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還是看電腦?

[最後編寫日期:2017/03/15]

 (鄭春鴻攝)

醫師操作電腦的時間是接觸病人時間的3倍

「如果您仔細傾聽病人的話,他們就會告訴您正確的診斷。醫師要從日常病房中的平凡人身上,感受他們的愛和喜悅、憂傷與悲痛。」-----威廉姆•奧斯勒

文 / 洪存正

    你去看病的時候,醫師看著你的時間多呢?還是看著電腦的時間多?下次你看病時,尤其是去一些每診看100人以上的大醫院「名醫」門診,不妨留心算算看,醫師面對你的時間有幾分鐘。

 《內科學年鑒》(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個月最新發表一項「時間和動作」研究的結果顯示,瑞士一家教學醫院的內科醫師把大部分工作時間花在了與病人護理沒有直接關係的活動上。每與病人一起度過一個小時,內科醫師在其他任務上平均花費五個小時。瑞士的資料顯示,現在醫院的醫師操作電腦的時間是接觸病人的時間的三倍。

    研究發現,訓練有素的觀察員使用基於平板電腦的應用程式記錄36名內科住院醫師的活動,並按照22項工作相關活動分類,記錄總時間超過696.7個小時。他們發現,每與病人一起度過一個小時,住院醫師在其他任務上平均花費五小時。工作日約一半的時間在電腦前度過。使用電腦的時間分散在一天中各時間段,尤其晚上6點過後使用量最大。

    研究指出,這種現象已經持續很久了,近幾十年來,電子病歷(EMR)的廣泛實施和越來越多的臨床資料和管理任務,此與醫院醫師工作的動作和思維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學醫而不看病人,根本就是沒有出航

    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黃達夫院長曾說:「病人就是最真實的病歷。」現代醫師把大多數的時間花在和電腦這個「小三」在一起,而冷落了病人,這不禁使我們想起被譽為被尊稱為「現代醫學之父」的威廉姆・奧斯勒(William Osler, 1849-1919)說過的一些話。

「如果您仔細傾聽病人的話,他們就會告訴您正確的診斷。醫師要從日常病房中的平凡人身上,感受他們的愛和喜悅、憂傷與悲痛。」
「我們能夠提供病人最大的幫助,是在於簡單的身體上和心理上的照顧,以及小心地使用一些已被適當研究過的藥物,使用這些方法所達到的效果如何,我們有活生生的實體所提供的訊息可看。」

病人本身是最好的教學題材

    威廉姆・奧斯勒熱愛教學,認為病人本身是最好的教學題材,沒有病人就等於沒有教學,而學生們因他與病人的親密接觸,以及對病人的生活充滿興趣而越加尊敬奧斯勒。因此奧斯勒成為全美國最有影響力的醫生與教授,因為他改變了醫學生的教學方式:重臨床實習,減少課堂上講課。

    他說他希望他的墓誌銘是:「他把醫學生帶到病房去做臨床教學。」他也特別強調全身檢查的重要性,每天帶醫學生和住院醫生做教學巡診也是由他開始的。奧斯勒常說:「一個學醫的人不看書,彷彿水手出航沒有地圖,但是學醫而不看病人,那根本就是沒有出航。」

病醫溝通不暢會加重病人症狀

    醫師看病不是做表演,如果醫師只看電腦,不知好好地為病人做理學檢查,仔細問病人的症狀及生活史,做成詳細的病歷,套句陳水扁的話:「這是會鬧人命的」。發表在《美國醫學雜誌》(the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ine)的一篇研究指出,醫師和病人溝通不良,即病人認為不被醫師理解或接受,可能會引起憤怒和苦惱的情緒,從而加重病情。

    這項由南安普頓大學和埃克塞特大學的研究,關注點是醫療保健中人性問題,研究發現病人認為醫師缺乏同情和理解,即便是在醫師試圖安慰他們的時候,他們也感受不到醫師的善意。

醫師經常未完全解釋手術風險

    另一個小型研究顯示,當病人正在猶豫是否該接受常規手術來疏通阻塞動脈時,他們可能無法從醫師那獲得足夠的資訊,從而做出最好的選擇。

    發表在《美國醫學會雜誌內科學》(JAMA Internal Medicine)上的這篇研究指出,研究人員分析了心臟外科醫師與病人之間的59個關於經皮冠狀動脈介入治療(PCI)的對話錄音,發現只有兩個談話涵蓋了所有病人做出明智決定所需的資訊。

   研究說明,當病人要做出可能產生各種不同後果的決定時,顯然地,他必須瞭解可能出現的各種狀況,但從實地錄音發現,整體而言,很少有對話涉及這些說明。研究人員說,只有25%的時間,醫師會與病人討論替代療法,醫師不太可能花時間確認病人是否瞭解提供的資訊,或是解釋在手術過程中可能使用的不同血管支架的優劣。

    在大多數的談話中,醫師建議某種手術,病人就採取該手術,大部分病人聽從他們的意見。極罕見的情況下,醫師並沒有表示意見或反對手術,病人也總是聽從他們的意見。

    研究人員還注意到,大多數慢性穩定型心絞痛病人錯誤地認為,該手術能預防心臟病發作或死亡,雖然它的主要好處是緩解胸痛。

病醫關係影響癌症病人身心

     發表於《綜合醫院精神病學》(General Hospital Psychiatry)一篇文章指出,癌症病人的身心狀況容易受到他們與醫師關係的感受的影響,並且根據不同的關係類別而有所不同,容易焦慮和不安的病人受到的影響最大。

     病人和醫師之間的信任問題是複雜的,焦慮的病人往往有被拒絕和遺棄的恐懼,瞭解這一現象是很重要的。

醫院應該協助病人找到最適合自己風格的醫師

    來自荷蘭阿姆斯特丹的研究人員對119例癌症病人在診斷後3個月、9個月和15個月時分別進行了問卷調查。受訪者中71%為女性,平均年齡59歲。研究人員以問卷來確定參與者對主治醫師的信任,以及參與者的焦慮,同時評估他們的身心狀況。

    研究發現,較低的信任水準與焦慮病人各個時段的沮喪情緒相關,同時與3個月和9個月時的身體限制相關。

  「有些人由於童年經歷加上身體因素,產生一種誇張的對親近和親密關係的渴望,非常害怕被拒絕和遺棄。」這項研究進一步指出:「病人對於無法信賴的醫師與病人關係表現出特別的恐懼和焦慮。」

   由於醫師與病人關係對病人的健康有很大影響,研究特別建議醫院,應該協助病人找到最適合自己風格的醫師,避免限制病人對醫師的自由選擇。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