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狠準之外,還要有柔軟的心

[最後編寫日期:2015/05/20]

訪護理師林筱穎

文 / 鄭春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護理工作影響人的情緒、人格與倫理道德

鄭春鴻主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您願意一直從事護理工作的內在動力是什麼?
林筱穎護理師(ICU):走護理的確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因為妳很難把它當成只是一份工作,因為它不是靠幾個機械性的動作就可以完成,就可以下班;它會影響到你的情緒、你的人格養成、你的倫理道德都會被影響。所以我覺得可否從護理工作找到快樂,真的是很重要的。對新到來的學妹,我都習慣性問她一句說:「妳當初為什麼選護理?」因為我覺得這很重要,當妳願意照顧人,把照顧人當成快樂的事,那份熱情才不會被抹滅的。即使偶爾會遇到挫折,但它只需要一個適當的時機,或是一件事就可以再把它引燃。倘若沒有這份熱情,工作的樂趣很快很快就會被抹掉。我們需要好護士,如果大家都把當護士視為畏途,我們老了以後就沒有人會照顧我們,沒有人要走護理,以後就沒有人再懂得「照顧人」這件事了。

比醫生更接近病人,更能照顧人安慰人

鄭春鴻主任:您認為這容易辦到嗎?

林筱穎護理師:我們的確看到世代交替,年輕的女孩從事護理其實很容易就會動搖,意志會動搖,這份工作對他們來說,是很不好經營,甚至來說是一種無奈,一旦如此,她們就很難延續下去。通常我們看到,除非他真的從這份工作找到意義,他才有辦法走下去。我們五、六年級的護士也許比較認命,不過,並不是很多工作每天都可以直接幫上別人忙,護理工作毫無疑問地是其中之一,它甚至比醫生更接近病人,更能照顧人、安慰人。

和信醫院很尊重護理人員

鄭春鴻主任:在和信工作,會讓您覺得比較能夠扮演好自己想要的角色嗎?

林筱穎護理師:我們醫院是很尊重護理人員,我們覺得在這個環境面是被尊重的。我之前是在外院待過,我真的有看過那種「階級制」,只因為你是護理人員,可能你的聲音,你的角色或是你的功能是比較不被重視的。在和信醫院就比較不是這樣,簡單地說,就是醫院是重視你,感覺你的存在。

快狠準之外,還要有柔軟的心

鄭春鴻主任:您認為ICU的護理工作,和別的單位的護理人員有何不一樣?必須在哪一些地方、哪些事上多所克服、特別堅強?

林筱穎護理師:在過去的印象裡面,大家對ICU的護理人員都是很生硬的,然後都是很「暴力」的,都是比較衝比較直的。可是其實我覺得在我這幾年,我當初一樣走ICU也是因為我有這個興趣。這樣子一路走下來之後,我覺得這種心態不適用在和信醫院的加護病房,因為我們醫院病人不像外院ICU都是一般車禍或外傷病人,或者是他很單純的就是一個內科疾病,只是當時比較急症的情形,他很快的就出去了。
  我們醫院的病人不是,他本身的疾病問題就是癌症,他進入ICU來他可能就出不去了,所以除了進來之後,我們加護病房小姐可能需要具備照顧急重病的照顧能力,快狠準之外,相對的你還需要具備柔軟的心。我覺得要把這兩種東西融合在一起的確是須要一段時間去學習的。
  因為我以前也是個性很急,急重症就是很多事都是快快快,做做做,然後就過去過去過去,可是在ICU你就不行,你除了要快狠準之外,相對地,你的態度、你手、你的語氣,要讓病人感覺到很溫暖的,就是要把這兩種的特性融在一起,我覺得這就是這幾年下來的一個心得吧!

當下的信念就想好好地幫他走完這一程

鄭春鴻主任:在ICU裡面,妳們每天在特殊的氛圍裡面,應該也會被感染到一些哀傷?

林筱穎護理師:以前會,可是現在漸漸讓自己堅強起來。

鄭春鴻主任:妳怎麼走過?

林筱穎護理師:一開始會跟著情緒一起陷在裡面,可是發現當妳情緒陷在裡面的話,妳的幫助不大,妳的角色功能沒有辦法發揮,當下的信念就想說是好好的幫他走完這一程,就是好好處理現在的情形,其實這是對病人幫助最大的,不要跟著在裡面跟著瞎攪和,其實那沒有太大的用處。

鄭春鴻主任:妳跟同事之間的合作,妳覺得有哪些事情妳覺得最感動?

林筱穎護理師:我覺得這些事情每天都發生,在我生命的周圍,其實每天都有。光是看同事不管是安撫病人或者是在幫他們擦身體,幫他灌食,跟他講我現在給你吃什麼?你肚子會不會餓?你會不會不舒服,我覺得這些虛寒問暖,護理人員都很願意無私去做的,我覺得這些感動其實隨時隨地都在發生。

鄭春鴻主任:即使病人已經不知道。

林筱穎護理師:對,我們還是習慣性的去安撫他,然後告訴他,然後跟他說話。
  它隨時隨地都在發生,這也是應該要有的一個現象。你隨時隨地都要去感同深受,不要只是嘴巴講講或是當下做一次而已,我覺得那是要你無時無刻地去培養它,之後那個同理心就會轉變是個柔軟的心。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