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藝術家遇上癌症病人

[最後編寫日期:2015/11/16]

臺北藝術大學校長楊其文(前排左三)及該校教授造訪和信醫院,攝於新建教研大樓前。(攝影朱玉芬)

臺北藝術大學校長楊其文(前排左三)及該校教授造訪和信醫院,攝於新建教研大樓前。(攝影朱玉芬)

楊其文校長:進入和信醫院透過藝術實踐力量
黃達夫院長:癌症博物館目標是帶給大家希望

文 / 朱柏瑾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管理師)

  當藝術家遇上癌症病人,會發生什麼火花呢?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校長楊其文10月19日訪問和信治癌中心醫院,就未來雙方合作達成多項初步的共識,包括關渡文化圈的共榮計畫、師資與人力資源的互用、研究計畫及教案的設計,以及北藝大對和信醫院籌備中的「台灣癌症博物館」在硬體及軟體的支援。
這次北藝大訪和信醫院還包括校內的藝術家:副校長張中煖、教務長劉錫權教授、研發長林劭仁教授、藝教所所長容淑華教授、課務組組長林俊吉教授、藝教所陳俊文教授、藝教所余昕晏教授、戲劇學院徐亞湘教授、主任秘書郭美娟、副校長秘書林宜穎、關渡共生共好計畫助理楊巽彰等人。

黃達夫院長與楊其文校長

 

展現歷史,給人希望

  和信醫院黃達夫院長對於藝術家加入醫院表示歡迎與期待。他說,社區營造及交流可以讓社區認識我們和信醫院,知悉和信醫院是以病人為中心,不是以賺錢為目的的醫院,而且我們不斷地學習,希望能帶給病人更多福祉,並分享我們的特有的精神與理念。
  黃院長指出,本院籌備中的癌症博物館,成立的目的和宗旨可分成兩個部分:
  一是由「歷史」出發帶領大家認識癌症。從最原始的癌症發生、發明手術、新的藥物等,一直到今天我們致力於使癌症病人傷害性降至最低、存活率上升。
  癌症博物館另一個目標是帶給大家「希望」,要大家能注意身體健康。他表示,人分三種,第一種是Group A健康的人、第二種是Group B有症狀但還沒發病者、第三種是Group C已經生病的病人。
  黃院長舉例說,以臺灣很多糖尿病患者為例,一開始或許只是血糖過高,還不至於要吃藥,這種屬於第二種人,開始要注意飲食,才不至於越來越嚴重。希望癌症博物館能從歷史的角度讓大家認識癌症,並帶給大家希望。
  黃院長特別指出,最近他休假去巴黎參觀,印象最深刻的是Fondation Louis Vuitton的帆船型建築,此間的展演很多是多媒體影音互動的形式,希望我們以此為學習對象。

建立大淡水河系文化樞紐

  台北藝術大學楊其文校長致詞指出,大淡水河系中,關渡是一個很重要的點。迪化街那邊,有大稻埕的文化祭今年也開始;艋舺也可以獨立發展;現在社子島要重建,這幾天他們也在推社子百年祭。事實上大淡水河系,關渡就是一個很重要的樞紐,關渡下去就是淡水。我們這邊營造成功之後,上下游可以變成一個文化鏈。社區意識應該是大家全民共享這個概念。
  楊校長表示,北藝大很高興跟和信醫院也鏈結起來了。社區整體營造大家一起來,意義就會不太一樣。他說,該校已花了一年半的時間在關渡地區做區域的整合,但他們不主張把整個scope一下子做大;而是先把關渡地區整合成功,再慢慢去擴大。這一年半,我們投入了很多時間在做聯繫和籌辦。
  楊校長特別說明,要讓大家知道社區可以一起來共襄盛舉,必須先把這個社區意識帶起來,這需要花很多時間。今年10月的「鬧熱關渡節」,經多方的接洽,後來華碩進來了(和碩今年沒有),北藝大做了很多努力,包括先幫他們合作規劃他們公司主管訓練課程,建立互動連結。
  楊校長說,北藝大有博物館研究所,並跟國內外幾個機構都有聯繫。博館所有幾位專家,可以請他們來評估如何合作。該校和巴黎自然博物館是姊妹校,合作聯盟簽署MOU,每一年都有來往,所以基本上在癌博館的合作是可行的。
  楊校長指出,北藝大的校園一直都是對外開放的,和信的同仁隨時都可以來北藝大。我們可以樂於彼此支援、資源共享。

院校長期跨領域合作

  這次「藝術家遇上癌症病人」,緣於和信醫院受邀參與由台北藝術大學主導的「關渡共生共好」計畫,這只是一個為期三年計畫,但會前大家都有共識,期待雙方進一步有長期跨領域合作。
  楊其文校長說,該校從創校以來,一直都是鼓勵學校跟外界要有更多的連結和互動。他們辦了十幾年的關渡藝術節,從遷校關渡(1991年)第一年開始,就辦「出蘆入關」關渡踩街活動,這其實是有一個儀式性的、宣示性的,讓居民知道說這樣的活動及北藝大將立足關渡。類似這樣的踩街,每一年日子不一定,這種宣示性的效果,每一年都有點滴在累積,但很可惜此種遊行踩街活動只有北藝大在走。我們也有在反思每一年這樣做下去成效如何,因此,去年曾停辦一年。
  對於「鬧熱關渡節」活動的籌辦,去年一整年,北藝大一直在做整合的工作。大學在社區有很重要的功能,他說,大學除了在創作之外,有很多是屬於服社會服務的這個區塊。學生如果有機會走出校門,也可以從這些觀察、服務,進入實際上的協助推動。這對學生將來的成長和建立服務的概念,其實是好的。
  楊校長特別期待,透過這種人跟人之間的接觸、議題的形成,建立社區的共同使命感。它對學生們將來的藝術創作有正面的影響。所以他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去拜訪關渡地區的一些機關、學校、社團等等。也開了很多次的協調會議,把這樣的一個觀念散播出去,慢慢地得到大家的認同。在推動這個活動的時候,常常社區這邊的人一來就是六、七十個,所以這個活動裡,關渡地區的學校都參加了,除了城市科大外,其他的學校,所有的大學,還有專科學校、高中、國中、小學都來了。還有幾個大公司或組織如Asus、大愛也進來,還有自然公園、關渡宮,都是我們的夥伴。
  北藝大是出來做全社區的整合工作。整合就是凝聚社區意識,相信經過幾年的發展,它會越來越成熟。社區的意識的落實,包括文化、環境、醫療、衛生等全方位,就從關渡地區做起。

北藝大楊其文校長

 

北藝大強調透過藝術實踐力量

  楊校長說,北藝大以創作為主,尤其以當代藝術、藝術創作為主,傳統的課程也是部分系所的課程之一。但是因為學校的年紀還算輕(創校33年),老師大部份也都是屬於創作型的老師,跟外界的接觸頻繁。北藝大不是封閉型的,大家以為藝術大學好像就是象牙塔裡面的學院派,其實並非如此。該校講求實踐,就是透過藝術實踐力量,呈現於師生創作的作品,在當代性、原創性的表現非常強。
  楊校長特別說明,關渡在清朝文風鼎盛,輓近反而沉寂下來。從「大淡水河系」這樣的一個概念思想,關渡是很重要的一站。透過學校的整合,把社區意識帶起來之後,希望會變成一個示範點。學校在這個社區活動很重要的部分,常常是一個創意、概念的發想。這樣的行動一旦做出典範,其它大學社區就會開始仿效。
  楊校長細數過去已經做了很多這種啟發式的活動設計,幾年之後變成一個趨勢、流行。他舉例來說:台灣過去在戒嚴時期,有禁歌,有很多台語的歌曲是不能傳唱的。這些禁歌都有一段歷史在裡頭,後來我們就去推動重唱當年的那些禁歌,去解釋說這些歌詞是怎麼樣來的,它到底是在講什麼,在什麼樣的背景下,它被禁掉了。譬如<三線路>,三線路是中山北路那一種道路,中間是大馬路,兩側是行道樹,行道樹兩邊有慢車道在走,這就是三線道。那個是日本時代在現代都市概念邁向文明文化的一個重要指標。
  他說,這個歌曾經被禁,我們就去唱這個歌,把這個文化背景講出來。這個的活動,利用舞台車到全國各地去唱,之後就變成流行了。所以『彭明敏文教基金會』過去幾年辦了很多禁歌演唱會,這大概就是一個文化運動,重新認識歷史的一個過程。
  楊校長指出,北藝大在關渡地區,如果不能跟社區結合、不能領導,其實是可惜的。必須走出來,學生不是那麼封閉,可以去帶動社區的發展。如果把位階放高一點,它其實會帶動到整個台灣文化的一個發展,將會是一個很好的案例。
  他說:「我們也意識到,今天如果不是北藝大來推動,別的機構可會不易推動。許多類似案例上,我們看政府給的補助,幾十萬甚至是幾百萬的預算,也還是做不來。因為這裡面有太多細緻的部分要去處理,包括時間的投入,並且不會馬上看到結果。所以我們學校願意去做那些背後的東西,比較深層的、努力紮根的部分。」
  楊校長特別高興與和信醫院搭上線:「我覺得這個合作會是好的。黃達夫院長的領導理念,我們很早就都知道,我們非常佩服,這樣經營醫院的概念。如果大家都有相近的目標和理想,結合起來就是會很好。透過和信醫院的幫助,我們跟社區其他附近的幾個企業,一起來協助推動,關渡地區的文化不用幾年,馬上就會變成全國性的指標。如果這樣子,我們就可以進一步向台北市政府提出,串起大淡水河系這樣的一個文化概念。」
  他說,很紮實的去推動,要很多的人力、物力。現在有許多的藝術節、藝術祭,大多是花錢,就跟放煙火一樣,其實是不環保又沒有效益的表面活動。北藝大專案計畫團隊與和信醫院的會面,將在這些努力上前進一大步。

北藝大副校長張中煖

 

表演藝術表現在照顧生病上

  當天北藝大教授同時探勘了位於即將啟用的教研大樓B1的「台灣癌症博物館」預定地,他們並且就藝術專業分享看法。指出在雙方的合作中,軟硬體均有多項可以一起來創造的工程。
  和信醫院事務部林李煜主任指出:「教育研究大樓」將於年底完工,明(2016)年3月正式啟用。「癌症博物館」預定地為教育研究大樓B1/200坪空間。待整棟建築物於年底通過公共建築物消防安檢後,明年初會配合癌症博物館的營運規畫,申請內部裝修變更。
  楊其文校長表示,北藝大的文資學院設有博物館研究所,在專業的方面,包括博物館怎麼樣呈現,可針對剛剛黃達夫院長的理想來進行規劃,北藝大樂意提供專業的意見與協助。
  北藝大副校長張中煖教授指出:黃院長提到台灣癌症博館初步的想法有兩個軸線,一個是癌的病史;一個是使參觀者可以看到希望,這是一個主軸,如剛剛校長所說,北藝大有博物館學、設計相關的專家資源,包括上次鄭主任提到「光與影」的感覺,可見未來的癌博館某個方面也不是傳統的博物館的概念,說不定還有一點類劇場的概念。這些建構癌博館的質素,到時候都還要再進一步深談。可能更重要的是在將來,中程、長程的規劃,我們有更多可以延伸出來的合作,例如說學生可以來展覽,學生可以來運用像鄭主任提到六百萬字的素材,或者是五百小時相關的影音,這些都可以變成是他們未來做創作的一些很好的材料。雙方的合作我覺得是可以長久持續的。
  她說,關於『關渡共生共好計畫』,它是一個三年計畫,現在一直在跟整個社區如和信、關渡國小等等進行解說,研究大家可以怎樣去共創出一個更好的可能。這些計畫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轉到課程及教案。一所大學,剛才校長說不是像放煙火,因為永遠都會有師生在那裡,我們就是要想辦法把事件和活動轉變成一個課程、教案的型態。那課程型態在北藝因為有project base,所以它是很容易產出的。而因為它又是一個展演創作為主的藝術大學,這個課程型態就是我們現在想要規劃的部分。規畫出來以後,就能比較容易的看到鎖定的這些合作單位,可以如何延伸出來給北藝大的師生做研究、做創作。她說:「我確信可以把和信醫院當作是一個永遠合作的對象。」
  「只是我們要花比較多的時間,去想清楚課程要怎麼做。我一直在思考之前有跟你們分享過『藝醫』的概念,下一步我們最想做的,就是照顧生病的人的照護者。」她舉例:「比方說,我們有身體的、表演藝術的經驗,可以實踐在幫助照顧者,使這些照顧者,因身體、表演藝術的加入,有更好的覺知,它可能在照顧上,產生不一樣的效果及互動,這些是我們可能可以做的。說不定在這個過程當中,包括關渡國小也可能和癌症的病友共創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

藝術大學做的是啟蒙的工作

  楊其文校長表示,至於如何發展關渡地區產學的合作則是更大的願景。黃達夫院長剛剛提到和信醫院中照顧癌症病人的病人家屬及醫護人員,但在照顧的過程中也需要即時充電,可能也需要一個窗口。這個窗口如果可以跟藝術、文化結合是很有力量的。以「鬧熱關渡節」這個活動為例,對醫院來講,平常比較少有這種機會參與社區活動,其實也難得的。
  他說:「起頭的工作我們願意來做,因為我們是藝術大學,做的是啟蒙(enlightenment)的工作,但不可能每一年都由我們來主導,未來應該是社區有一個單位,譬如說社區發展的相關協會,由他們來做。所以我們願意在前面花兩三年整合起來,再由社區去接手。藝術大學做為一個教育機構,我們也有我們自己的任務(mission),要不斷的去發展,學校才會進步。我們很高興在關渡地區落腳,除了校園開放之外,我們的資源是來自於國家,所以我們很願意把這個資源跟全民共享。一個美好的生活環境,它也會有形無形給來學校訪問的來賓們,或多或少對於生活品味、生活空間,這些所謂美感教育的部分,做出潛在的影響。」

把癌症的故事講得很好

  和信醫院胡涵婷醫師表示,她希望參觀者走一趟台灣癌症博館之後,能對癌症發生有一個概念。得癌症的人、或者家屬可以有一個好的概念,知道這不是宿命。
  她說:「我出國以前,我在台灣當醫生當了十年,最大的感觸是台灣的醫生和病人不太會溝通。我經常遇到無法清楚表達自己情況的病人或是表達不佳的醫師,這個情形在醫病關係中,都造成很多的影響。」
  胡醫師說:「還有一個我們可以努力的方向,我希望透過癌博館的建立,可以做到:第一、把癌症的故事講得很好;細胞是怎麼樣產生一些突變?起始原因可能是哪些?我們可以做什麼事?哪些事是在我們掌控之下的等等;還有要『怎麼當一個好病人?』當然我們醫生自己也要檢討,可是一個好的病人有時候也會激勵醫生變得更好;第二、就是『預防醫學』的願景;透過藝術人文的結合,能增加醫生與病人說故事表達的能力。」
  胡醫師特別指出,台灣醫療的難題困境非常的多:「我一直認為充實有用的健康教育要從小學就開始。我們的經驗是小學上健康教育都沒有用(useless);都沒有真正幫忙一個人如何有健康的生活習慣等。就癌症來講,要從預防醫學去強調,真的必須要從學校、社區去做起。」
  她進一步指出,如何去結合地方這些機構(institution)包括學校、醫院?如何去推動?「關渡節」來臨的時刻,我們可以去思考醫院的病人、家屬最迫切的需求是甚麼?他們常常會問的問題都是能吃什麼?怎麼吃?什麼不能吃等等。是不是能規劃一個攤位,我們就可以來討論飲食。
  胡醫師強調,怎麼樣把關渡社區結合起來,這個願景給了她非常多的啟發。「我是陽明醫學院畢業的,去年夏天回學校參加一個講習會,我離開學校也三十幾年了,石牌改變也很大,我下了捷運站後居然不知到學校怎麼去。沿路我問了好多人,結果卻沒有人知道怎麼去,後來逼不得已只好搭計程車前往,其實學校就在咫尺之遙,但是卻沒有人知道該怎麼去。」她的感觸就是,學校不應該跟所在的社區脫節。

幫助學生重新看待生命

  北藝大藝教所所長容淑華表示,說故事的方式有很多種,北藝大的博物館研究所也有很多呈現的方式。例如用第幾人稱去說故事?副校長跟她談到怎麼樣把醫病關係做得更好,怎麼樣把照顧者,包括醫護和家人的一個處境,透過不同的說故事方式,可以跟我們的學生一起合作。
  「這幾年我們都是課程帶研究、實作,去做藝術創作。」容淑華所長說:「這個藝術創作當然包括故事的本身、呈現的形式,而以我們藝教所來說形式都是多元的。我們當然也可以用劇場的形式來說,它當然不會變成專業的演員訓練,而是可以透過那個過程,怎麼樣把最感人的部分,情緒的抒發部分呈現出來,這是我們可以做到的。我們學生在跟病人做互動的時候,可以重新去看待生命,回到職場的時候,可以有更多的能量。」
  她舉例說,像北藝大跟關渡國小特殊教育的孩子已經互動第三年了,雖然這個計畫已經結束,可是還是持續在做。「我覺得不是只有對特教的孩子有幫助,對我們的學生其實震撼更大。所以我們自己也很開心,未來和和信醫院合作,我們也可以從類似的角度去切入,共同發明。」她說。

北藝大藝教所所長容淑華

 

北藝大戲劇系老師徐亞湘

 

戲劇帶出生命力量

  北藝大戲劇系徐亞湘教授提到,他非常認同剛剛和信醫院文教部鄭春鴻主任提到對於家屬和病人的描述,和信醫院要帶給他們的是『希望』。
  「因為我的岳父前兩年才癌症過世,所以我對於這部分的談話感觸特別深。」他指出:「身為一個戲劇系的老師,我和我的學生可以在這個合作關係上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我第一個想到的是,或許我們可以朝向製作、演出一齣戲開始。以和信多年累積的生命故事為素材、基礎,將此與課程結合,編劇、演員、導演各專業的學生皆可從中學習省思,並結合自身專業予以發揮,一齣真摯、誠懇、動人的戲的面向社會,將對教育劇場、預防醫學推廣及社會對此議題之關懷有著重要的意義與影響。」
  徐亞湘教授說,對於癌症博物館這個空間,他關心的是對三個對象的意義,第一個是對於病人家屬,第二個是對於病人本身,第三個是對一般市民。
  他說:「我認為對於病人家屬,它是一個很好的舒緩空間。他們在醫院等家人做各種檢查與治療的時候,過程中常是焦慮與不安的。有了這個博物館,它可以在那裡得到一個身心及節奏的舒緩,當然,這也是預防醫學很好的學習環境。其次,對於病人本身及一般市民而言也是如此。感動於和信醫院的理念與實踐的同時,我很願意在自己的專業及能力範圍內,對我們未來可能的合作做更多的事情。」

北藝大研發長林劭仁

 

創造合作的必要性才能長久

  北藝大研發長林劭仁教授說,北藝大有很多的姊妹校,很多的合作單位,但我想要回到一個觀點就是合作關係要能長久,最重要的就是『必要性』的存在;除了眼前可見的必要性之外,我們可以自己創造必要性。現在北藝大在做的,就是在創造這個必要性,把這個社區意識先帶起來。一旦這個必要性、相依性創造出來後,就能夠永續發展下去。
  他說,北藝大跟很多的產、學機構合作,合作項目非常多元,就有二、三十種。日前才跟華碩一起辦理一個活動,幫他們做幹部訓練、設計藝術關卡讓他們闖關,讓那些科技人,站著進來、爬著出去,不過不是逃出去,是因為他們要運用各種肢體在活動中運作,讓他們站在南北管前面,不知道怎麼去動那些東西。這個就是剛剛我們提到,其實不光是病人,我相信應該有很多醫師、護理人員對這種東西都有興趣。可以合作的面向真的很多。

北藝大藝教所老師陳俊文

 

關渡就是一個大的博物館

  藝教所陳俊文教授說,他很有緣份參與北藝大與和信醫院的合作,因為他以前曾經在長庚大學服務過,對於藝術和醫學之間的服務,覺得很有意思。
  陳俊文教授指出,這個計畫主要的活動或許可以分成三個層面進行:「共創課程」、「空間改造」、「交流典藏平台」。
  他分別說明:「共創課程,讓學生與老師,病人與家屬還有和信的醫護人員,甚至是關渡的住民,皆能一同參與藝術創作;空間改造可以提供民眾和課程接觸的地方,能落實在癌博館上;交流典藏平台,這是和信醫院正在做的事情,那也是我們想要做的。我們會想要把關渡地區的故事,透過一些交流,變成可能是一個資料庫的形式,把它收藏起來。
  陳俊文教授認為:「整體來說,我們像是在建造一個生態博物館(Eco museum),一個無形的博物館,整個關渡就是一個大的博物館。」

藝大校園的延伸

  和信醫院事務部林李煜主任對雙方合作有特別的期待。他說:「這一棟新大樓,是做為教學、訓練、研究,在設計的觀點上,它本來是沒有規劃病人長期待在裡面的。它的特點就是離醫院近,但又不會覺得是在醫院,因此它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心情轉換的空間。」
  他指出,這兩棟是連在一起的,蓋好之後就可以連棟,有好幾個門可以直接從這邊走過去。一個人想轉換心情的時候,不想待在一個醫院的時候,就可以去到那個地方。那個地方像個玻璃屋一樣,從外面往裡面看就可以看到有很多空間。
  林主任說,在做規劃的時候,他就有一個想法,是如果能有一些畫作、有一些藝術品可以就擺在玻璃旁邊,每天經過上下班的人潮有兩、三千人,那它就像是一個很大的展示間、展示櫃一樣。
  他說聽來賓專家分享,原來它事實上可以做不只是靜態的展示,對北藝大來講,和信醫院可以是你們專業上的延伸。在我們醫院的各個角落,常常有螢幕在播放一些最新的資訊,如果說北藝大有什麼活動、訊息,應該也都可以傳一個電子檔過來,就可以在我們這邊播出,等於是一個校園的延伸。

規劃不同屬性的空間

  楊其文校長也說,做為一個博物館,不論是癌症病人、家屬還是一般人,如果去外面消費,常常是一次性消費,就是說如果你去一間店用餐,發現不好吃,那去一次就不會再去了。那博物館也是這樣,因為博物館內部的物件並非每天在換的,它終究是一個比較固定型態的,民眾比較不可能天天來。
  他建議,新大樓可以規劃幾個不同屬性的空間出來,將能豐富博物館內容。例如視覺空間、音樂活動空間、身體律動空間、閱讀空間等,有看、有聽、有動。再加上一個博物館,有個好一點的咖啡廳,這樣應該就會非常豐富。這些都是北藝大可以協助的。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