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面的情緒 不要隨身帶著

[最後編寫日期:2014/01/02]

訪放射診斷科護理師高意婷

文 / 鄭春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我們全程監視病人的安全

鄭春鴻主任:病人做檢查前,和信醫院放診科的護理人員要問很多事,檢查後還會打電話問候病人。您們關心哪些事?

高意婷護理師:放射診斷科,分成幾個不同的檢查單位,包括電腦斷層、核磁共振、超音波等。我們每個月工作都會調動,所以都要熟悉。我們接待從門診或病房來的病人,先做檢查前的評估,看看他對顯影劑藥物會不會過敏,現在有沒有不舒服。檢查中我們也會注意過程中病人有沒有發生過敏,若有異狀必須即時告訴醫師,我們全程監視病人的安全。病人檢查後,我們會對他們做衛教,包括回家要注意的事情,最需要注意的是病人安全。

檢查每個步驟,我們都會告知病人

鄭春鴻主任:放射診斷科也有很多置入性的、介入性的檢查與治療,護理師要配合作哪些事情?

高意婷護理師 :通常我們接到申請單知道病人要做檢查,就開始事前的評估,包括病人的抽血報告,看他的凝血功能是否正常;最近有沒有感染的狀況;腎臟功能、肝臟功能狀況如何,再由醫師去評估病人適不適合做該項檢查。
  做侵入性的檢查他可能做一些肺、肝的切片檢查,其實對一般人來講,這種檢查不是照個X光,或電腦斷層這麼簡單,他們會很擔心會不會出血,回去傷口要怎麼照顧,這些都是他們擔心的,那我們就是在用檢查前一小段時間,幫他解釋,儘量解決、緩解他們的情緒、焦慮和緊張,並且告訴他:「整個檢查過程醫師和護理師隨時對在旁邊,隨時在檢查任何一個步驟,我們會告知你,現在要做什麼,你有沒有不舒服,你有不舒服隨時跟我們說,我們可以立即做處理。」
  檢查當天,也會再次跟病人確認過去病史、凝血功能、身體現況,都準備好以後,才開始進行,侵入性檢查是在電腦斷層下導引去作檢查。

在短暫的時間必須緩解病人焦慮

鄭春鴻主任:跟你以前病房照顧病人的工作相比,因為現在和病人相處的時間比較短暫,您會不會覺得現在這邊的工作,要得到病人的回饋似乎不是那麼容易?

高意婷護理師:不會的,我反覺得挑戰更大。雖然在放診科,我們接觸病人的時間很短暫,但是在這段時間,你可以看病人的情緒,他也許很緊張,但是因為我們詳細的解說和陪伴,病人焦慮程度確實可以緩解的,這是非常有成就感的。檢查結束,我們可以再告訴他一些回去要注意的事項,我們常常還是會接受到病人跟我們一再道謝,因為我們的親切的接待與專業的解說,使病人不那麼緊張,也不用擔心很多心裡本來惦著的事情。癌症病人一般會遭遇到一個很大的壓力和挫折,會擔心說自己的生命是不是受到威脅,是不是沒有辦法完成很多事情,剛開始的時候,其實最明顯的反應都是害怕、緊張、難過。我們照顧者就需要更體貼他們。

一位專屬護理師從頭跟到尾

鄭春鴻主任:根據你的了解,在別的醫院放診科的護理師,有做到這麼周到嗎?

高意婷護理師:他院檢查單位的護理人力不像和信醫院的護理人力那麼充足,他們也許就是一、二位護士,包括排檢查、打針,包辦一切。當病人數多,就沒有辦法做這麼完整。我們醫院一切是以病人為中心,一個檢查是一位專屬護理師會去帶病人,從頭到尾就是服務到結束到他離開。這樣做的好處是護理人員為這位病人服務的時候,可以觀察深入,完整了解他的需求,避免錯誤發生。
  病人通常會非常的希望立即可以知道結果,但是我們還是會告訴他說,我們檢查可能三、五天結果才會出來,也會盡量安撫請他們不用那麼擔心,放輕鬆,就算是真的不好,提早發現了,我們醫院是癌症專科醫院,一定會幫他做很詳盡的治療。

我會穿鉛衣隨著莊教授做檢查

鄭春鴻主任:莊伯祥副院長是栓塞專家,您跟診幫他服務過病人嗎?您們進去是不是要穿鉛衣嗎?

高意婷護理師:莊教授是非常資深、非常好的教授,他是一位和藹可親的醫師。十年如一日,他永遠都保持著對病人的高度的熱情。栓塞檢查大部分都是肝癌的病人,他們必需做動脈檢塞治療,經導管肝動脈化學栓塞治療(TACE)。
  這樣的檢查,評估可以做,我們會請病人先住院。接下來我們會先做一些準備,包括病人來之前,我們會幫他打麻醉型的止痛藥,可能我們穿刺的部位在鼠蹊部,我們會做一些皮膚的準備,包括一些體毛的剃除,要清理乾淨。
  之後,我會隨著莊教授穿鉛衣在裏面,全面無菌技術在做這些檢查,通常我們邊做檢查,因為我們會陪教授在治療室裏面,所以也是隨時觀察病人,看他有沒有不舒服的狀況,除了監測血壓、心跳、血氧濃度以外;包括看病人是否有腹痛或噁心、想吐,任何不舒服的狀況,我們可以立即幫他做處理。
  在檢查的過程,我們也會跟病人說話,告訴他現在做到什麼程度,比如:「我現在要開始打藥物,你可能會有什麼樣的感覺。」我們都會先跟病人說,讓他降低害怕的感覺。擔心他也許在做藥物治療、栓塞治療的時候、打藥的時候會突然覺得肚子痛,我們都會先跟他說,他有不舒服話,我們會即時給予止痛藥或讓他放鬆的藥,不會讓他那麼不舒服。檢查結束以後,教授還會跟病人解釋說,今天我們做栓塞看見什麼,問病人打了一些藥,有沒有不舒服?導管移除之後或由我們護理師幫他壓傷口、止血,確定都止血以後才會讓病人回病房休息。

多科整合決定如何栓塞

鄭春鴻主任:接受栓塞的病人,都常擔心什麼,有哪些事情是他們一定要知道?


高意婷護理師:準備接受栓塞的病人在門診的時候,臨床醫師就會先跟病人解說為什麼他要做栓塞檢查;也許病人之前做過,追蹤又長出新的腫瘤,需要再栓塞。遇到比較困難的病人狀況,為這個病人做檢查之前,莊教授和各科主治醫師,包括放射診斷科醫師,都會先開會討論,才決定要如何做檢查。並且非常詳細地告訴病人及家屬,我們為什麼決定這樣做。
  護理人員其實一路都是跟著在服務,教授在裏面我們都會陪著,包括導管進去都還會再注射顯影劑,看整個肝臟的狀況,我們都需要在旁邊協助。我們以血管攝影的方式去看病灶,會比電腦斷層更清楚。我們常遇到有些病人,對自己的病情很了解,包括這次為什麼要做這個檢查,有什麼新的狀況,病人就已經比較積極的跟醫師討論起來:「我這個腫塊是不是幾公分,需要做什麼樣的處理?」做栓塞病人在檢查治療中都是清醒的,我們會在檢查前,要幫他放導管之前,先打麻醉性的止痛藥,主是要緩解預防性的不舒服,鼠蹊部要穿刺的部位,也會再打局部麻藥。

培育我們更同理病人的心

鄭春鴻主任:你在護理工作已經十年,如何排除工作上的壓力?

高意婷護理師 :的確,護理工作是一個壓力還滿大的工作,愈投入工作,壓力就愈大。選擇護理這條路上,每位護理師對於照顧病人、家屬應該都是有熱忱的。但是護理師畢竟還是人,工作的忙碌會帶來一定的壓力。和信醫院特別要求病人照顧,在其他醫院,護理人員可能不需要為病人做到翻身、換尿布這些事情,和信醫院的護理人員做這些事卻甘之如飴。其實我剛來會有點不習慣。
  在和信醫院,雖然我們照顧的病床數沒有像外院那麼多,但是其實做的事情是更多、更仔細的,不過也沒有因為多做這些事情就讓我覺得不開心,反而漸漸體會到,就因為我們做得這麼仔細,才能培育我們更同理病人的心。

不等病人家屬指責,我們已先怪自己

鄭春鴻主任:當病人把自己當成消費者,對護理人員頤指氣使,加上其他來自各方面的壓力,遇到不順心的事情,一般年輕女孩子可以支持的下來嗎?

高意婷護理師:我覺得很多的壓力,或許也不是病人、家屬給的,而是我們對自己的要求。尤其重症的病人,當他非常虛弱、非常需要護理人員幫忙的時候,根本不用他們請求,我們已經隨時都在戰備狀態了。的確,當你會覺得付出很多的心力在照顧病人,但是得到的卻是比較負面的,滋味實在不好受。我覺得做醫護工作的人,心裡就要先有不求回報的準備。護理人員自我反省的能力通常很高的,今天不用說做錯一件事,要等著病人、家屬來指責我們;其實我們可能就會先怪自己了,也許還會有很常的一段時間,會覺得說自己怎麼可以這樣,不原諒自己,因為我們照顧的是生命,所以其實是不容許犯一點錯的,每個步驟我們都必須非常謹慎去做到,也因此壓力是很大。也許不是每個病人、家屬都滿意你的照顧,也許會有些評語,那只能虛心接受,進一步讓他們了解,彼此互相溝通可以了解對方的需求是什麼,去滿足他。

負面的情緒不要隨身帶著

鄭春鴻主任:你覺得在醫院最可以支持你很快樂地過下來,最主要是哪些因素?

高意婷護理師:工作氣氛很重要,好的工作環境,大家工作起來都是開心的,就算可能今天上班遭遇挫折或不開心的事情,同事們的一句鼓勵或同理你的感受,其實就這樣過了。病人或家屬發了情緒,其實我們也是過了就算了,你就設身處地去想,今天換作是我或我的家人生病,我是不是一樣會很急迫,有時候去同理一下對方的處境和心情、想法,其實很容易就放下過去了,不要把一些負面的情緒隨身帶著。

護理可以得到滿多正向的回饋

鄭春鴻主任:護理人員每天都要接待陌生人,這不容易,有些人不是那麼喜歡跟陌生人接觸,你覺得你自己是慢慢的,還是一下子就可以跟陌生人接觸,甚至於願意跟他「博感情」?

高意婷護理師:我是慢慢學習的,我從小其實是一個比較內向的小孩子,記得以前在學校剛實習的時候,不知道怎麼跟照顧的病人說話聊天,甚至一句問候,我都會畏縮害怕。漸漸地,先是同學們陪我一起去,敞開心房慢慢地談,漸漸相處的人多了,害怕跟陌生人講話的情況就改善了。護理工作可以得到滿多正向的回饋,很用心照顧的病人跟你說聲謝謝,你就會覺得是很有正面的鼓勵,讓自己覺得很開心。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