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從疾病找到意義 2

[最後編寫日期:2014/05/19]

口述 / 徐聖輝醫師 (身心科)
整理 / 鄭春鴻主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

減少物慾才有精神力量

  我們要從哪裏看到意義呢?
  首先,我們必須做到很少的物慾需求,很多的精神力量。剛剛我提到,如果我們生活都無憂無慮、享受榮華富貴,吃、穿都很講究,我們就比較不會想到「人生有什麼意義」這個問題。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現在手機、上網都很流行,我也覺得它很好用。但是我有點擔心的是,它佔了我們太多的時間。還有,電視節目從早期四台,到現在有五、六十台,政論節目裡每個人都是伶牙利齒,才思敏捷,有催眠的能力。做了以上這些事情,我們有沒有什麼長進?值得我們思考。

用不一樣的心情去過生活

  人的心力跟時間是有限的,我們一定要花點時間,用在對我們成長、人際關係或追求人生目標有意義的事情。有一次,一個退休的國小教務主任生病了,我去探望他,他是一個很和善的人。他告訴我,以前在學校服務,有時候會看到一些很窮困的學生,連中餐都沒得吃。他的宿舍就在學校裡,中午他會把這些學生叫到他家裏,請他們吃午餐。這個老師真的讓我很感動,他真的很有愛心。
  後來他的情況也變得不太好,我請問他怎麼看待現在不太理想的景況,他說要回去好好看看弘一法師的書。我就好奇上網查一查,看到這一個故事,弘一法師有天跟朋友去廟裏面吃素齋,一道菜上來,他的朋友說:「這個菜那麼鹹,怎麼吃呢?」弘一法師很淡定說:「鹹一點也好、淡一點也好」。這個素齋是廟免費提供,有東西吃他就很感謝,並不會在乎鹹、淡問題。我們是否想過?原來可以用這樣的心態過生活。

幸福早在你身邊

  我最近看一本書是「神聖的愚者」,這是日本牧師樋口和彥寫的書,由心靈工坊出版。作者自己是牧師。他說曾經有一個讓他很尊敬的老牧師,聽完他講道以後,就跟他說:「你如果要做一個傑出的牧師,就要把你的家當都可以放在一個皮箱裏面,當有一天,你需要到遠方去傳道的時候,你當天就可以帶著這個行李,往那個地方去」。可見,這些人都沒有很強的物慾需求。堅定的傳道使命,讓他們可以放下一切,去做想做的事情。
  《外出打戰的國王》這也是我在書上看到的故事,國王都有謀士,就是一些有智慧的人在旁邊給他出主意。有一次國王就跟他的謀士說,我現在計劃要去打某一個國家,打完以後那個國家物產豐富,我就可以得到很多戰利品。謀士問他說:「接下來,你想要做什麼?」,國王說要再攻打另外一個國家。然後把四周圍的國家都打下來。謀士再問他:「這時候你想要做什麼?」。他國王回答說:這時候我就可以卸下繁忙的公務,坐下來好好享福,吃、穿、用什麼都有了」。智者就跟他說:「你現在不就可以做這些事了嗎?」。有的人白忙了一場,可是最後他要的東西,其實就是他現在擁有的,幸福早在我們身邊。

去發現生命的意義

  我們的確不必大費周章,白忙一場,忽略原來就擁有的幸福。這故事也引發我另一種想法。經驗是我們最好的老師,也許我們已經在家庭、事業上都有一番成就,不用擔心經濟、小孩的問題了。那麼是不是說,我們就什麼事情都不用做了?如果是有意義的事情,我們還是可以努力嘗試,多得一些經驗,也許最後還是回到原來的生活,但是我們走過這一遭,多了人生的經驗,我們體會到的意義還是會不一樣。有些對的事情,勇敢的去籌劃、去執行,譬如做生意,促進經濟流通,即使後來沒有賺到錢,就算回到原點,跟一個人有一筆資金,連試都不敢試,就把錢放銀行裏面都不動,我還是比較欣賞前者,願意嘗試的人,會多增加生活的歷練與經驗,進而發現生命的意義。

善心可以傳遞給下一代

  許多意義發生在化困難為美事,講道理人人懂,但不容易真體會,我分享一個經驗。有一次,我去看一個上市公司的副總經理,他人很謙和,很容易親近。我問他現在主要的問題是什麼?他說:「我現在的困擾是15分鐘就會想要小便一次。」因為他得了泌尿系統的疾病。他說他小時候,有一次隔天要註冊,媽媽幫他準備註冊費,晚上鄰居跑過來敲門,跟他媽媽講說:「我小孩已經有二、三天沒有吃飯了,你能不能借我一點錢,讓我的小孩能吃頓飯?」他的媽媽二話不說,就叫孩子先把註冊費拿過來,讓鄰居小孩去吃飯。孩子問媽媽,那明天註冊怎麼辦呢?媽媽說,人家小孩子都已經沒飯吃了,這個是很重要的事情,你的註冊費我們可以延一延,再張羅就有了。
  我從病歷得知這位病人有一個重度智障女兒。我想了解他有沒有什麼牽掛的事情。他提到女兒就眉開眼笑,好像忘了他生病的事情。他說:「女兒帶給我很大的快樂,她就像我家裏的天使一樣,我好想快點出院回去見到她。」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一個重度智障的小孩,可是父母親可以把她看成寶貝,當成天使來看待。
  為什麼他可以這樣正面地看待別人認為不幸的事呢?因為他媽媽是一個很有善心的人,從小就教他如何體諒別人。他從媽媽得到好的影響,體諒也善待他的女兒。媽媽都能夠關心鄰居,他怎麼會不去關心自己的女兒呢?一般人看起來是很困難的事情,原來也可以處理的這麼好。當他告訴我,他必須上廁所時,我才驚覺會談時間已經過了快半小時了,我竟然忘了他15分鐘就要上廁所的事,原來在體諒別人這件事,我還有很大學習空間。從這個病人身上聽到的人生故事,使我深受感動,頓時,他和我相處的時刻,也充滿了意義。

這次就聽你的,下次就聽我的

  接下來就再講另外一個故事。這個病人是比較年輕的乳癌病人,他的先生是個警官,他們有二個讀國小的孩子。我去看這個病人的時候,病人也很熱絡跟我講起他生活的事情。因為我是身心科醫師,自然的關心她現在最困擾的事情是什麼?她說:「我跟先生實在是很難相處。」她說她跟先生常常意見不同,比如說需要買瓶醬油,先生認為就在附近的便利商店買,比較方便,貴一點沒關係。可是這個病人比較節儉,她會希望開車到遠一點的大賣場買,比較便宜。兩人就常常為了這種小事情爭執不休。
  我聽了就說,這還不簡單,你們可以約定好,這次聽你的,下次就聽我的,不過如果有誰可說:「那我讓你好了」這樣就更完美了。他們夫妻當場聽了就哈哈大笑。

誠實的先生,幸福的太太

  後來這位病人在我們醫院接受二、三年的照顧,每次住院我都會去看她,也跟他們夫妻都很熟。不幸的是,後來病人的病情慢慢惡化了。有一次我再去看她的時候,病人已經不太清醒了。可是當我進去病房門口的時候,他的先生看到我很高興,對她太太說:「太太,你看誰來看你了」。這麼溫暖的應對,對我也是很大的鼓勵,表示之前我跟他們互動的經驗,他們很歡迎我的訪視。
  可惜病人已經到了臨終階段,無法和我說話。我就請先生到房間外面,問他有沒有什麼問題,我可以幫忙的。他很誠懇的告訴我,他的工作是警察,常常不能在家,他跟太太討論,若太太不在了,兩個小孩要給誰照顧。太太主張要給丈母娘照顧,不過這個先生了解,丈母娘教養小孩子方式不是很恰當,他不太放心。但他姐姐有兩個同年齡的小孩子,而且也樂意幫他照顧,他覺得姐姐照顧的模式比較理想。
  「我現在很為難。」他說:「現在太太所剩的時間不多,她最後的要求,我如果不答應她,太太一定會很難過。」他問我應該怎麼辦?
  聽他這麼說,我心裡滿感動。第一、這個先生很誠實,有的人隨便敷衍,太太這樣要求,就說好呀,小孩子以後給丈母娘照顧,但心裏其實不是這麼想的,以後也不一定照著做。但他是一個誠實的人,他不想說謊;第二、他很尊重太太的意見。並且有一個想法,答應了太太就永遠都不能改變。
  我告訴他:「你很愛太太也了解她,你一定知道這時候,怎麼回答最好。比如你答應她,小孩子給丈母娘照顧。但若太太不在了,你是小孩唯一的監護人,如果你覺得這樣的處置不恰當,你有責任與權利,隨時更改孩子的安置方式。」他聽了就比較釋懷了。

太太過世以後的感受都在意

  第二個問題是太太已經跟他談到,將來後事要怎麼安排。他們有考慮二個地方,但還沒有決定。一個是比較靠近市區的靈骨塔,那個地方很熱鬧,裏面的靈位已經快要住滿了,可是環境很吵雜,先生不太喜歡那個地方;另外有一個地方比較遠,開車要一個小時,環境很優雅。可是因為才剛設立,所以安置的靈位不是那麼多。先生知道太太很膽小,怕太太會很孤單。我聽完他的話,心裡很欽佩他,這個先生不只在太太生前的時候盡心盡力照顧她,連太太過世以後,太太的感受怎麼樣他都非常在意。
  我就對先生說:「你太太一定最希望-你跟孩子把她葬在你們最常去看她的地方。」我想表達的是,太太需要的不是旁邊骨灰的陪伴,而是希望先生跟小孩能記得她、懷念她。先生和孩子愛病人,一定也會想常去看她。先生聽了這個話以後,微微一笑,滿意地離開了。
  當人跟人有好的關係的時候,其實是互相得幫助。坦白說,癌症病人與家屬會有很多難過、傷心的時候,我們如果真誠關心病人,有辦法不為所動嗎?我覺得不容易。不過此時此刻,我了解這個先生,他也了解我的意思;或說先生了解病人,病人了解先生,他們的心彼此相連,真是很美的事,我也因此得激勵。

「你能不能一次把你要做的事講完」

  另一個例子是,一位照顧太太的先生,我問他最近情況好嗎?他覺得自己對太太很愧疚。原來,生病的太太因身體不方便,常有許多要求。一下子說「幫我倒一杯水」,一會兒又說「我現在要看書,你幫我把書拿過來」。就是一段時間裏面,可能下了好幾個指令。晚上先生還要扶她起身小便,照顧的人常常晚上沒法好好休息。
  先生照顧太太,工作也還是要做,還要回去照顧年幼的小孩。當時病人連續在短短時間內跟他要求三、四項的東西。先生不經意講了一句說:「你能不能一次就把你要做的事情就講完,我就不用起來這麼多次。」太太聽了很不高興地說:「我也不是故意,我現在才想到,你照顧我就這麼不耐煩。」兩個人就有點口角,這個先生在跟我講的時候,不是怪他太太,而是很愧疚,太太生病已經很辛苦了,為什麼他不能再稍微忍耐一下,不要跟太太吵架。
  他跟我分享這個故事,我覺得其實兩個人都沒有錯,病人在身心受苦,很不舒服的時候,是沒有辦法想那麼周全,沒有辦法替對方設想那麼多。要她把接下來一個小時的需要一次講完,對病人太難了;對先生來講,他要忙那麼多的事情,有些招架不住,也是合理的反應。我覺得很可貴的是先生對於這樣的爭執是很愧疚的,我可以感受到先生的盡力與用心,這些真是精雕細琢的照顧典範,使我們,不只是病人及家屬,包括醫護人員都看到生命的意義與光輝。(續待)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