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難言之隱

[最後編寫日期:2015/04/15]

文 / 鄭春鴻

  自從癌症越來越「流行」之後,我們看到「壞人」得癌,「好人」也得癌了,可見得癌症不是被詛咒,不是「祖宗失德」所致,所以近年來癌症也就比較不被「污名化」了。不過,不可諱言地,癌症在職場上,甚至一般社交上仍然是一個「扣分」的記號。歧視,永遠都會存在,它會化妝成忽視、漠視、或只是「不正視」。索多瑪城歌舞昇平,沒人承認自己傷害了誰,而有苦難述的只有「同一掛」的人心裡清楚。癌症病人不想光頭見人,往往不是為了自己「愛漂亮」;「寡人有疾」而有難言之苦,也常不足為外人道。
  股票上市公司的老闆不會公開自己得癌症,因為他的公司股票很可能因此會落價,尤其是那些「明星級」的老闆更不希望自己罹癌曝光,倒不是愛「面子」,而是心想自己損失也就認了,但股民可沒得癌症,讓他們跟著掉錢,那就過意不去了!
  上班族癌症病人,當然有人特別受到好心老闆的寬待,但治療期間常會請假也是事實,掩飾不住的「病容」也給人無精打采的感覺,如果再加上「光頭」去上班,那就更令旁人不敢去「打擾」他了,一些剛換新工作或面對職務升遷的人,就更不希望公開自己得癌症,因為可能被「柔性」除名。
  戀愛中的人因得癌症被遺棄,癌症之後離婚的婦女也都時有所聞。國外研究指出,女性癌症病人被動離婚或分居的比率,為男性癌症病人的六倍。或許你會說,那種不知「同甘共苦」的配偶,你的癌症正好是一面「照妖鏡」,要走就讓他(她)走吧!不必相送了。但是,真的是這樣嗎?那個「逃離」婚姻的另一半,好像也沒那麼「妖怪」,沒那麼壞,他(她)只不過是個凡人,一個想跟「身體健康沒有殘缺」的人住在一起的凡人罷了!
  我見過的癌症病人幾乎絕大多數都是心思細膩的貼心之人。他們可能沒錢戴「冰帽」,但是會花小錢買一頂假髮戴戴。戴假髮非常不舒服的(戴了才知道媽媽「生」給我們的那頂髮是世界最好的)、他們戴假髮不是為了愛漂亮,而經常只是不想讓摯愛的家人發窘或受傷。
  一位非常正向而堅強的乳癌病人,化療期間睡覺還會戴假髮,因為深怕夜裡自己的稀稀落落的光頭嚇到起來小便的丈夫,她說,即使丈夫說還是愛她,但是她「覺得」他還沒有完全排去心理障礙,寧願睡覺還是戴著不舒服的假髮。一位癌症病人的太太去參加兒子的國中母姐會,因為兒子比較調皮,太太進教室前,就聽到裡面的家長已經在談論他了:「就是那個他爸得癌症的那個……」爸爸得癌症,也可以成為兒子的「頭銜」,如果是爸爸當場聽到,那就更難堪了!
  男人攝護腺癌也不想公開,因為怕人知道自己可能「不行了」,只有某位「天才」才會在別人問起時,還能勇敢地回答:「做那檔事,不一定非得用它」。攝護腺癌並非一定會失去性能力,但似乎多少有損「男性魅力」。你如果不清楚男人的社交生活有哪些需要「男性魅力」,那你就真的「宅」到可以了。
  擔心老爸、老媽憂慮的人,也不想讓父母知道自己得癌症;有人不希望人家知到自己得癌症是因為太太會不高興。
  只有癌友們一起聚會,才會大不喇喇地脫下假髮,頂著大光頭,或掛著稀稀落落的頭髮一起喝茶聊天。因為她們知道,你了解我,我們同一掛的。
  總之,不是每個人都準備好得癌症的。大光頭,絕對啟人疑竇。
  冰帽,免了!我同意不必花大錢去戴冰帽,但花小錢戴個帽子和假髮是應該被鼓勵和稱讚的。當發現身旁有人無端戴起假髮或頭巾,你就別那麼有「好奇心」,非得把他(她)心裡的那頂假髮或頭巾也給一起掀了吧!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