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協和百年看台資醫院

[最後編寫日期:2014/06/17]

台資醫院要「改變中國」什麼呢?
---兼評介《改變中國:洛克菲勒基金會在華百年》

文 / 鄭春鴻主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


「醫者」改變成「投資者」?

  中國大陸官方今年年初公布,將把台灣業者登陸設立獨資醫院的地域範圍擴大至「地級以上城市」。大陸地級市類似於台灣的省轄市,大陸約有兩百八十六個地級市。若再加計大陸直轄市,則意味台商可以在大陸近三百個的一線、二線、三線等一般城市設立獨資醫院。之前,根據2010年簽署ECFA後,大陸開放台商可以在上海、江蘇、福建、廣東和海南5個省市獨資設立醫療機構。目前在大陸的台資醫院僅湖南旺旺醫院、上海禾新醫院、廈門長庚醫院、南京明基醫院和東莞台心醫院。
  據說,台灣的公私立醫院,以及早就到中國大陸發展的幾個台資醫院聞訊紛紛表示「不能去」、「沒意願」。其原因有的說,相關如招募人才時遇到的困難等配套措施能否跟著開放才是關鍵;有的說,當地的醫療保險及財稅制度也對外資醫院缺乏誘因;有的直接挑明說,即使開放三千點可設立獨資醫院,也不吸引台商的「投資」。這樣看「有利可圖」就一窩蜂;看「利多出盡」就裹足不前的心態,很明顯地,已經把自己的身分從「醫者」改變成「投資者」,並且不以為有什麼「不對勁」了。

「紅十字」代表博愛、悲憫、平等

  世界跨國企業中,有的國家某個領域人才多、有的國家的人力便宜、有的國家的原物料便宜、有的國家某方面的技術好,彼此互通有無,洵屬常態。而從世界醫學史上看,你見過有美國人成群結隊到巴西、越南、希臘去開醫院、搶生意;英國醫師絡繹於途到非洲、到馬來西亞、到古巴去開醫院,只為了賺錢嗎?
  嗯!過去確實從來就沒聽過,哪個國家醫生技術好,開醫院有本領會經營,特別賺錢,所以就組織一個「十字軍」開拔到醫療水平低的比自己國家低的地方,專門去「投資」的,希望在這些地區大撈一票,至少看準此地有銀三萬兩,先來蹲點搶地盤、建立「商」譽,以後蔭及徒子徒孫。道理很簡單,「紅十字」從來就是博愛、悲憫、平等的象徵。一個正常的醫者,當他們的白袍沾滿銅臭味兒,會覺得難為情的。
  從世界醫療史上看,相反地,我們只有看到令人尊敬的醫師,不怕艱難、不惜代價、全然委身,遠赴陌生的國度,為素不相識、血統不同、膚色不同的病人服務。最有名的當然是「無國界醫生」(Doctor Without Borders)。一個法國醫生看到奈及利亞內戰後一個又一個骷髏似的瘦削孩子,深為未能有效提供救援感到無奈和激憤。1971年成立了這個至今仍吸引無數醫生投入的組織。醫生們深信,無論人們的種族、宗教信仰與政治立場為何,任何人都有獲得醫療保健的權利,而且人們的這些需求是超越國界的。

醫者典範成為一代接一代人的懷念

  台灣醫療史也是最好的例子。1865年英國蘇格蘭長老教會馬雅各(James L. Maxwell)來台醫療傳教,打開台灣近代西醫醫療史的扉頁。1871年加拿大基督教長老教會派遣馬偕牧師來台,1872年3月9日抵達淡水行醫傳道,被稱為「鬍鬚蕃仔」牧師。1896年英國蘇格蘭長老教會蘭大衛醫師亦銜令前來美麗之島。這些醫療傳教士分別在台南、淡水、彰化三個地方成立醫院,訓練助手醫師以及護理人員,在日本據台前三十年間,創造了台灣長老教會西洋醫學的光輝時代。
  本文特別要介紹的這本書《改變中國:洛克菲勒基金會在華百年》更是一本載述「非政府組織」洛克菲勒基金如何資助有理想、有愛心的醫學家、醫師到一個落後的國家:中國,不但實地為中國的老百姓看病,也建立最先進的現代醫學教育學堂「協和醫學(堂)院」;並且更進一步地,為改善中國落後的鄉村公共衛生而磨頂放踵。
  如作者所言,這本書「既不是一部北京協和醫學院校史,也不是一份對洛克菲勒基金會在華經歷的完整記錄,它是以西醫東來和洛克菲勒基金會在華為史例,一方面探討中西文化衝突與融合這一主題:另一方固研究中西醫的社會醫學史和.美國基金會發展史。」我們看到這些外國醫師到中國大陸、到老台灣,他們的故事是那麼可堪載述,成為當地人一代接一代的懷念;他們的身影依然駐足在他們曾經愛過的異地,成為宿昔的典型。

「台資醫院」要「改變中國」什麼呢?

  相較於整整100年前(協和醫學堂創立於1905年),這些外國人對中國的無私的奉獻。現在或以後打算到中國大陸開醫院,抑或只是對岸邀請去他們的醫院講學、指導的台灣醫學家及醫師,以及提著醫師包到彼岸大江南北行醫開刀的空中飛人,我們應該怎麼做,才能贏得中國大陸醫院的尊敬呢?尤其,代表台灣人可以直接和大陸病人建立「親密病醫關係」的台灣醫師,應該怎麼做才能贏的大陸病人的愛戴呢?
  「台資醫院」要拿什麼到中國呢?拿PPF(proportional physician fee)指定醫師費制度,讓大陸的醫師也來個全面「抽成」制,待遇論件計酬,以「資本觀念」徹底地翻轉「共產主義」嗎?「台資醫院」要「改變中國」什麼呢?

石油大亨自詡為「上帝的財富管家」

  我們先來看看,現代醫學如何進入中國。他們是去開醫院想賺一票嗎?以他們的生意手腕、企業經營,以及西洋醫學的優勢,他們確實可以這麼做,可是他們沒有,反而譜出令人動容的一段中美關係史話。
  二十世紀初,洛克菲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1839-1937),這一位曾經壟斷了全美90%的石油市場,被稱為「人類歷史上首富」的美國人,被美國的社會運動形容成狡黠殘酷的石油大亨,自詡為「上帝的財富管家」,因為他建立了一個又一個大型慈善機構。
  1905年洛克菲勒慈善事業總策劃的蓋茨(Frederick T. Cates〉給洛克菲勒寫了一封信,建議洛克菲勒將目光轉向外部世界,特別是遠東。
  蓋茨說:「在世界歷史上,這是第一次,所有的國家,所有的海島,都真的開放了。這為我們英語國家人民的光明和慈善亊業提供了自由的土壤。」蓋茨將洛克菲勒的眼光引向東方,引向中國。
  老洛克菲勒對中國和美國新教教會在華傳教運動早有極大興趣,自然與蓋茨一 拍即合。可以說,這封信預告洛氏介人改變中國之努力的開端。

洛克菲勒基金會王冠上閃光的寶石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洛克菲勒要確定可以真正幫上中國這個國家的忙,不久蓋茨即與在華傳教士聯繫,瞭解中國情況和洛氏慈善的可行性1910年更召開了 「中國會議」,邀請全美醫學、教育各界專家名士集思廣益,為洛克菲勒的改造中國專案獻計獻策。並且先後派出三個調查團,了解中國國情、考察教育體系、醫療設施、衛生條件、經濟水準,無一不求其詳。經過十年(1905~1915)廣泛深入的調查研究,洛氏基金會終於使世界第一流的北京協和醫學院在中國亮了相。作者說,協和醫學院,這顆「洛克菲勒基金會王冠上閃光的寶石」,代表了基金會在華事業最昂貴、最輝煌的一頁,也代表了它要以科學精神和方法來改變中國的決心。

蘭安生中國公共衛生教育奠基人

  洛氏基金會在華的貢獻,並非僅只引進現代醫學,協和醫學院的創立。尤其令人感動的是就在北京協和醫學院進入其「黃金時代」不久,洛克菲勒基金會卻突然改變方向,開始大力支持一個名為「中國項目」的鄉村建設計畫。該該專案集燕京大學、南開大學、北京協和醫學院、金陵大學等多所著名大學的研究和教育資源,投入於農業經濟、公共衛生、初級教育和地方行政的綜合改造與發展。這一轉型極大地擴展了基金會在中國的貢獻範圍,更顯示出洛克推勒基金會改變中國努力之深化。
  本書敘述的著名公共衛生學家蘭安生(John B.Grant,1890 -1962)的故事,特別令我感動。蘭安生是世界著名公共衛生學家,他出生于中國。他在北京協和醫學院創建了中國最早的公共衛生學系;在北京建立了以第一衛生事務所從事城市社區醫療衛生服務;在河北定縣(編註:鄉村改革運動家晏陽春就是在河北定縣起步開展平民教育);並指導他的學生陳志潛建立了中國最早的農村基層醫療衛生體系,奠基中國的公共衛生事業,為國際公共衛生學界所推崇。
  蘭安生出生於一個傳教士的家庭。他的父親在教育水準不錯的密歇根大學醫學院,畢業後由浸理會直接派到中國寧波主持一個教會的小醫院。蘭安生1890年出生在寧波醫院中。由於當時教會 團體居住地與周圍的中國居民是隔離的,不相往來,蘭安生小時候並沒有多少 機會和中國孩子交往,常常感到很孤獨。後來,蘭安生回到母國加拿大安卡地亞大學及他父親的母校密歇根大學醫學院完成學業後,進入洛克菲勒基金會國際衛生委員會,後來因緣際會在他的老師韋爾奇的推薦下,這位「能幹、熱情、努力,性格有趣而吸引人」、「他熟悉中國並希望在那裏發展,這是非常寶貴的」、「我傾向於認為他將成為一個強有力的哲理者和組織者。」以最合適的人選到派遣蘭安生以副教授的職位到協和醫學院承擔為期兩年的臨時工作。蘭安生在中國一待就是十七年,成為中國公共衛生教育與社區公衛的奠基人。

中國公衛必須走出醫學院

  蘭安生開始在中國開拓公共衛生時舉步維艱。當時中國的經濟發展、醫療衛生、衛生環境、衛生常識等都處在一個非常低的水準。更加困難的是政治局勢的動盪和現代政府管理體系的不完備。政府幾乎不提供任何公共衛生服務。但是和所有的拓荒者一樣,蘭安生把眼前所有的逆境,當成成就理想的大好機會。他認為「利用醫學知識和有效的醫療保健有賴社會組織。經濟水準越低,利用醫學知識就越要依靠這種組織。中國的經歷證明了這一點」。
  蘭安生的教學工作不是理論的傳授,他深知公共衛生教育必須與中國的實際情況和實踐相結合。從1926年起, 他要求學生們三年級要回到家鄉做人口、環境衛生、疾病和死亡統計、學校衛生及婦嬰衛生等方面的社會調查。四年級時,要用一個月的時間在第一衛生事務所或者定縣平教會實習公共衛生。蘭安生急迫地感到,中國的公共衛生教育必須走出醫學院的圍牆,直接教會政治和社會領袖,培養公共衛生人才。(待續)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