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我們結婚去吧!

[最後編寫日期:2014/05/22]

剛開始,我覺得我不可能得到癌症,不相信會得這種東西,一直到了解狀況以後,開始治療。我覺得病人要去接受它,心情上要放下,如果你心情上放不下來,什麼事都沒有辦法去做,你要調整好你的心情,去接受這個事實,接受治療。

 

文 / 鄭春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鄭春鴻主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您當時是怎麼樣發現身體不舒服的?

葉晉華先生:一開始,我吃飯吞嚥的時候,覺得怪怪的,好像每次都必須要配茶,才能把吃下的東西壓到肚子裏面,才吞得下去,我覺得這樣不太對勁。這種情形頻率越來越高,一直到吃一個便當,要配一大瓶飲料,喝光光,這樣便當才吃得完。我女朋友建議我去看醫師,今年六月我去照胃鏡,才發現食道縮小了,原本的食道孔應該很大的,現在縮小了,難怪我不好吞東西。醫師建議我切片做進一步檢查,結果確定是惡性食道癌,聽到這個消息,心情就很差,一直很緊張。回想起來,從我覺得吞嚥不舒服一直到去做檢查差不多3~4個月的時間,腫瘤原本4公分,轉來到和信醫院再檢查已經長到5公分了。

鄭春鴻主任:我知道何惠雯小姐您本來在今年12月就要和葉晉華先生結婚了,當時知道這個消息,您的心情如何?

何惠雯小姐:我們兩個真的很徬徨,可是我不能表現出很緊張,更不敢在他面前哭泣,我告訴自己,要很樂觀去幫助他,正向地去面對這些事。

鄭春鴻主任:您為何會決定留在和信醫院治療?

葉晉華先生:第一、劉家全醫師非常仔細地聽我講自己的病情,一點都不趕時間,他的專注感動了我。第二、劉醫師對我的病情解釋得非常清楚,讓我感到非常有信心,他說:「你轉到本院來,表示你相信我們的醫院,也相信我,就把你交給我,我會把你癌症的治愈率提高,只要你相信我。」我是慕名而來和信的,知道這家醫院是一家專門的癌症醫院,從那一刻起,我就放心地把自己交給劉醫師,聽他的指示來做。

鄭春鴻主任:剛到和信醫院,您們對這裡的初步印象如何?心裡想些什麼?

何惠雯小姐:很多人都告訴我們和信醫院收費很貴,我們還沒來就擔心是不是真得很貴。我們一到醫院,看到環境真的很好,醫護人員又那麼親切,和劉醫師談過話後,當他問我們;「你是想來聽我們的意見,還是說你想來我們這邊治療?」我們異口同聲地回答:「我們決定在和信做治療。」好像忘了貴不貴的事了。

鄭春鴻主任:現在你們做完治療了,你們覺得很貴嗎?

何惠雯小姐:不會,跟我們想像中的差很多,少很多。

鄭春鴻主任:食道癌開刀,你原來預計要花多少錢?

何惠雯小姐:我們聽人說大概要花上百萬什麼的,因為葉晉華先生本身沒有癌症的保險,當初葉晉華先生聽說要花上百萬,他不想治療了,我就告訴他,錢的事我們慢慢想辦法。沒想到只花一筆我們負擔得起的錢。

鄭春鴻主任:除了兩人房的病房的差額之外,醫藥方面要您們自付的項目很多嗎?

何惠雯小姐:不會。

鄭春鴻主任:劉家全醫師為葉晉華先生做的是微創手術,刀沒有開的時候,劉醫師是怎麼樣跟您解釋微創手術的?您相信嗎?

葉晉華先生:當初劉醫師說,微創手術只要前面開幾個孔,旁邊開幾個孔,就可以順利把我的食道拿下來,又可以把我胃袋拉上來縫好。我心想說有這麼簡單嗎?只要挖幾個孔,就可以看清楚做得這麼好嗎?我有點存疑。手術完成以後,我看傷口,還真的前面開幾個孔,旁邊開幾個孔,說痛嘛也還好,不是很痛,我覺得現在科技真的很神奇,劉醫師真的厲害啊!

鄭春鴻主任:手術清醒以後,你的感覺如何?

葉晉華先生:我從來沒開刀過,當我進去手術室,只知道醫生跟我說:「你呼吸。」我就昏迷了,等我醒來,手術應該是好了才對,他在幫我清理身體,這表示,我活過來了。我睡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手術才做好了,真得是很神奇,因為我從來沒有接觸過手術。

鄭春鴻主任:你醒來的時候會感到痛或是不舒服嗎?

葉晉華先生:是有點不舒服,但我的不舒服不是因為手術,而是因為我不習慣插管。

何惠雯小姐:他是不習慣插呼吸孔,他不知道怎麼去呼吸,痛是痛在嘴巴插管的地方。

葉晉華先生:事實上傷口一點都不會痛,包含我從加護病房出來到現在,只有在我笑的時候,傷口才會有點痛,可是在不笑的時候,不覺得它痛,這微創手術滿神奇的。

鄭春鴻主任:插管幾天後就比較熟悉一點?

葉晉華先生:隔一天就稍微熟悉了。知道插管,你就是要跟著它去呼吸,後來抓到一點訣竅,慢慢去呼吸,有呼吸到了,慢慢就順一點了。

鄭春鴻主任:手術回到病房以後,葉晉華先生恢復的狀況是怎麼樣?

何惠雯小姐:他恢復的狀況非常的好,從加護病房出來到普通病房的時候,他就可以走路,我跟著走,推著點滴架走了兩圈,我跟他講:「你走慢一點。」他走得比我還快,我很擔心,叫他慢慢走,他卻一直走一直走,嚇死我了。

鄭春鴻主任:手術後體能上有變差嗎?其他的表現呢?比方說睡眠?

何惠雯小姐:體能還好。他本來就是睡眠很淺的人,白天,我跟他說你也要睡一下呀,他說不行,如果睡的話,晚上會睡不著,他幾乎白天都不睡,瞇的話也只瞇五分鐘而已,其他時間他都不睡。

鄭春鴻主任:你們住院一個禮拜,在醫院所接觸到的護理人員,他們是怎麼照顧你們的,你們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葉晉華先生:我過去還算健康,對一般醫院比較少接觸,可是在和信這段時間,我感覺到這裡的護理人員非常特別,比如看你在吃藥的時候,他都會提醒你,這個藥的功用在哪裏?現在餵你是什麼樣的藥?幾個小時吃一次,滿細心跟你講,點滴要怎麼用?她們都會慢慢解釋給你聽,讓你都不用去擔心什麼?反正時間到護理人員就會來幫你處理這些事情,我覺得和信醫院的護理人員滿細心的呢!

鄭春鴻主任:何惠雯小姐對和信醫院的護理人員的服務有哪些特別印象?

何惠雯小姐:有,我要「考過試」才能讓他出院,這是指護理人員要考我試。第一、清他的傷口,因為傷口怕感染,那護理人員一定要教我們,因為一般人不懂得怎麼清潔傷口,怎麼照顧病人。第二、我也一定要學會怎麼包紮傷口、灌食、拔餵食器,要怎麼清潔餵食器,怎麼弄乾淨。護理人員說:「你一定要考過試,我才能讓他出院。」護理人員是三班制,早、中班的護士都會問我一次,不同的護理人員,他們都會輪流問我考我,「上次那個護士是怎麼跟你講的呀?」她們有時還會故意套我的話:「美容膠要怎麼換?」我說,應該是掉了才要換呀?她說對!因為我都過關了,不然他今天是絕對不可能出院的。

鄭春鴻主任:您的努力真令人感動。所以,經過這樣的訓練,您也變成一位很好的「護士」囉?

何惠雯小姐:對,他說要我換跑道去當護士好了。

鄭春鴻主任:葉晉華先生,現在您看起來,沒有人知道你逃過這場大難,完全看不出來您動了那麼大的手術。

葉晉華先生:開這種大刀,我想一定要住一、二個月,可是我從加護病房出來,開始可以走動的那一剎那開始,我就覺得好像沒有想像那麼難,我才會走路越走越快,而且走得很頻繁,覺得體力的恢復很快。才短短幾天的時候,從加護病房到我現在要出院,從外觀真看不出來我是曾經開過刀的人,我自己也覺得滿驚奇的。

鄭春鴻主任:您對本院的醫師有哪些比較深刻印象的事?

葉晉華先生:劉家全醫師這個人算滿幽默的,他有時候也會去考你他曾經講過的話,比如今天出院的時候,曾經跟我說:「這點滴有三件事你要注意,因為你會拉肚子,就是這三點你要記住,不能滴太快、水不能太熱還有濃度你要注意。」他講完之後,回過來考我:「我剛跟你講你什麼要注意的?」他很細心,他會把他的專業跟我們講,從我剛開始接受食道癌的檢查開始,他就跟我講你目前整個狀況是怎麼樣?將來怎麼樣去維護,他講得都很清楚,劉醫師很專業,我很感謝他。

何惠雯小姐:我覺得他真的是非常細心,剛開始要做微創手術之前,我們就先看了兩次他的門診。第一次告訴我們,手術時你的洞是在哪?打幾個洞,他畫了一個很清楚的人形圖給我們看,因為我們是完全不懂的,他還是非常詳細告訴你。

鄭春鴻主任:很多人跟你有一樣的痛苦,對食道癌的病人,你想要跟他們講哪些事情?

葉晉華先生:剛開始,我覺得我不可能得到癌症,不相信會得這種東西,一直到了解狀況以後,開始治療。我覺得病人要去接受它,心情上要放下,如果你心情上放不下來,什麼事都沒有辦法去做,你要調整好你的心情,去接受這個事實,接受治療。我相信現在的科技可以讓你更好,將來會更好,只要你勇於接受。癌症將來或許是一種文明病,因為得到的機率真得是太高了,我慢慢看得很開,去接受這種事實、去治療,因為往後的日子很長。

鄭春鴻主任:你生病的時候,應該也會請教醫護人員:「為什麼我會得這個病?」您有沒有反省過您過去的生活?您打算接下來要怎麼去過你的新生活?

葉晉華先生:我以前是抽菸、喝酒、夜生活的人,上班不是很正常,應該是那時候引起身體的不適,又不去看,一拖再拖,這引起癌症的機率是很高的。因為治癒了,在飲食上我應該會好好控制,也不要接觸辛、酸、辣這些東西,讓自己的身體好好調整一下,比較不會有這種文明病再發生。

鄭春鴻主任:我們知道你的胃有拉上來,你的整個食道全切除,器官的改變,你有什麼感覺?

葉晉華先生:當初劉醫師說他要把我整個食道拿掉,那時我想,把我食道整個拿掉,沒有食道我要怎麼吃東西?至少你留一小截給我嘛,劉醫師解釋,要清就清乾淨,一定要整個食道拿掉,以免癌細胞會擴散,我就接受。劉醫師把我的食道拿掉,把胃袋提上來縫。到目前為止,我現在開始可以喝一點小小的水,喝下去跟以前稍微不一樣的地方,好像接觸的不是食道,是胃的感覺,好像有點卡卡的,劉醫師說你要習慣,將來會跟你一輩子,將來吃飯的東西,都要從這裏進去,也是都OK,只是目前還沒有辦法吃,只能喝一點東西。所以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我感覺,好像胃還是在原來的地方一樣,我覺得手術厲害的地方在這邊。

鄭春鴻主任:醫師有說回去以後,在飲食上,要怎麼樣地循序漸進,要怎麼改變嗎?

葉晉華先生:因為剛開完刀,現在只能喝一些流質的東西,目前只是讓我先從小腸部位灌食。當接合處的部份好一點,再慢慢從嘴巴吃,減少你從小腸灌食的次數,慢慢減少。從嘴巴開始吃,讓它去習慣,我們跟一般人不一樣,因為我的食道拿掉了,胃已經在上面了,所以吃太多的時候,可能會太撐,所以將來可能變成要少量多餐,因為比較有飽足感。食物在正常人的胸腔部位,我要慢慢去維護新的器官排列方式,將來就會習慣了,這也算一種變相的減肥方式吧!

鄭春鴻主任:您回去以後,醫師有沒有叮嚀你要怎麼樣回診?

葉晉華先生:有,差不多一個禮拜以後還要再回來檢查一次,醫師是要看我從嘴吃東西的狀況如何?還有傷口處理有沒有感染,叮嚀我們這些該注意的事情。 

鄭春鴻主任:食道癌的病人回家要和親人做很密切的配合,何惠雯小姐回去主要要做些什麼事?

何惠雯小姐:主要先觀察他的傷口,傷口的清潔一定要仔細觀察,不能讓它流膿、不能有沾水、滲水,都不行;因為我們現在是改成手動式灌食,不是機器的,手動式要先看他會不會漲、撐、拉肚子的問題,因為不能喝水,要適當的在小腸那邊灌水。

鄭春鴻主任:灌食的東西是罐頭的還是我們自己煮的東西也可以灌?

何惠雯小姐:我們醫院的營養師說要先買一些配方的乳製品,也告訴我們他該買哪一些,先試著讓他吃什麼?再慢慢地調適一些東西,一般煮的東西是完全不行的。

鄭春鴻主任:除了劉醫師之外,還有哪些醫師或是其他的醫護人員看過你?

葉晉華先生:營養師、專科護理師,這段時間也是陪著我們,幫我檢查一下傷口有沒有流膿,該怎麼去維護他,不要讓它感染;營養師是針對這次我們要去出的時候,跟我們說你將來的飲食要暫時聽從醫師指示,從牛奶開始喝起,該怎麼喝,每天要多少cc,哪些營養你可以去接受,一步一步照營養師所講的來做。

鄭春鴻主任:專科護理師主要做些什麼?

葉晉華先生:專科護理師會幫我們看一下傷口,還有傷口的處理、包紮部份,像我這一段時間,有引流管要注意的,因為引流管是縫一個管子在那裏,將來這管子會產生怎麼樣的情況,護理師會告訴我們,如果流膿可以擠,要擠出來,讓他不要在裏面越來越多,只要擠出來就好,護理師會慢慢去叮嚀你,去看著你的傷口,免得你再次感染,我覺得專科護理師也真是很厲害、很專業。

鄭春鴻主任:我想你今天開開心心的要回去,很大功勞是何惠雯小姐的照顧,還有媽媽。

葉晉華先生:對!還有媽媽的照顧。我本來是預計在年底結婚,可是發生這件事情,心裏想說這下子要延後,怕她要等很久,我只想跟她講一句;「老婆我愛妳。」

何惠雯小姐:老公要加油!

鄭春鴻主任:媽媽聽到葉晉華先生這樣生病,一定很難過。

葉媽媽:之前是很難過,現在看他的復原就慢慢放心了。

葉晉華先生:這段時候,除了何惠雯小姐以外,照顧我最多,晚上陪我最久的就是媽媽,真的感覺虧欠媽媽很多,我一直都不讓媽媽擔心的,我剛開始得到食道癌也不太敢跟媽媽講,怕讓她去接受這種事實,到現在陪我最久的是媽媽。「媽,我愛妳!」

葉媽媽:我希望你好好保重身體,把身體顧好。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