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是一顆發愁的葡萄?(上)

[最後編寫日期:2015/04/15]

憂鬱症v.s多愁善感

文 / 鄭春鴻  

如果有人要你每天都要吃一顆芭樂、一支香蕉;一條巧克力或一罐啤酒等,不間斷地吃,你會同意嗎?你做得到嗎?有沒有人這樣要求過你?


每天都被指定吃某種特定的水果和食物,都已經有點「怪怪的」了,而如果把前面那些芭樂、香蕉、巧克力、啤酒等食物換成精神藥物,可是大家都欣然接受,乖乖地吃,你會不會覺得更怪了?

美國四分之一女性服用精神藥物

  這些精神藥物都是「處方藥」,換句話說,病人吃這類的藥都是醫師開立的,是醫師經診斷,建議病人服用的。朱莉•霍蘭德(Julie Holland),一位紐約精神病醫師,最近在紐約時報撰文指出:「今天,美國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女性都在服用精神藥物,而男性僅有七分之一。女性被診斷患有抑鬱症或焦慮症的可能性幾乎是男性的兩倍。」
  她說:「作為一個行醫20年的精神科醫生,我必須告訴你,這簡直是瘋了。(As a psychiatrist practicing for 20 years, I must tell you, this is insane.)」朱莉是一個很受歡迎的作家,她著有《情緒化的賤女人:你吃的藥,你沒睡的覺,你沒做的愛,和真正把你逼瘋的東西》(Moody Bitches: The Truth About the Drugs You’re Taking, the Sleep You’re Missing, the Sex You’re Not Having, and What’s Really Making You Crazy)
  臨床醫學大師威廉奧斯勒(William Osier)說:「吃藥的欲望或許是區別人與動物的最大的特徵。」(The desire to take medicine is perhaps the greatest feature which distinguishes man from animals.)。動物界只有人類才吃藥,但真有哪一種藥是1/4女人,或1/8人類都必要吃的嗎?

你是憂鬱症?或只是「多愁善感」呢?

  癌症病人多憂鬱,不但可以理解,也可以想像;顛倒過來,有憂鬱症狀的人每年觀察追蹤後,罹患癌症之機會比較高,而有某些癌症患者之最早呈現症狀,是以憂鬱症狀出現,這樣的說法就少人聽聞。無論如何,癌症病人同時又在吃抗憂鬱藥的人,似乎越來越多。你,尤其如果妳是女性,你究竟真的有憂鬱症?抑或你只是比別人更「多愁善感」呢?你現在吃的憂鬱症狀的藥,是非吃不可的嗎?是真的對你有幫助的嗎?長期吃會有什麼害處呢?或許你都該仔細地問問你的醫師。

女性敏銳的情緒是健康、力量的來源

朱莉•霍蘭德(Julie Holland)醫師

  朱莉‧霍蘭德醫師指出,與男性相比,女性往往更擅長表達自己的感情。因為女性大腦發育的過程中,有更多容量留給了語言、記憶、聽覺和觀察他人的情緒。女性天生對環境敏感、能感同身受地理解孩子的需求、能直觀地感知夥伴的意圖。女性的情緒是健康而非疾病的標誌,是力量的來源(Women’s emotionality is a sign of health, not disease; it is a source of power)。但是,女人經常面臨需要控制情感的壓力。社會叮囑女人要為自己的眼淚道歉、要克制憤怒,女人往往擔心被人形容歇斯底里(fear being called hysterical)。
  藥商則利用了這種恐懼,在日間脫口秀節目和雜誌上投放了大量針對女性的廣告。精神科醫師也甘做藥商的「推銷員」,目前,服用精神藥物的美國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而且根據我的經驗,他們的服藥期限也遠遠超過了預期的時長。過去20年,抗抑鬱和抗焦慮藥物的銷量一直在激增;最近,抗精神分裂藥安律凡(Abilify)的銷量超過了這兩者。它是美國所有藥物,而不僅僅是精神藥物中銷量最高的。
  憂鬱及精神疾病和癌症的關係越來越密切。癌症病人出現憂鬱症或憂鬱情緒的比率,比一般人高出許多。在癌症患者中,重度憂鬱症的盛行率為15%至29%,其中又以胰臟癌、口咽癌、乳癌,名列前3大高危險群。而反過來,研究指出,患有嚴重精神分裂症、躁鬱症、憂鬱症的身心疾病患者,罹患癌症機率比一般人增加2.6倍之多。

天堂沒有幽默?

  19世紀的法國作家司湯達(Stendhal,1783-1842)在他晚年(1838年)寫《巴馬修道院》獻辭中說他的作品是:「獻給少數幸福的人」。的確,只有少數幸福的人才有福氣享受文學這道佳餚。我們可以說,多愁善感並不是一件壞事,它不但不需吃藥去「治療」,甚至是少數幸福的人才有的人格特質,包括作家及文學愛好者求之不得的「天賦」。馬克吐溫更直接地指出:「幽默的秘密來源不是奔悅而是憂愁;天堂上是沒有幽默的。」(The secret source of humour is not joy but sorrow; there is no humour in heaven.) (按:大家不都說天堂只有快樂嗎?)

不要把自真的變成葡萄乾

  多愁善感是怎麼來的?從得癌症來的嗎?或許。癌症就像人生滋味的酵素之一,而多愁善感則是酵母。不一定要得癌症,那些使人看到死亡線而沒有越過去的,比如中風、心臟病、重大車禍等,都是不同質地的酵母,它們使人生發酵,使人發現人生有不同的口感、咬勁兒,不同的香氣與滋味。分析心理學的創始者瑞士心理學家榮格( C. G. Jung,1875-1961)說:「多愁善感是一種掩蓋淫蕩的上層建築(Sentimentality is a superstructure covering brutality)。」當然多愁善感這種「人生的酵素」也不可避免地聞及過去沒有發現的腐氣、霉氣、臭氣,以及更令人無法忍受的人造香精氣。

波蘭詩人朱利安‧圖維姆(Julian Tuwim,1894-1953)

波蘭詩人朱利安‧圖維姆(Julian Tuwim,1894-1953)形容葡萄乾(raisin)是一顆發愁的葡萄(a worried grape),學會多愁善感的癌症病人差可比擬。一顆發愁的葡萄只是表面多了些皺紋而已,千萬不要把自真的變成葡萄乾(raisin),患上憂鬱症,雖然你以為甜度還在,甚至自以為更甜,但就回不來新鮮葡萄的光亮多汁了。

 

事情總是過猶不及的

  因為,事情總是過猶不及的。剛剛好,或多一些的多愁善感,可能使你成為一個作家、畫家或可以享受文學、藝術的「少數幸福的人」;但是,倘若「太多的」多愁善感,可能就沒那麼「好玩」,那麼「幸福」了。這首王菀之唱的粵語歌,你聽過嗎?歌名就叫《多愁善感》,我們來看看歌詞,作詞者是林夕:
  「頭亦懶洗 留待下世 / 什麼會令你不管身世 / 但你不願提 閒話放低 / 無事也痛哭這等於自毀/你雖看通無數道理 / 無力制止奇大脾氣 / 起身若是為上班不願意起/憂慮難過試過想死 / 來找我不算遲 全因腦分泌出了事 / 就算你多感性也未試過面對生命懶衝刺 / 即使未盡人意 / 亦未至於此 / 人總有不快時 / 能乖乖聽我講吃藥 / 並似拍拖相約數十次 / 頑皮別似小孩子 / 即使你未同意 / 抑鬱可以醫 / 你的友好求你自愛 / 然後你想誰未自愛 / 一般定是俗套講請你看開 / 只令你逃離舊友 / 怕誤解不改 / 愁緒唱到多美請勿著迷 / 舊愛行李還是丟低 / 腦海一下受壓哪只一位 / 難道只有你心中有鬼。」
  看來這首歌描述的主人翁已經不太像一般的「多愁善感」,他或她,應該更接近憂鬱症(中國大陸稱「抑鬱症」),寫歌給他的人勸他「乖乖聽我講吃藥」,鼓勵他「抑鬱可以醫」,可見他已經去看了精神科醫師,醫師也開了藥給他吃,但顯然他愛吃不吃的,沒怎麼遵從醫囑。有趣的是明明他比較像憂鬱症病人了,但是作詞者還是把歌名寫成「多愁善感」,可見憂鬱症和「多愁善感」對一般人是不容易分辨清楚的。(未完,待續)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