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是一顆發愁的葡萄?(下)

[最後編寫日期:2015/04/15]

憂鬱症v.s多愁善感

文 / 鄭春鴻

病人需要的是冷靜地對抗,而不是更多藥物

  朱莉‧霍蘭德醫師說:「我們不應該再把我們的悲傷和焦慮歸為不適症狀,而是應該把它們當做一種健康的適應性生理現象。(We need to stop labeling our sadness and anxiety as uncomfortable symptoms, and to appreciate them as a healthy, adaptive part of our biology.) 她說,有一個病人曾經流著淚從辦公室打電話給我,說她需要加大抗抑鬱藥的劑量,因為她不能在工作場所讓人看到自己哭。但是朱莉•霍蘭德醫師並沒有馬上給她更重的藥物,而是分析了她傷心的原因——她的老闆在她的下屬面前揭她的醜並羞辱了她。朱莉建議病人,她需要做的是冷靜地對抗,而不是服用更多藥物。(calm confrontation, not more medication.)

把「今天」當成為明天發愁的昨天

  「我們的過去不復存在,我們的未來不見蹤影;所以我們不必為過去和未來而愁苦,我們只須認真地活在現在。」這是法國作家亞蘭在《幸福論》勉勵讀者的。不過,美國批判實在論的宣導者喬治.桑塔亞那(George Santyanna,1863-1952)在他寫的《理性生活》說:「在多愁善感的時間中,最缺少傷感色彩的詞就是現在,因為它把幻想與行動聯繫起來。」換句話說,那些活在現在的人是比較不多愁善感的人,因為他們不能單純地享受幻想,總要把「幻想」與「行動」聯繫起來,「幻想」立刻就破功了。人怎會多愁善感起來呢?非得把「今天」當成「為明天發愁的昨天(the yesterday you worried about tomorrow),否則就愁不起來。

如果屈原、宋玉吃了抗憂鬱症藥

  除了屈原是「憂鬱王」之外,中國戰國後期有個「憂愁王子」宋玉(298-222 BC),在他的代表作《九辯》中,細膩地描寫了「貧士失職而志不平」的悲哀,因此他就成了一個懷才不遇、多愁善感的知識份子的典型。宋玉《悲秋》也成為著名的典故。本劇宋玉揭示他內心的苦悶與不平,表現他的愛情波折以及獻賦得寵等情節。他真是把「今天」當成「為明天發愁的昨天」的典型「憤青」。如果屈原、宋玉生在今日,精神科醫師會開憂鬱症的藥給他們吃嗎?
朱莉‧霍蘭德醫師說,最常見的抗抑鬱藥——這些藥也用於治療焦慮症——是選擇性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簡稱SSRI),它能強化血清素的輸送。SSRI讓你感覺「一切都好」。但太好也不是好事,較多的血清素可能會讓你更加冷靜、抑制恐懼感,但也可能會讓你變得麻木,身體和情感上皆是如此。這些藥物經常會壓抑女性對性生活的興趣。
  SSRI傾向於鈍化消極情緒,而非激發積極情緒。在服用SSRI時,你可能不會面帶笑容地四處蹦跳,而只是會變得更加理性,不那麼情緒化。一些服用SSRI的人也曾透露,其他許多人之常情也減少了,諸如同理心、惱火、悲傷、性夢、創造力、憤怒、哀痛、擔憂,以及自身情緒的表達。
朱莉‧霍蘭德醫師或許會要這兩位大詩人好好面對自己的現實生活處境,不要過度依賴藥物?如果屈原、宋玉實在吃不消,很想自殺而吃了抗憂鬱症的藥,因而個性變得「粗線條」,那麼我們可能就讀不到《離騷》、《悲秋》這些佳作了。

提「當年之勇」,也等於「自戀」,使人多愁善感

  生病常會令人多愁善感之外,人到中年,也等於到了憂愁的季節了。董橋在《中年是下午茶》寫道:「中年最是尷尬。天沒亮就睡不著的年齡。只會感慨不會感動的年齡;只有哀愁 沒有憤怒的年齡。中年是吻女人的額頭不是吻女人嘴唇的年齡;是用濃咖啡服食胃藥的年齡。」想心事,多憂思,似乎是中老年人的事。上了年紀,經長會「發楞」,英文會用A penny for your thoughts來形容。妙齡女郎之作思考,有如青年男士之塗臘抹粉(A young lady who thinks is like a young man who rouges.)而中年的「發楞」什麼美感都沒有,只有流口水和一個「傻」字。
  多愁善感的人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有點「自戀」。去年剛去世的《百年孤寂》的作者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1927-2014)說:「多愁善感的人是承認你已經墮落到自己模仿自己的人。」(an admission that you ve been reduced to imitating yourself )。人到中年,尤其到了晚年,最容易提「當年之勇」,也等於最會「自戀」,中老年人多愁善感也就不足為奇了,他們都可能被建議吃抗憂鬱症的藥嗎?

牧師、哲學家、朋友,或依偎身邊的小貓

  無所適從( not know what course to take)是每一個人都有過的經驗,而且延續的時間也都不會太短,有的人甚至終身如此。那是一種「什麼都沒有」或「什麼都有」變成同一種心態的症狀,像一個窮光蛋為沒有錢而發愁,和一個富翁為錢多得不知如何支配,兩種人發的愁竟然還滿相似的。這已經是人生觀、價值觀混亂的問題,他需要的或許是一名牧師、哲學家或一個知心的朋友,甚至只是一隻依偎在身邊的小貓;而不是藥物或醫師。
  引起情緒失調造成重度憂鬱的根本原因依然未知,目前探討分為三個範疇:即生物因素, 社會心理因素及遺傳因素。其實,憂鬱症的治療,除了吃藥之外,也有所謂非藥物治療。目前較多科學證據支持有治療憂鬱症效果的呢?像是心理治療,其實也是會對患者的腦部產生功能上或思考上的改變,對於一些藥物治療反應不好的患者,也是有一些輔助的效果,也可以藉由心理治療來調整這些患者對於自我的觀感及改善悲觀的想法,這種療法也有較多的證據支持其療效。
  也有藉由環境的調整(熟悉的、穩定的、有安全感的)、活動的安排、溝通方式的改變、認知訓練、懷舊療法、亮光、按摩、音樂治療、芳香療法、寵物治療、藝術治療等非藥物照顧方法來改善憂鬱的症狀,透過這些有趣及生活化的輔療團體活動,提供失智症者適度的刺激與活動機會,降低依賴性,進一步可減少問題行為及照顧者的壓力。
  提醒你,當1/4的美國女人都被建議吃精神藥物,發瘋的可能不是女人,是誰呢?大家都心知肚明。重點是,你如果也被建議吃這類藥物,多跟建議你的人談談,如果他願意把時間給你,也許只消一席愉快的談話,你就不藥而癒也說不定呢!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