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奇緣

[最後編寫日期:2014/02/28]

訪五北護理師朱約禎

 

文 / 鄭春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很開心的心情之下「拖班」

鄭春鴻主任:說說您在和信醫院工作的氣氛。

朱約禎護理師:我剛到和信醫院在病房服務,我有一個有很好的護理長和學姐,那時候我們大家是輪8小時班,以病人的狀況來講,我們很常下午四點下班,可是都不能四點就離開,可能六點才能走。那是一個吃飯的時間,所以我們大家都會抱著大本、小本的病歷進去休息室,邊聊天邊寫記錄,做一些paper work,在那個情境下,大伙兒很像家人;在交完班之後,下夜班也沒有辦法馬上離開醫院,我們會趕快先幫忙別人,「拖班」的情形常有,雖然多做事,可是我們是處於一個很開心的心情之下完成的,大家就像親人、朋友,一起上班、一起下班。那種感覺,很團結我覺得很棒。因為那時候我剛到和信醫院,才20歲出頭,很多事情我都還是在摸索中,都是學妹、學姐帶著我邊做邊學。

陪伴病人是人間極特別的緣份

鄭春鴻主任:陪伴病人是一種人間極特別的緣份,尤其是陪伴重病的病人,乃至陪他走最後一程。請說幾段故事和大家分享。

朱約禎護理師:的確。血液腫瘤科的病人回來打化療,一住一個多月的是常態,因為每次進來,有一位病人與我們年紀比較相當,好像比我小個二歲,他就覺得我們跟他比較聊得來,所以他每次住院,都指定要住我們這個病房。化療幾次之後,我們跟他的家人就建立親密的朋友關係,我們甚至下班之後,換了我們自己的衣服,還會在病房跟著病人一起聊天,我們跟他的家人也有很好的互動,甚至還會一起出去玩。
  這個病人我記得他也有做骨髓移植,骨髓移植之後還有復發,其實我們都知道復發之後再回來打化療,慢慢就在走下坡,他甚至也試了國外的藥,結果不是那麼的好,慢慢的這個病人進出加護病房很多次,我感覺得出來他很累了。他離開的那一天剛好是我的班。剛上班的時候我就覺得他怪怪的,可是當時我是一個小學妹,我只知道他怪怪的,但是我沒有辦法評估到底是哪裏怪,他的血壓很低,我就一直跟醫師和專科護理師學姐報告,我們就一直努力給讓他儘量舒服一點。學姐一看就知道,他的狀況不好,恐怕過不了這關。只是學姐一直想要趕快幫他做什麼。

他告訴爸爸說他準備好了

  因為我們大家跟病人的感情都非常好,我們一直都還是希望他能夠撐過這關,跟學姐講了,最後我們也試過要用升壓劑,把他的血壓拉起來,也跟他討論說,我們去加護病房,可是他真的是累了,他就說他不要再去加護病房。可是以他的狀況,他如果不去加護病房,他在病房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而且到底什麼時候,我們不知道,搞不好就今天,結果家人關起門來跟他談話,他就說他真的治療很累了,他告訴他爸爸說他準備好了,如果真的沒辦法,這就是他的命。爸爸媽媽很尊重他的想法,所以他們就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

專科護理師哭到蹲在地上

  他一直說他疼、不舒服,我印象很深,那天上班的護士,大家手邊的事做完之後,一有空就進去看他,就待在病房裏面陪他,專科護理師就說,約禎你再給他止痛藥,我是含著眼淚幫他打那支止痛藥。忽然我看到他站著抱著他爸爸,他本來都是坐著,現在主動要求說他要站著抱著他爸爸,突然之間他就深吸一口氣說:「我覺得我不行了。」我們就趕快扶著他回床上躺,結果他整個人就呈現彌留狀態,我們就趕快幫他貼一些心電圖,滿快的,當然我們知道他的狀況,突然他的心電圖就沒有了。大家都哭都流淚,可是我覺得最觸動我心的是專科護理師哭到蹲在地上,因為我們的感情真的很好,所有的人都在哭、同事也在哭,很捨不得。
  他是我第一個就是在和信醫院病人往生的時候,讓我真的大哭的病人,我們都還有去參加他的告別式,他離開之後的幾年,我們也有到他家裏去玩,我們也幫病人做了一個有點像MV,就紀念他在醫院的治療這段期間,包括做了骨髓移植、去了無菌隔離房的一些照片,經過那次之後,我除了心上少了一個朋友,對生死之間也造成很大的震憾。

病人是不是害怕著離開?

  以前學校老師都希望我們跟病人維持一個治療的人際關係,不希望我們投入太多的感情,但是在這當下,我覺得整個顛覆了我的看法跟想法,包括我後面的照顧病人,我覺得護理人員如何處理哀傷是很重要的。我們這個團體,就像照顧朋友一樣的照顧病人,他是我第一個病人,但不是我最後一個像朋友一樣送他離開的病人,後面又經過二、三、四、五個,很多個病人這樣,我一樣一直覺得很捨不得,不過也要慢慢學習釋懷,開始想我能夠給他什麼,病人是不是害怕著離開?我應該怎麼幫他不要懼怕,喜樂至少安寧地走最後一程。
  另外還有一個血癌的病人,她年紀也還輕,跟男朋友交往很久,治療到沒有辦法了,但是她跟男朋友還是有結婚,我也很想去參加他的婚禮,因為上班沒有辦法去。最後狀況越來越不穩定,我心裏完了,又來了,因為我跟她感情很好,她快要離開的那一段時間,已經是明顯在走下坡了,我們心裏都開始有在做準備。
  到快離開的時候,她上洗手間都要人家幫忙,我跟同事說,只要他按護士鈴,你們也不用進去,直接告訴我,總而言之,她的事情我全權處理,我自願一個人一直照顧他。

對著布偶說了告別的話

  無論上班、下班時間,我們跟她感情都很好,那時候的護理長雅欣就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因為大家那時候壓力很大,所以之前心理師懿真,就一直有在幫我們做輔導,其實她的輔導方式也很有趣,就是像玩遊戲,懿真很會引導我們說出心裏面想講的話。我們也知道病人可能已經準備要離開我們,我們同事也已經開始準備,要用自己的方式跟病人道別,可是我內心一直還是否認這件事。
  那天懿真教我們玩遊戲,我們就擺了一個玩偶,懿真說,你們想想看,假裝這個是你們要照顧的病人,你們跟他說你心裏面想講的話,我想了很久,在那個當下,把我不敢講的話,就對那個布偶說了,因為大家都沈浸在那個情境之下,很感動的說完自己要跟病人告別的一些話,每個人都一邊說一直流眼淚,而且內心都有觸動到。我印象最深就是那天了,我跟另外一個跟病人感情特別好的同事,兩人向她(布偶)做了告別之後,走出來,病人就往生了,是同一天同一個時刻。

「我要跟淑貞抱抱」,「我要跟約禎抱抱」

  我突破說我不敢進去,其實我知道他要走了,但我很怕看到她最後一面,可是我最後還是想要看到她最後一面,因為她已經用她的方式跟我道別過了。有些病人他在離開的時候,可能是昏睡的,可是在她往生的前一、二天,她沒有昏睡,他是稍微有點意識,但比較嗜睡,叫著她,她還是會醒來。忽然,她指定要跟「媽媽」抱抱,「我要跟淑貞(我們另外一個同事)抱抱」,「我要跟約禎抱抱」,他點到我的名字,我真的好高興,可是我很害怕跟他抱抱,因為我害怕這會不會是她用她的方式在跟我告別,然後我就抱著她,而且抱很久,眼淚就流下來,只有我流著眼淚,其他人是含著眼淚,我就趕快把我眼淚擦掉說:「你又害我哭了。」那我們下次還要再抱抱,我用這樣的方式來帶過這段害怕,但是我知道他用他的方式,已經跟我道別了。

都做了該做的事,大家就都不害怕了

  這件事情對我來講,不是一種傷害,就是在我心裏有留下一小塊像疤。每個病人身上都有一個故事,在我心中都留下了一個故事,所以每次只要想到這個病人,都可以講出一串故事來,我心裏面的故事、我對他的想法、我們之間的故事。之後,她的家人又回來和信醫院,我好高興,她的離開並沒有帶著害怕的離開,有家人陪著她,我們問她有沒有想要做什麼事,她說想要跟家人吃一頓飯,我們就讓家人叫有點像外燴,就幾道菜送到病房,然後再開瓶紅酒,我說就給你們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慢慢吃哦!這樣,家人也完成了一些可以懷念一輩子的事,我相信,因為大家一起開紅酒吃了一頓「最後晚餐」,他們也可以不會害怕了,我覺得我們在這件事上算做得還不錯,病人不害怕,家人不害怕了,我覺得反而是護士很害怕。

不要再來打針了,但可以上來看我

鄭春鴻主任:說說happy ending的病人故事吧!

朱約禎護理師:以現在服務的病房來說,常有病人很開心的跟我說:「我畢業了!」當你看到大腸癌的病人,他們打改良「白金」的,打完12次,這次要畢業了,「你要畢業了,趕快幫你拍手!」這是我最快樂的時刻,我會先幫他們慶祝一下,然後說:「不要再來打針了,但可以上來看我。」病人也會很開心,不管他們最後是怎麼樣,至少在這個當下他們是很愉快的,我覺得只要這樣就夠。

病人的心封閉起來,我就很挫折

鄭春鴻主任:什麼事讓您感到挫折?

朱約禎護理師:很多癌症病人在治療過程中,他就是不愉快,他就是不快樂。我當然有遇到挫折,雖然我想要給病人很多,我想要努力去多關心他內心一些,可是有些人就是把他的心封閉起來,不管你怎麼樣安慰他,即使你照顧他很多次,他看到你最多只是比別人多點微笑,但是他也不會再跟你多講幾句,你真正要深入他的心,其實也是有困難,即使身心科醫師來探訪,有些人還是想不透,真的就是想不透。我以前還想要幫這樣的病人做些什麼,然後護理長就會說:「約禎!你已經做了該做的事了,已經做得很好。」我本來就是對自我要求比較高的人,所以我會希望幫病人多做一些什麼,能讓病人減少痛苦就減少痛苦。

愛心、耐心、細心、好學的心

鄭春鴻主任:您認為一位稱職的護理人員,應該有哪些特質,要如何努力?

朱約禎護理師:有心要踏進來護理這個工作,必須要有愛心、耐心、細心、好學的心。
  對病人要有一定的耐心,不能說病人跟你講話,重覆講了二次,你就沒耐心,這可能是你沒有接觸到他真正求救的訊息,他才會一問再問。
  信心,我覺得也很重要,如果自己沒有信心可以照顧好病人,你可能做沒多久之後,你自己會先崩盤;再來是細心,一定要能夠看到病人需要的地方,要注意到這個病人走進來的那一刻,他哪裏有問題?有的病人臉色蒼白:「你是不是不舒服?」要趕快問他,因為可能下一秒,他因客氣就不表現出來了。
  好學的心也很重要,很多護理知識日新月異,包括化療藥物一直有新的再出來,病人打了不同的化療藥物,照顧病人的方式可能就會有所不同。當您看到學姐在照顧病人,她怎麼可以把病人安撫得這麼好?她怎麼讓病人都沒有抱怨?你可以去學她怎麼樣跟病人互動?他怎麼樣照顧病人?如果去幫病人處理問題?都可以學,好學的心很重要。
  和信醫院是一個很好玩的地方,一開始我媽媽說,我可能不適合走這個行業,因為她知道我也算是一個急性子的人,我會一直希望說幫病人做很多很多,也有人說我應該要去急診,因為病人一進來,我劈哩啪啦就會幫病人做很多事。當然急診也是可以去看看,但我覺得我最喜歡的是跟病人互動。在和信醫院的病房,每個病人都分配到很多的時間,我可以去教導或跟他們內心有很多的接觸,大部分病人都有較長時間在住院,有時候我就會利用下班時間,在路上聊二句,日子久了,這每天五分鐘、十分鐘的聊天,加起來就是很長的時間,他對你也就比較願意放開心。有的病人講沒二分鐘,就會告訴你內心的話,在五北病房,我比較能有多一點點時間可以跟病人分享,算是幫他們做一些衛教,告訴他們做這個治療,未來可能會有什麼樣的狀況,使他們就比較不會害怕,這樣的工作,永遠做不完的。
  在和信醫院最快樂的就是可以一直學習,學習很重要,因為我一直覺得自己還不夠好,之前我待在五北病房的時候,有二個月我去放射診斷科支援,我覺得在那邊學也可以學到很多,跟病房完全不一樣的東西。我還滿喜歡去學一些不同的東西,我喜歡多看。 (全文完)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