,我自己也有可以檢討之處。當我覺得懷疑時,應該當機立斷要求換一碗。我後來還是有向服務員反應此事,並非責怪,只是讓她知道這個事情。
  這樣的事,有人可能就算了。雖然每個人的個性不太一樣,我覺得若是出於好的出發點,不是無理取鬧,當餐廳做的東西有瑕疵、不妥,我們適當反應,他們才知道有顧客不喜歡這樣的東西,就會去改進,所以適當的表達我們的意見,彼此都得到好處。

卸下武裝,人的內心都一樣

  我們要怎麼樣去充實自己的生活,去體會更多的意義呢?
  一個三十五歲的男性病人,在一家大公司擔任工程師,因為生病,沒有辦法工作,有一段時間情緒不太好,跟太太也相處的不太好,後來經我們幫忙,他跟太太的溝通慢慢得到很大的改善。
  他曾跟我講一句話:「人如果卸下武裝,其實每個人的內心都一樣」。基本上,人的內心都是想關心你所關心的人,表面看起來,每個人談吐都不一樣,可是如果你不那麼顧慮你的面子,每個人內心想的其實都差不多,每個人都有軟弱的部份,有心地善良的部份,很多地方是共通的。不要看一個人很偉大、很堅強,他就沒有弱點,其實每個人都要去面對我們真實的自己。

勇敢是你害怕了,但能夠繼續往前走

  有一位口腔癌的病人,他院醫師說他的情況,只能用緩和性的化學治療。他到和信醫院時,醫師也跟他說明這個刀相當困難,不過我們願意試試看。結果他必須幾乎切除半邊的臉,治療效果也還不錯,整個疾病控制穩定,但是容貌的改變對他的生的活造成不小的影響,他一直規則接受門診治療。
  「什麼叫做勇敢?」就診的時候。他談起就醫後的體會說:「勇敢不是不會害怕,而是害怕,但能夠繼續往前走。」
  其實我的心情有時候也會不太好,當下我會承認我的心情不好,就稍微休息一下,我跟我太太講說,這個時候,妳不要有太多的事情煩我,稍微體諒一下;有時候我太太心情也會不好,所以我們講好了以後,可以接納自己比較脆弱的部份,然後該做的事情,自己還是繼續的往前走。當經過人生的歷練而成長時,我們更能夠發覺人生的意義在其中。  
  我認識一位五十幾歲的女病人,她很樂於助人,照顧別人,她先生的事業做的很成功,生活應該無憂無慮。但她個性比較焦慮,容易擔心小事,有時常有煩惱,後來她被診斷了癌症,甚至後來醫生告訴她不能再做化療,慢慢進入安寧療護的階段,但我發覺她反而變得比以前開朗了,一次她對我說:「徐醫師!我現在覺得什麼事情都不重要了。」她說現在就是每天顧好自己的生活,而且先生很愛她,她不太能夠吃東西,先生就幫她打成果汁,無微不至。她體會家人滿滿的愛。她說:「只有在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家人對我這麼好,我現在很同情你們這些健康的人,每個人都這樣庸庸碌碌地,忙來忙去地,煩惱東煩惱西地,我現在都沒有這些煩惱了。」這是一個已經臨終的病人跟我講的話,給我們很好的提醒。

生命帶給病人的轉變、成長和意義

  有一位六十歲左右的女病人,剛到我們醫院治療的時候,她很驚慌、害怕,我們開始有一些接觸,後來她也調適得不錯,四、五個月後情緒就改善了,病情也穩定一段期間。她是一個上班族,大女兒五歲的時候,先生就過世了,她很孝順,一直跟她婆婆住在一起。雖然婆婆對她似乎不太好,但先生過世了,她還繼續照顧婆婆,這樣就過了二、三十年,直到她知道自己生病。
  兩年後,有一次我在病房看到她,她跟我說她的病有變化了,現在來做症狀控制,體力不很好,不太能走太遠。她的小女兒一直陪伴著她,對她很孝順。那時候,她不太需要精神科醫師的幫忙,不過因為我們很早就認識了,尤其她提到先生很早過世,跟婆婆住在一起,讓我印象深刻。我一直記得她的名字,所以就跟她聊上幾句,有空就去看看她。
  我們醫院剛好有一位熱心的同事,跟我提起有一些很有愛心的藝術家,有的會做襪子娃娃,有人會做紙黏土,他們很希望能有一些時間當義工,服務我們的癌症病人。我們就一起討論,看如何利用這個資源幫助我們的病人。我就跟這位太太與女兒說:「妳們現在住院接受症狀治療,我們有手藝活動,妳們願不願意參與?」。當時我的想法是希望病人跟家人可以一起去做「一件事情」,可以連結,凝聚病人跟家人的感情。
  後來,醫院文教部的同仁也一起參與,為病人跟她的女兒做了訪談錄影,請她們談談她們參與活動的心得,這一對母女真誠、開放的分享他們的感受。令人感動的是,這個病人在影片中敘述她生命的歷程,怎樣從一開始的驚慌,害怕,到最後看到這個生命帶給她的轉變、成長和意義。

人生「意」在山水之間

  人生要有意義,必須要有精神生活。人的生活不是只有物質,不是只有享受,要有精神生活。
  一個在大學教國文的老師,有一天跟學生上柳宗元的五言絕句<江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他的班上有一個高材生,就問老師,請問:「這個老翁是在釣雪還是在釣魚呀?」這個老師學養深厚,知道這不是簡單的問題,因為如果回答說釣魚啊!學生就一定會說明明文章就寫釣雪,你講釣魚不對啊;如果說他在釣雪,那學生就會說:天下哪有這麼愚蠢的人在釣雪?所以回答釣魚、釣雪都不對。
  這個老師就反問這個學生說:「你有沒有看過歐陽修的<醉翁亭記>?」這個學生很厲害,說當然有啊!老師就問他說其中有一句話:「醉翁之意不在酒,下一句是什麼?」那個學生很快就答出來:「意在山水之間」意境在山水之間,那個老師就笑笑地說,答案就是你剛剛講的,意思就是說,釣魚、釣雪都不重要,它是在描寫那個意境。
  這一篇五言絕句,原來他描繪一個意境。我們去看一個很美麗的山水也好;看一個很精彩的表演也好,如果我們看得更深刻、更生動、更深入的話,其實人生有很多我們察覺不到,很細微的東西,都有意境在裡面

愛別人和愛自己,找一個平衡

  這種精神生活可以擴充到很多層面,包括宗教。雖然也許有些宗教的道裡,你會覺得是老生常談。比如說,宗教講愛人如己,你說這個我都聽過了,沒有什麼了不起。但是可能還沒有一個很有說服力的動機,讓我們做到愛人如己,還需要再多思考,才能自然慢慢做到。
  我們常見的一些基本道理,怎麼樣才可以感動人心?也許剛好別人用的方法是合乎我們的需要,他用一種可以說服我們的方式,讓我們去相信一個真理,然後這個真理你又願意去做。真理是永無止盡的,愛別人跟怎麼樣愛我們自己,兩者如何取平衡,這都是我們的精神生活的一部分。

六張超速罰單,不必繳錢

  有一個朋友跟我講他一個親身的經驗,有一次半夜十一點他接到爸爸的電話說他心臟很不舒服,看起來是心臟病發作,快要暈倒了。他爸爸住在新店,最近的醫院就是送到三總,他就趕快開車把爸爸送到三總就醫。用時速100、110公里的速度直奔醫院,後來真的是心肌梗塞,爸爸的健康也挽回了。
  可是隔不了一、兩個禮拜,他就收到六張罰單,全程都有測速照相。要不要繳?當然要繳。可是他跟我講,他沒有繳,但他也沒有耍賴,他用了什麼方法呢?他跟醫院申請了診斷書,把罰單跟診斷書寄給了台北市交通局,交通局看了後就准全部都免繳。
  平時我們每個人都應奉公守法,像這種突發狀況,有兩個選擇,一個就是救人第一,越快越好,錢的事好解決。另一種選擇是守法,保持六十公里的時速,到達時可能父親健康堪慮。我們要知道什麼是輕重緩急,為了做對的事情,不是刻意要去犯規,其實交通局也是很通人性,很多事情應該合理去解決。
  在慌亂之中,朋友快車飛奔救父,固然其情可感,不過,事後我跟朋友分享此事,有人想到如果先打110請消防隊的救護車,直接送爸爸就醫,不也合理可行嗎?很多事情,我們經過思考、分享,常常可以想到更好的處理方式。有些事我們必須當機立斷,馬上做選擇,有些事則應放下腳步,順其自然。生活發生的事情,無論快、慢、要收、能放,我們願意用開放、學習的心面對,細細品味,就會找到生活中的「意義」。(全文完)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