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齡只不過是一種心態?

[最後編寫日期:2015/02/02]

.

文 / 鄭春鴻 主任(文教暨公共事務部)

  大家都知道身心科、精神科的心理治療是在治療心理疾病,精神官能症的。如果有人告訴你,心理治療也能治糖尿病甚至癌症,並且能神奇地在五天的時間,使人「返老還童」,你相信嗎?紐約時報最新報導,「如果年齡『只』不過是一種心態?」(What if Age Is Nothing but a Mind-Set?) 非常深入地介紹了哈佛大學心理學家埃倫•蘭格(Ellen Langer)教授從1981年以來一直在進行,精心策劃的一項「激進實驗」(radical experiment):「還老返童」。

在捷運上,有「冒失鬼」「讓坐」給你嗎?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馬奎斯(Don Marquis Middle )說;「年齡是一種到中年老總在想著:『再過一、兩個星期就會跟以往一樣健康。』的東西。」(Age is the time when a man is always think­ing that in a week or two he will feel as good as ever);美國金融家、政治家巴魯克(Marines Baruch)也說;「在我來說,老年是總比我大上十五歲的。」(To me, old age is always fifteen years older than I am.),也就是華人說的「不知老之將至矣」。或許人人本來就有這種「不認老」的「潛力」。

  比如,在捷運上,你偶爾會遇到幾個「冒失鬼」突然很親切地要對你「讓坐」。你會很尷尬地說:「不!不!」是嗎?你心想:「我有這麼老了嗎?」後來,想想,真的啊!明年就60歲了!
  2010年,英國廣播公司(BBC)聘請蘭格擔任顧問,重複了這項實驗,並將其做成一檔節目,名為「年輕一代」(The Young Ones),把六位年邁的前名星當作實驗對象。

  這些明星們被老式轎車送到了一幢精心改建成1975年風格的鄉間別墅。一周後,他們重新露面,一個個都顯得青春煥發,就像當年蘭格實驗中那些年逾七旬的老人一樣。他們的檢測指標也出現明顯改善。有個人進去時還坐着輪椅,出來時卻可以自己拄着拐杖行走了。還有一位,一開始就連穿襪子也要別人幫忙,到實驗結束前夕卻操辦了告別晚宴,意志堅定精神抖擻地忙進忙出。其他人步行時腰桿也挺得更直,確實看起來年輕多了。他們不再被束之高閣,而是再次覺得自己重要,有價值。後來蘭格想到,喚醒自我意識也許在他們身體重現活力的神奇變化中起到了核心作用。

  蘭格的實驗在電視上分四集播出,節目獲得了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 Award,相當於英國的艾美獎Emmy)提名。去年,蘭格的一個朋友邀請哈佛大學醫學院教學附屬麥克萊恩醫院(Harvard』s McLean Hospital)的精神病學家、醫務和臨床主任傑弗里•雷迪格(Jeffrey Rediger)與同事們一起觀看了這檔節目。「蘭格是哈佛大學裡真正懂行的幾個人之一。」在那個還沒有人談論身心醫學(mind-body medicine)的時代,他的研究先驅而有啟發意義。他指出,健康和疾病在更大程度上植根於我們的思想和心情,以及我們在世上如何體驗自己,而這是現有醫學模式根本不理解的。


五天如何使人還老返童呢?


  大家都聽過這個故事:Sphinx (獅身人面獸)以謎語向過往行人詰問;「何物早晨四足,中午二足,晚間三足?」答不上者即被撲殺。直到Odessy 答對說;「此人也,嬰兒時爬行,手足並用,故為四足;成人後直立,以二足行走;年老時策杖行,故為三足。」故戰勝此怪。

Sphinx (獅身人面獸)以謎語向過往行人詰問

  「老」是人生必經的歷程,比利•伯克(Billie Burke) 說;「年齡一種無關緊要的東西,除非你是乳酪。」(something that doesn’t matter, unless you are a cheese)。相反地,年輕有年輕的樂趣,老人也有老人的好處。不過,「老」,難免比較容易和「醜」、「死」聯想在一起,這也夠煩人的了!因此,大家才把大把的金錢投資在「避老」上。以輓近剛「富起來」的中國為例,化妝品年銷售額達2000多億元人民幣,約占全球化妝品市場的8.8%;可見全球化妝品年銷售額就有1.8兆元人民幣。
   如果可以幾乎不花錢,只要在「一念之間」就可以變年輕,那不是很美妙嗎?五天的時間,如何使人還老返童呢?蘭格教授要求參與實驗的老人不只要一直對舊時光進行緬懷,並且要讓自己穿越回去,棲息於其中——「從心理層面嘗試做回22年前的自己,」蘭格向我描述道。她還對他們說:「我們有很好的理由相信,如果你們能成功地做到這一點,你們會覺得自己還是1959年的那個人。」從他們進門的那一刻起,他們就被當做年輕人對待。他們被告知,他們必須自己把行李搬上樓去,哪怕他們一次只拿得動一件襯衫。

   沃波爾(Jan Opalach)說;「每一個年齡都有玩具;老人的玩具是聊聊他們年輕時的玩具。」(There are playthings for all ages; the playthings of old people is to talk of the playthings of their youth.) 蘭格教授要參與實驗的老人每天討論著他們年輕時候「運動」的話題,包括曾獲國家橄欖球聯盟最有價值球員約翰尼•尤尼塔斯(Johnny Unitas),或前美國NBA聯盟職業籃球運動員威爾特•張伯倫(Wilt Chamberlain)和當年的「時事」美國發射第一枚衛星,或是評析剛剛看過的電影(詹姆斯•斯圖爾特(Jimmy Stewart)主演的《桃色血案》(Anatomy of a Murder)——他們使用「現在時態」談論這些50年代末的物品和事件,這都是蘭格主要的「觸發刺激」策略之一。老人的身邊不會有任何包括鏡子和現代服裝,因為它們會擾亂這種「時光倒流22年」的幻覺,即使有照片,那也是他們自己年輕時的肖像。

  就這樣讓老人真的打心裡認為自己就是年輕人,而不是「想像」自己「變」年輕。神奇地,五天之後,老人們就真的年輕很多,不只精神心情年輕了,他們的身體生理條件,包括握力、血壓等都變年輕了。


心想多年輕就可以多年輕


  人人都怕老,五十年代一位美國知名的記者米尼翁•麥克勞林 (Mignon McLaughlin ,1913- 1983)說;「年齡是除恐懼以外,所有東西減慢速度的過程 。」(Age is a slowing down of everything except fear) 。蘭格的研究無疑地告訴大家,你心想多年輕就可以多年輕,「心」和「身」是互相影響的。
  今年67歲的蘭格是哈佛大學任職時間最長的心理學教授。她的多項針對老年病人所做的研究,如今都被公認為社會心理學經典的研究。在她的研究中,更令現代醫學具啟發性的是她用心理治療來治療「生理疾病」。 實驗顯示,第二型糖尿病人的生化檢查結果在一定的心理干預——其血糖水平會跟隨受試者感知到的時間波動;換句話說,它會按照受試者的預期上升或者下降。被認為是「用心理療法治療糖尿病的開端!」

  蘭格教授的另一些實驗,包括用正念減輕疼痛或緩解帕金森氏病症狀;還有令人驚訝的是2010年她選擇了4期轉移性乳癌分成兩組,使她們處於不同的心理情境下,結果,與自認為已經「治癒」的乳腺癌倖存者相比,那些認為自己「處於緩解期」的患者身體功能和整體健康狀況都較差,還往往感到更加疼痛。顯示她設計的實驗,可以減輕癌症病人的疼痛。

心理治療可以縮小癌症病人的腫瘤嗎?

  蘭格做了很多利用思維的威力來緩解各種病痛的試驗以後,這次她想要「玩大一點」的:「心理治療可以縮小癌症病人的腫瘤嗎?」或許實驗應當從被認為治癒希望較大的早期癌症着手,但蘭格的態度很堅決:她選擇的對像必須是一種死亡率較高、常見、傳統的西方醫學束手無策的癌症。最後,她選擇了4期轉移性乳癌。此類病例的治療通常被框定於所謂「安寧緩和護理」的範疇。

  她設計招募三組患有4期乳腺癌、病情穩定且正在接受激素治療的婦女,每組24人。其中兩個組將在墨西哥的度假勝地聖米格爾集合,接受蘭格和她手下研究人員的監管。實驗組被要求「穿越」回2003年——也就是她們仍然身體健康,人生尚未被死亡陰影籠罩,對未來充滿憧憬的年代——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一周。
  她們將被告知盡量做回當年的自己。度假區內部不會出現任何與當下有關的東西(就此而言,度假區外也將是這樣)。生活區里擺放的將是世紀之交之時的雜誌,還有《泰坦尼克號》(Titanic)和《謀殺綠腳趾》(The Big Lebowski)等電影DVD。當地以其附近具有神秘治癒能力的礦物溫泉而著稱,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這裡的許多建築看起來與幾百年前一樣。蘭格說:「該鎮宛如一個時間膠囊。」聖米格爾的另一組受試者將得到癌症病友的支持,但不會穿越回過去;第三組則不會受到任何研究干預。


『慢性』往往被理解為『無法控制』


  最初的「逆時針」實驗一樣,受試者在實驗前後會接受相關指標的檢測,這一次主要檢測的是腫瘤的大小和血液中已知由癌細胞產生的循環蛋白的水平,此外還有情緒、精力以及疼痛程度等變量。實驗組還會像當年實驗的參與者那樣,攜帶一些幫助營造當年氛圍的觸發刺激,如自己年輕時的照片。「我們不會要求她們自己把行李搬上樓,」蘭格說,但在其他方面會鼓勵她們儘可能自立。
  研究人員將鼓勵這些婦女換一種方式思考自己的處境,力求摒棄她們之前在醫療系統接受治療期間吸收的負面信息。蘭格表示,這一點至關重要,因為正如心態可以讓事情向更好的方向發展,它也可能使事情變得更糟。實驗中將不會提到癌症「受害者」,或者與「慢性」疾病「戰鬥」。「當你使用『戰鬥』這個詞時,你已經承認了對手非常強大,」蘭格表示。「而『慢性』往往被理解為『無法控制』——這不是可以讓受試者知道的事情。」
   該研究發現,與自認為已經「治癒」的乳腺癌倖存者相比,那些認為自己「處於緩解期」的患者身體功能和整體健康狀況都較差,還往往感到更加疼痛。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