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文西與消化系癌

[最後編寫日期:2016/04/06]

一般外科林忠葦醫師說清楚講明白

文 / 鄭春鴻 (文教部主任)
攝影 / 朱玉芬

肝膽胰微創手術已成常規

  肝膽胰疾病的手術在腹腔手術中是比較複雜且困難的手術。肝臟是人體腹腔最大的器官,構造非常複雜,包括很多血管、膽管甚至主要的大靜脈,所以一般認為肝臟切除手術是比較困難的手術。傳統開腹式手術需要很大的傷口,大約25-30公分,甚至有時候需要兩側肋下橫向切開腹部的肌肉。以前我們會向病人開玩笑,要在肚子上開一個「賓士商標」傷口,要把肚子整個打開,才有辦法做手術。這樣的傷口術後恢復時間非常長,以前傳統的肝臟切除,一般需要2個禮拜的住院時間,甚至術後可能還需要住加護病房,胰臟手術也是一樣。
  肝、膽、胰臟手術,在近20年來,因腹腔鏡即所謂的微創手術有很大的進展,因為新的手術器械及新的手術技術的發展,現在肝膽胰手術以微創手術方式進行,已經慢慢開始成為常規手術。尤其我們和信醫院從2008年開始做到現在,發展得很謹慎,成績也很好,以目前來講我們的成績在國內居於領先,在國際上本院的成績也不遜於歐美一流的醫學中心。

微創肝膽胰手術只需住院三天

  微創手術跟傳統手術最大差別,第一個是傷口差別非常大,以肝膽胰手術來說,我剛說傳統術式必須在肚子上開25-30公分的傷口,而且是一個橫向的切口,我們如果是做縱向切口,事實上是沿著肚子原來紋理切開,縫合起來恢復較快,病人傷口疼痛較低;而橫向切口要把肚子肌肉做橫向劈開,肚子有四層肌肉都要劈開,劈開再縫合,恢復時間很長,術後疼痛會很厲害。這個手術進展到微創手術之後,傷口馬上從30公分減到只剩幾個1公分的小洞,這是二者最大的差別。
  從傳統開腹式肝膽胰手術,手術完需要兩周以上的住院時間,病人術後疼痛相當厲害,我們甚至需要打脊髓外的特殊止痛或是一些自費止痛藥,一直進展到現在只需要幾個1公分的小傷口,病人開完刀,只要手術當中或手術之後沒有出現不預期的併發症,一般只需住院三天,禮拜一進來住院,禮拜二手術,禮拜三禮拜四觀察,禮拜五就出院。

和信醫院做過150例微創肝臟切除

  肝臟手術本身很困難,腹腔鏡肝臟切除手術更需要特殊的手術技術及特殊的手術器械,以及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學習與經驗的累積。從2008年到現在,我們已經完成超過150例的肝臟切除,這樣的數量與成績在世界排前20名,目前幾乎所有傳統手術可以做的,我們現在腹腔鏡手術都能做。
  一開始,我們只能做比較小的或是比較周邊的腫瘤切除這類比較簡單的手術,一些比較困難的比如說左肝或右肝切除,或是右邊橫膈下比較困難的位置,技術上沒有辦法用腹腔鏡做,但以現在來說,幾乎所有的肝臟切除手術我們都已經能以微創手術方式完成。
  我去年一整年在法國兩個非常有名的肝臟手術中心,作主治醫師後的訓練,現在回來後,我們幾乎九成以上的肝臟手術都是使用腹腔鏡執行,目前的成績相當不錯。

大腸直腸癌合併肝臟轉移上下一次微創

  肝臟手術主要有兩大類的病人,第一類是肝癌,是亞洲地區尤其是台灣的國病;第二類是大腸直腸癌合併肝臟轉移。若病人有大腸直腸癌合併肝臟轉移,其中大腸手術相對比肝臟簡單,大腸癌手術可以用腹腔鏡做,肝臟部分會有困難,比如說腫瘤比較大或是腫瘤在比較困難位置,或是有多顆腫瘤,這種就很難用腹腔鏡處理。因為要同時處理肝臟及大腸的腫瘤,肝臟在腹部右上方,大腸直腸在下腹部,要開一條很大的傷口,像開一條高速公路,從腹部上面開到下面,即使病人做兩階段手術,比如說有時會讓病人先處理肝臟腫瘤再處理大腸直腸腫瘤,或是先處理大腸腫瘤再開肝臟腫瘤,不管哪一個先做,肝臟的部分沒有辦法用微創,即使大腸手術作的再微創,病人還是要有一個大傷口。
  現在,和信醫院幾乎上下兩個手術都可以用腹腔鏡做,上下同時做微創,一次手術就把大腸直腸腫瘤及肝臟腫瘤切除。
  但如果肝臟手術比較複雜,需要的手術時間較長,我們會分階段來做,在大腸直腸癌合併肝臟轉移時候,我們會先處理肝臟。如果肝臟微創手術順利,時間沒有花費太長,病人狀況好,就會繼續做大腸直腸手術,但是如果肝臟部分比較複雜,手術時間比較長,甚至出血量比較多,手術後我們會暫時讓病人休息,以微創肝臟手術來說,病人只需術後兩三天休息就可以出院,出院之後一周,就可以來安排做第二階段的大腸直腸手術,兩個部份都用微創手術,病人恢復會比較快,比以前好很多,這是目前本院肝臟微創切除手術這幾年的進展。

和信醫院首創20例肝膽外科成功訓練

  要成為一個成熟的肝膽外科醫師,除了基本的外科專科醫師五年訓練之外,肝膽外科訓練至少還需要二到三年,再加上微創手術訓練,研究指出,至少需要六十例以上的經驗,在肝臟中心這至少要兩到三年,一般小醫院一年做三個,永遠達不到六十例的學習。這幾年手術技術越來越好,經驗互相交流,我們有比較多個管道學習,再加上經驗累積,及新的手術器械,我們把和信醫院的150個病人資料分析,發現我們自己的學習曲線只要22個就已經達到穩定,很明顯的是採用新的手術方式及正確的學習,加上應用新的手術器械,可以把學習速度加快。我們發表的論文已經被刊登在國際期刊上,並會列在2016年的新的教科書上告訴大家,應用新的方式之後,只要正確學習,只要22例就可以達到穩定階段,這是我們和信醫院的的創新與研究。

達文西手術精準度高

  現在,我先跟大家介紹達文西與傳統腹腔鏡手術最大的差異。達文西基本上也是一種微創手術,使用一些特殊的器械,從肚子上一些小傷口來進入腹腔進行手術。二者最大的差別:第一個是腹腔鏡手術的器械是直的,幾乎沒有辦法轉彎,即使能轉彎的器械,你也難控制它的轉彎,就像你拿著兩個長筷子,有些角度是做不到的,尤其上腹部有肋骨、有橫隔檔住,用手去操作這37公分的長器械,就如你用長筷子去夾東西,是沒有那麼的靈活;而達文西器械就如同人的手腕與手指一樣,器械前端是可以任意方向旋轉,這是第一個最大的差別。第二個差異是,達文西系統將手術醫師的動作經過電腦傳遞到手術器械,手術器械是由機械臂操作,手術還是由醫師在操作端這邊來操作,用機械臂去操控腹腔內的器械,精準度是比傳統腹腔鏡器械來得高。

膽管胰管的吻合達文西手術更靈活

  達文西手術比傳統手術多幾個好處。第一、達文西手術器械的靈活度,可以在腹腔內執行一些比較複雜、比較困難,或靠近血管部位的組織剝離,尤其是縫合的部分,達文西系統的精準度及靈活度在腹腔內進行縫合是相對比腹腔鏡手術容易,手術器械的角度可以讓你執行一些比較困難、比較複雜的剝離。第二、達文西器械再加上機械手臂的轉彎後,它幾乎可以達到每個角度,比如肝臟的右上葉,它就躲在右邊的肋骨後面,所以直的器械是沒有辦法達到這樣的角度,這時達文西系統就是個優勢。第三、吻合,比如腸胃道的手術,不管是切掉腸子、切掉胃、切掉十二指腸或胰臟手術後要做膽管或胰管的吻合,就如剛剛提到的縫合,如果傳統手術由外科醫師縫合時其靈活度是很重要的,直的腹腔鏡器械在縫合時就沒有那麼精準、漂亮,而且非常耗時,使用達文西系統在做手術縫合時,更有它的優勢。

達文西手術學習比腹腔鏡手術容易

  學習曲線的部分,達文西系統也佔優勢。研究顯示,因為達文西器械的靈活度增加,所以在學習困難度上比腹腔鏡手術來得容易。訓練一個外科醫師進入微創手術或訓練住院醫師成一個微創手術的醫師,事實上在學習的過程是相當辛苦的,而經由達文西平台,其操作的靈活度及操作的方式使得微創手術的學習更容易。
  但傳統手術的訓練仍是基本功,原本的外科訓練還是要具備,但進入微創的領域後,學習的進度會變快,所以也許將來下一代的外科醫師,他們在學習微創手術的部分,會比我們這個世代來得更加容易,更比以前老師們在沒有人知道怎麼做,也沒有好的器械的情況下,當初可能要執行六 七十例才有辦法行常規的手術,到我們這一代已經可以減為二十幾例就可以達到成熟的微創手術,到下一代經機器手臂的平台,可能更容易訓練出新的微創手術外科醫師。

胰管、總膽管、胃及腸的吻合,達文西佔優勢

  以肝臟手術來說,主要是一些困難的位置,比如右肝上面,比較靠近橫膈或肋骨下的位置,第二個是靠近血管的腫瘤,這種手術在腹腔鏡下是不容易做的,尤其遇到出血的時候,更是很難去控制,你必須去縫合血管,這在腹腔鏡底下是不容易操作的,但如果是在機械臂系統下,可以用非常細小的線去做精準的縫合,這在肝臟手術是有很大的好處;再比如一些複雜的手術,如整個右肝或左肝切除,甚至包括是血管的切除,這些都是達文西優於腹腔鏡手術的地方。
  在胰臟手術的部分,機械臂系統更是占優勢,腹腔內上消化道幾乎是最複雜的手術,叫做胰頭十二指腸膽管切除,是針對長在總膽管下端或胰臟頭部的腫瘤,除了切除外還包括複雜的組織剝離與縫合,總膽管平均直徑約在一公分以下,胰臟管更細,除了要做胰管、總膽管的吻合,還有胃及腸的吻合,這些在腹腔鏡下執行是相當複雜及耗時的事情,而且做出來的品質往往比不上傳統的手術。所以在從傳統的手術進展到腹腔鏡手術時,在胰臟的部分常常還是要開一個六到八公分的傷口,經由這個傷口去做後續複雜的吻合步驟,但這樣腹部還是會有一個六到八公分的傷口,病人事實上並沒有完全享受到微創手術帶來的好處。
  而達文西系統的優勢就是在這裡,經由機械臂的操作,在縫合上變得容易操作,而且可以做到等同於傳統手術的品質及速度,所以這類的病人在機械手臂的輔助下就可以享受到微創手術帶來的好處。

達文西手術可以清除更多的淋巴結

  至於胃癌的手術,包括部份的胃切除,胃大概要切除三分之二;還有所謂的全胃切除,如果腫瘤是長在靠在食道端,必須要做所謂的全胃切除。
  除了把胃的腫瘤切掉之外,所有的癌症手術都一樣,最重要的是淋巴結的清除,胃癌的淋巴結清除也比較困難,胃的淋巴結主要分布在一些很重要的大血管的旁邊,比如說左胃動脈,肝動脈,脾動脈等等,包括胰臟上方的淋巴結,都是在大血管的周圍。
  傳統上,胃癌手術除了要把胃切掉之外,淋巴結的清除一定是重點之一,而且淋巴結清得好不好,乾不乾淨也直接影響到手術的預後。所以在從傳統手術進展到腹腔鏡手術的時候,第一個最大的差別就是淋巴結的清除,當然現在己經有新的手術方法及手術器械可以克服這個部份。
  我們從研究上面看來,微創手術跟傳統手術在淋巴結的清除的品質跟淋巴結清除的數目,基本已經可以達到沒有太大的差異,當然要強調這是要經過適當的訓練的醫師主刀之下。達文西機械臂也是一樣,經過機械臂的手術,它跟縫合一樣,有一個多角度很精細去操作的時候,在血管周邊輔助淋巴結剝離的時候,更安全,速度可能會更快一點,淋巴結清除的會更徹底。
  所以在早期的研究看起來,第一個最大的差別就是達文西手術在淋巴結的清除的品質跟數目上面優於傳統的腹腔鏡,當然這個比較上有點不太公平,因為除非是同一個外科醫師他執行腹腔鏡手術,也執行了達文西手術,才可以很正式的跟病人說我用達文西手術可以清到更多的淋巴結。
  再來,胃癌手術,不管怎麼切,比如我切掉一部份,切掉一半,切掉三分之二,甚至把它全胃切掉,接下來就是所謂的吻合的部份,可能是腸子去接胃,可能是胃去接十二指腸,可能是腸子去接食道,這些吻合的問題又一樣,在腹腔鏡下去做這些腸胃道吻合比較不容易,當然,腸胃道的吻合有所謂的自動縫合釘,所以我們事實上腹腔鏡的手術有一些縫合釘的幫助,還是可以做到很好的腸胃道的吻合,但是達文西機械臂手術縫合的速度跟品質,它很明顯優於傳統的腹腔鏡手術,所以在胃癌的部份會是另外一個適合的選擇。

哪些病人不適合做達文西手術?

  只要病人能夠接受微創手術,基本上他都適合做達文西手術,如果這個病人不適合做微創手術,事實上,他也不適合做達文西手術。當然有一些例外,比如說我們要做胰十二指腸膽管切除的時候,因為腹腔鏡手術下很難做精細的吻合,所以這樣子的病人以前我們不會提供他做微創手術,但是現在有了達文西機械臂系統,這一部分病人就可以接受微創手術。
  基本上只要病人適合做微創手術,他就適合做達文西手術,甚至可能在達文西的手術品質上,會優於傳統的腹腔鏡手術。當然,這需要時間與經驗的累積,但將來慢慢就會看出這個機械臂手術的優勢。

達文西血管切除重建縫合做得好

  以國內目前的現況來講,肝臟移植都是以活體捐肝為主,捐贈的親友身上常會留下一個非常大的傷口。現在,我們在捐贈者身上取出左肝或是右肝,取出這個要捐贈的肝,這個手術已經可以用微創手術,甚至用達文西手術來執行,肝臟手術事實上進展是非常的大。連活體捐贈肝臟都能夠用微創手術來做,基本上大概沒有什麼不能做的。
  那麼是不是仍然有不適合做微創手術的?比如說腫瘤靠近血管,手術時必須要把血管切掉再做重建,這個血管切除重建這個在腹腔鏡底下可能是比較沒有辦法,因為它牽涉到就是縫合這個部份,在腹腔鏡下還是最困難的一件事,這個在達文西系統上可以克服。

胃癌、胰臟手術達文西優於腹腔鏡

  在胃癌手術的部份,剛開始時因為擔心微創手術,對於癌症手術的影響,不知道是好或者是不好,所以一開始在胃癌手術部份,國際先公認只能用在早期胃癌,腫癌不能超過黏膜層,不能有明顯的淋巴結轉移,不能有擴散的現象才可以用腹腔鏡手術來做;但是現在只要這個腫瘤沒有明顯的腹腔內擴散,淋巴結沒有明顯的轉移,胃癌手術幾乎都可以用腹腔鏡手術來開,這些病人當然也能夠用達文西手術來做,用這個機械臂來做,甚至可以預期將來機械臂手術可以比腹腔鏡手術來得更好。
  另外一大類的手術是所謂的胰臟手術。胰臟這個器官在身體裡面非常深,周邊都是一些大血管,如果切掉近端胰臟的話,就必須同時要切掉十二指腸,胰臟管,膽管,甚至切掉一部份的胃,然後再做很複雜的胰臟,膽管,腸子跟胃的吻合。
  如果在腫瘤在胰臟的尾端,胰臟尾端切除掉常常必須保留脾臟與血管還有後面的腎臟,所以事實上它的剝離困難度非常地高,所以胰臟的手術,機械臂可能可以提供比傳統手術更好的手術的結果,這是主要傳統手術,腹腔鏡手術跟達文西手術最大的差別。


怎樣安全把切除腫瘤取出?


  腫瘤切下來之候,我們怎樣把它拿出來?比如我切了一個六公分的腫瘤,我還是要有四到六公分的傷口把腫瘤拿出來,但是這個傷口位置的選擇會直接影響病人術後傷口的恢復與疼痛,比如我做了一個全右肝切除,那這個全右肝可能就將近有15公分左右,傳統如果做一個上腹部的開口的話,他的術後的疼痛還是會很厲害,因為他的呼吸、咳嗽幾乎都要用到上腹部的力量。所以,我們會用一個特殊的保護袋把切下來的組織保護起來,然後從下腹部橫向的切口取出,這有點像是剖腹生產的傷口,從過去的經驗研究上看起來,這種下腹部的橫向切口,比上腹部,甚至比橫向肌肉的傷口它疼痛的程度小很多,所以術後疼痛跟傷口的部份,我們是可以用這個方法來克服。
  以我們的經驗,比較大的標本從下腹部取出之後,病人術後其實不須要額外的止痛藥,在手術的隔天他就能進食,能夠下床走路。至於這個手術切下來的組織,除了用特殊的保護袋保護起來之後,能不能在肚子裡面就切成小塊拿出來?而其目的只是為了減了肚子上的傷口。事實上,這和腫瘤與癌症治療的原理是相違背的。其中有兩個考量,第一、你把腫瘤在肚子裡面剪開以後,即使你有特殊的保護套,你還是沒有辦法完全避免、保證這個腫瘤可能會擴散出去的風險,這在癌症手術上是第一個不能違背的原則,不能因手術造成擴散,這個是最不能違背的原則之一。第二、你把這個腫瘤通通切碎了之後,病理科沒有辦法做期別的判讀,所以你把腫瘤切三塊、四塊、五塊拿出來之後,病理科沒有辦法判斷病人腫瘤正確的期別,所以以目前的原則來講,切下來的腫瘤要完整地保護起來,並要把它完整的拿出來。


對病人有好處才推薦做達文西
 

  機械臂手術一般需要額外的費用二十五萬元到三十萬元,甚至還要更高,對病人來講金額不小,它是一個負擔,如何正確看待機械手臂,我認為要找到適合的病人,就是這個病人這個手術真的適合用機械臂來做,而且機械臂可以替他帶來好處,我們才誠心的跟病人建議機械臂手術,至於一些簡單的手術或是常規的手術,其實腹腔鏡就可以做得很好了,腹腔鏡手術的費用還是遠低於達文西機械臂手術,所以第一個我覺得還是要好好的選擇病人。至於,有些手術用達文西手術真的可以替病人帶來好處的,我們要誠心的建議他做逹文西機械手臂手術,這個是我覺得最重要的事情。畢竟這麼高貴的手術器材,如果單純只是為了這個營利,大量地推薦病人使用這麼高貴的手術器械,病人花了這麼多的錢,但是不見得得到好處,我不贊同這樣的做法。


當達文西有明顯優勢才建議病人選擇


  從台北到香港,你搭飛機去,你可以坐經濟艙,你可以搭商務艙,你可以坐頭等艙,目的地都是一樣的,過程也沒有什麼太大差別,但是每個人有不同的選擇。手術最重視的是結果,手術的結果若是一樣,手術的品質如果是一樣,基本上我們還是可以提供不一樣層級的手術方式。
  如果達文西機械臂系統這個手術有非常明顯的優勢,我們當然會很誠心地建議病人去選擇,如果說兩個結果差不多,比如說一些比較簡單比較常規的手術,我們用腹腔鏡手術就已經做得非常好的部份,病人可以自己選擇,就像有些人會選擇坐商務艙,有些人會選擇坐經濟艙。

手術的過程有太多不可預測的風險


  以手術時間四個小時來說,差不多就像台北到高雄,當然你如果坐很好的車,像是賓士S 350坐起來就很舒服,而如果坐國光號,座位小小的顛顛簸簸的四個小時也是可以到,我常常用這個比喻來形容手術的風險,就像在高速公路上開車一樣,外科醫師就像你的司機,我可以預估手術時間,但我不知道會不會塞車(手術時間延長),我也沒有辦法預期在這四個小時車程中會不會遇到車禍,如果萬一遇到車禍,你坐S350也是一樣撞到,坐國光號也是一樣撞掉,手術的過程有太多不可預測的風險,你不能要求手術醫師去跟你保證說,我讓你花了三十萬,選了這個達文西手術,我可以提供給你更低的手術風險,那是不可能的,就像你不管選擇什麼樣的交通工具,你不能保證說一定不會發生車禍。
  當然,手術品質和預後的部份不見得立即看得到,預後可能三到五年他才看到這個腫瘤有沒有複發,轉移。達文西機械臂手術立即的結果跟腹腔鏡的結果可能沒有太大的差別,跟傳統手術當然有差別。術後疼痛,傷口的差別非常大,腹腔鏡手術跟達文西手術其實是看不到立即的差別,手術品質的部份,裡面切得多漂亮縫得多漂亮,其實也看不到,所以病人很難主觀的感受到這個機械臂系統對他的好處。病人常常接下來的問題是,手術成功率有多少?或者是出錯的機會,或者是這個手術的結果會不會更好?結果這個事情就很難說了,尤其是在這個手術併發症,不管你用哪一種方式做手術,手術的併發症跟所謂不預期的風險都是永遠沒有辦法預知的。


傳統手術的訓練仍非常重要


  以肝膽胰手術來講,外科傳統手術的訓練仍然是非常的重要,因為肝臟的解剖很複雜,手術的技巧,手術當中的止血,肝臟腫瘤的定位,血管的處理,這一些傳統的手術真的非常重要,外科醫師如果沒有傳統手術的訓練再加上兩到三年肝膽手術外科的次專科訓練,你不可能直接從外科醫師直接跳進所謂微創肝膽胰手術。
  專門做微創肝膽胰手術這個部份,幾乎都是很成熟的傳統肝膽胰手術的醫師,他們才有辦法在微創手術同時做得很好。肝臟、胰臟、膽管手術都是這樣,但在胃癌手術我有不太一樣的想法。
  以前我們訓練從傳統開腹式的胃癌手術,進展到所謂的腹腔鏡胃癌手術,進展到現在機械臂手術,我覺得胃癌手術可能不久的將來,在訓練上直接會以腹腔鏡為主,因為現在幾乎所有的腫瘤,胃腸道的腫瘤都可以用腹腔鏡來做,它會有點變得跟膽囊手術一樣。以前膽囊手術是一個大手術,進到腹腔鏡時代,現在可能已經沒有人在開傳統的開腹式膽囊手術。
  未來手術可能會變成這樣,將來對胃癌有興趣的外科醫師,他要進入這個次專科的訓練,可能會直接的從外科就會進入到微創的手術。肝膽手術則必須要傳統手術的背景,有很紮實的訓練,甚至移植外科的訓練;胃癌手術可能就會偏向於比如說胃鏡,胃鏡內視鏡,胃鏡超音波,甚至是胃鏡底下的黏膜切除,或是腹腔鏡的胃癌的切除,會完全跳過傳統手術這一塊。


某些情況下仍可能必須轉換成傳統手術


  微創手術永遠會有一個問題就是,它可能在某些情況之下,必須轉換成傳統手術,不管是傳統腹腔鏡手術或是機械臂手術都是一樣,它總是會遇到某些狀況是沒有辦法解決的,比如像出血,比如說腫瘤在腹腔鏡底下就是切不下來,那個位置就是做不到,它永遠會有一些狀況必須要轉換到傳統手術,當然越成熟的外科醫師,經驗越多,困難的處理越多,這個所謂轉換成傳統手術的機會大概就會越低。
  以肝臟手術來講,有研究指出,在早期腹腔鏡手術甚至可以高達百分之二十,三十必須要轉成傳統的開腹式手術。一直到目前,以我們醫院來講,我們做了超過一百五十例腹腔鏡肝臟切除術,只有兩例必須要轉換成開腹式手術,我們在解釋微創手術的部份,不管是傳統的腹腔鏡手術,或是達文西手術,我們一定會讓病人知道,還是有可能在手術中遇到不可預期的事情,我必須要轉成傳統手術才能解決你的問題。


腫瘤擴散出去出血過多,都要立即更絃易轍


  手術當中,以癌症手術來講,最怕兩件事情:第一個是怕腫瘤擴散出去,比如說腫瘤的界線不清楚,切除的時候腫瘤散出來了,第二個最怕的事情就是出血,這兩個狀況當然手術當中如果很小心去操作,目前大型的研究看起來跟傳統的手術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但是當遇到這樣子的狀況的時候,常常就必須要轉換成傳統手術,不管在傳統手術或是腹腔鏡手術甚至是機械臂手術,出血永遠是外科醫師最怕的事情,它可能會直接影響到病人的生命。
  我們也會跟病人比喻說,就像工人在鑽牆壁一樣,明明知道牆壁水管就在那裡,打牆壁的時候能避開就避開,小心一點,但是你總是有可能一鑽下去,就鑽到水管就開始噴水,遇到這種狀況當然能補就儘量補,或者上去把水管的總開關關掉才有辦法把水管補起來。手術也是一樣,明明知道血管在那裡盡量閃開,但就是有可能一鑽下去就是會傷到,有時候就是沒辦法避免,這時當然能救儘量救,能補儘量補,目前不管是什麼手術,以現在的技術,大概都能安全的處理下來,當然有時候會須要付出一些代價,比如說出血量比較高,手術時間會比較長,達文西機械臂跟傳統腹腔鏡手術所遇到的問題其實都是一樣的,因為外科醫師的手沒有辦法進到病人的腹腔裡面,所以有一些特殊手術的技巧,不管是達文西機械臂手術或是腹腔鏡手術,它就是沒有辦法做到,所以當然就必須更小心,這個是達文西機械臂跟傳統腹腔鏡都會面臨到的一個問題。


機械手臂失控或當機怎麼辦?


  另外,機械臂系統畢竟是經過電腦去操作,所以它有兩個問題可能會發生:第一、是當這個系統發生當機的時候,怎麼辦?第二、是如果當系統出錯的時候怎麼辦?比如說我經由這個機械臂的平台去操作這個機械臂的時候,我叫它往左,結果它往右,那可能會造成危險。以目前機械臂系統己經進入到第四代的系統,所謂的手術指令,操作指令故障基本上是很少,幾乎是沒有聽過了。
  機器當機這個問題也是一樣,所有的東西都會發生不預期的故障,之前在文獻上也有看到,手術中機械臂系統當機,器械就是不動了,只要這不是發生在很危險的時候,我們其實還是有辦法,比如說可以重新當場設定這個機械臂,然後就繼續做手術,或者當場機械臂沒有辦法立即解決的時候,我們還是可以移除機械臂系統,轉換成傳統腹腔鏡手術,以外科醫師的手直接去操作腹腔鏡器械繼續去完成這個微創手術,當然有一些報告說,因為機械臂的功能發生問題或是電腦發生當機,造成病人的危害。基本上我覺得它就是跟車輛一樣,發生故障的時候當下可以排除當然沒問題,當下如果不能排除我們就把它轉成傳統腹腔手術。真的再不行就在安全狀況之下轉換成傳統的手術,不管怎麼樣的手術都一樣,病人的安全一定是放在最前面的。(全文完)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