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從疾病找到意義?

[最後編寫日期:2014/05/05]

口述 / 徐聖輝醫師 (身心科)
整理 / 鄭春鴻主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

  我想和大家分享,如何把生活過得更有意義。
  在和信醫院的工作,我經常說我是一個很有福氣的人,因為我每天要接觸癌症病人,特別我接觸的範圍是他們心理、家庭跟社會的問題,我發現很多病人的生活很有意義。當我們互動的時候,雙方都很真誠,聽他們分享有意義的生活,當下我也感覺自己的生活很有意義。每個人用心過生活,述說自己的經歷時,周遭的人聽起來常會有不同的啟發。
  當我們每天生活過得很有意義,就會希望「多多益善」,多多益善包含兩個意思:一個是我們的生活會越過越好,因為如果生活沒有目標,人就會覺得過得沒有意義,這樣的生活短暫可能還好,可是久而久之會非常乏味;多多益善另外一個意思就是,很多有意義的事情是從人內心的善良發展出來的,會激發更多內心的善念。

在集中營體會出「意義治療法」

  「意義」到底是什麼?這個字其實很容易懂,但怎樣可以看到意義呢?在心理學派中有一種「意義治療法」,由弗蘭克(Viktor E. Frankl)發展出來。他是是一個猶太裔的精神科醫師,在納粹迫害猶太人時,被關進集中營,最後存活下來。集中營是一個隨時都有可能被送到毒氣室,剎那間就失去生命的地方。在集中營那三、四年的時間,他原來的財產消失了,他的家人都失散了。人在一無所有以後,他整天就是做工,早上分到一塊麵包,早上吃一半,下午肚子很餓了,再把剩下一半吃掉。那樣的日子當中,他如何體會生活的意義?什麼樣的動力,讓他可以繼續過下去呢?他就寫了一本書《活出意義來》。
  這本書相當暢銷,他後來就創立「意義心理治療」的方式,讓很多人在生活沒有目標、灰心喪志的時候,找到生命的意義。顯然地,像弗蘭克面臨的情況,失去錢財、親人等一切有形無形的東西,這時候還有勇氣活下去,確實非常值得我們思考和借鏡;另外還有一個情況會讓我們思考人生意義,就是當一個人生了重病,也是一個發現生命意義的機會。

人在一無所有,如何創造意義?

  比如我會看到這樣的病人,兩隻腳不能動,必須躺在床上,大、小便必須人家來清理,行動不便,完全要由別人來照顧,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怎麼去找到生活的意義呢?一位勇敢的病人,他就想辦法,怎樣可以讓自己的行動「自由一點」,他發揮創意,掛一個吊鉤在天花板上,用繩索把身體綁住,當他拉著透過吊鉤拉繩,就可以把身體從床移到輪椅,坐上輪椅就可以到處走走逛逛。
  我滿佩服這樣的病人,在他不能自由走動的情況之下,還能拓展自己的能力,創造了生命的意義,也給每一天創造新的價值。有的人身體的條件,必須仰賴他人的照顧,這時候親人無怨無悔的照顧,可謂「患難見真情」,也可以使我們體會生命有價值的部分,這也是一種人在一無所有以後,可以創造出來的意義與價值。

「好事」或優勢才有意義嗎?

  大家現在身體可能都算是健康,生活都過的很好,有美食可吃,可去好玩的地方,家人陪伴在身邊,好像無憂無慮。此時我們不太會想,人真正需要什麼?或說在生命當中,那些不可或缺的東西是什麼?
  有時候我們碰到一些「好事」或優勢,可能會給我們帶來快樂,是不是有意義?舉個例子,如果你今天是一個職位很高的董事長,你發號司令,大家全部都要聽你的,你們覺得這樣好不好?當然有它的好,但是就意義的觀點,也有它不好的地方。怎麼說,一般屬下都不太敢跟上司講真話,上司講話的口氣讓人家不舒服時,屬下一般都是能忍則忍,反正工作都要繼續做。
  當然,我不是說位居高位的人,都是沒有禮貌、沒有笑容,也有很多人能力好、對人也很好的,但是有時候你坐到了一定的位置,別人比較不敢跟你講真心話的時候,你就不容易去了解自己,或說你自己也不曉得你的缺點,這個時候,這個好就會妨礙你人生的成長與進步。

從生活經驗中找到意義

  我在三月的時候,不小心騎摩托車跌倒造成手骨折。骨折真的很麻煩,我發覺連平常洗澡都變得很不簡單。平常我們洗一洗五分鐘、十分鐘就出來,骨折以後我要戴一個護套,這隻手是不能動的。一隻手洗澡真的很難洗,常要靠太太來幫忙,才有辦法洗乾淨、把身體擦好。
  有一天我要去演講,早上6點多起床,那是一個假日,我有二個女兒,高三和高一,雖然有時候也不是讓我很滿意,女兒也算聽話、乖巧,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那天早上,我要穿褲子的時候,平常二隻手要拉皮帶是很容易的,只剩一隻手能動,不知道怎麼拉皮帶,弄了半天。
  我自己心裡想的是,可以的話儘量自己打點,因為才6點鐘,我希望他們假日多睡一下。結果,我就聽到我女兒從她房間說:「爸爸你如果需要我幫忙,就叫我一下。」我聽了就很窩心,雖然骨折很不舒服,但是我也滿體諒女兒,她也體諒我的需要,我們彼此找到了親子關係的意義。
  你可以在生活的每件事當中找到意義,譬如你看到自己或別人心中一些好的地方,這個好可以由你自己來定義,比如幫助別人的善行、看到一些巧思創意的感動,或碰到困難的時候勇敢地走過去,都可產生不同的意義。

探討意義的三步曲

  我們在探討意義這個問題的時候,第一個重要的是「別人跟我們自己的關係」,這可以讓你發現很多的意義。在醫學的研究中,當一個人碰到困難得到的正向改變,我們稱為創傷後的成長,也可以說是找尋意義。其中讓病人感受最多、成長最多的,就是跟他人的關係是連結的、很好的、是改善的。這幾乎是在意義當中最顯而易見的。
  這方面我們有些體會以後,第二個大項目就是「我們自己」,因為在我們生活周遭的經驗當中,如果我們順著生活的步調去過日子,我們常也不太了解自己,甚至我們也不知道自己最喜歡過的生活是什麼?人生最大的目標是什麼?但了解自己真正所求所想卻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步,我們要「回到實際的生活」,就是當我們跟人有好的關係,我們對自己有足夠的了解,也不斷再追求自己的成長以後,回到我們實際的生活。我們要思考我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我喜歡做什麼?什麼事情對我有意義?什麼事情我做錯了,需要改正?如果這些意念只有停留在我們的腦海,無法化為生活上真正的幫助,就很可惜了。因為生活是我們最好的戰場,用說的很簡單,可是若派不上用場,感受不到意義,那是一點用處也沒有。因此,必須要把我們思考過的,好的東西,真的能夠實際應用在生活上,那就是你的經驗,經驗是我們最好的老師,不是理論。

給自己有「回家的感覺」

  「家」對一般人來講都是一個避風港,是培育我們長大的一個地方,是很重要的力量源頭;但是有些人也許比較不幸,他對「家」的感覺可能是受傷的,可能是辛苦的。不過無論如何。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努力去建立一個自己的家,不管你過去在幸福的家庭環境長大,或在比較不幸的環境長大,一個可以讓你靠岸歇息的「家」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對病人而言。
  我看到許多病人,一生都在努力要去建立一個好的家庭,努力愛他的家人,當生命到最後的時候,如果你可以有一個「回家的感覺」,那該多好。這也是在我們在找尋人生意義當中,必須思考的一個問題。

喘,讓我連扣扣子都扣不起來

  有一回,下班後,我接到急診緊急call我回去:「徐醫師請你過來,現在在急診有一個老先生,他在家裏抱了兩桶瓦斯桶要自殺,就被119送過來了。」我看這個老先生,他的太太很殷勤的在照顧他,對他很關心,我就問說某某老先生你怎麼了,他說:「我這個病讓我喘得很厲害。今天早上一起來,這個喘讓我連扣扣子都扣不起來,我覺得這樣子實在太痛苦了,又拖累我的家人,所以我就想結束我的生命算了。」我了解一下他家裏的狀況,小孩子都很上進,也沒有讓他操心,家人也都相處的很好。於是我就跟他說:「今天你是我的病人,如果你因為受了那麼大的苦,用輕生的方式結束生命,我要坦白跟你講,我心裏是會很難過的,這難過可能三個月、六個月都沒有辦法忘懷,因為我沒有把你照顧好,你的困難我沒有幫到忙。」
  這時他的太太不斷在旁邊安慰他、幫他按摩,我接著告訴他:「可是我看到你的家人這麼愛你,跟你相處這麼久,如果你就此輕生,他們的痛苦一定超過我的一千倍、一萬倍。所以你有什麼困難,你一定要告訴我們。如果我們可以做什麼,減輕一點你的痛苦或讓你開心,我們一定盡力去做。你受這麼多的苦,一定要得到最好的照顧。」

朋友有情,見一次面就記得了

  老先生就聽了我的話,默默的點點頭,後來就轉到樓上的病房,我一直持續的去看他。隔一、二個禮拜後的某一天,我去看他的時候,還沒進病房前,護理站的護理師跟我講說,老先生今天人不太清楚,不太能夠說話了。我知道他的身體狀況慢慢變得不好了,就進去看他。我看他喘得很厲害,無法躺平,只能坐著費力呼吸。因為要評估他的意識狀態,我就問他說:「你知道我是誰嗎?」結果病人很費力睜開他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就講了下面這句話:
  「朋友有情的話,見一次面就記得了。」
  那時候我心裏其實感動的說不出話來,所以畫面就僵持了一、二分鐘,他太太跟我也算熟悉,以為我聽不懂病人講的話,就跟我說:「徐醫師,我先生把你看成是最好的朋友了。」我當然知道。
  他不直接回答:「你是徐醫師」,因為如果這樣回答,大概就沒有辦法說出在這個照顧的過程,他對我的感覺。這句話,我可能一生都會記得。今天和大家分享這個故事,我聯想到如果我們生活中,經驗到一個很有意義的事情,發生一次,我們就記得了。大家好好回想,如果過去有些事情讓我們刻骨銘心、很感動、難以忘懷、很興奮、很好的事情,一定我們一生就記得了。
  不過我跟我太太分享這件事的時候,我太太很調皮的說,如果是很痛苦的事情,發生一次,同樣也就記得了,這話也有道理,所以我們要提醒自己,不做讓自己或別人痛苦的事。(未完,待續)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