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視病人尊嚴的手術室(上)

[最後編寫日期:2015/09/14]

訪手術室護理師張燕娟(左)、曾瑞浩(右)

文 / 鄭春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和信醫院不拼業績,不亂開刀

鄭春鴻主任:你對和信醫院的手術室的整體評價如何?有何值得一提的特殊文化?

張燕娟護理師:和信醫院的外科手術一直有優良的傳統及文化,我想它根源於醫院的制度與醫護人員的素養與支持。在制度上,我們醫院是「固薪制」,醫師都是領固定的薪水,因此不必「拼業績」,不需要做「業績」,不會因為「業績」而有不必要開還硬開下去,不會有「亂開刀」、「過度治療」這種事發生。
  這樣的制度非常重要,它使大家都可以不慌不忙做一個盡責的醫護人員。我們的外科醫師有更多的時間了解病人的需求,耐心地回答病人的問題。我對婦科醫師印象尤其深刻,比如王宗德醫師對病人的就非常親切,不管這台手術的時間長或短,他都會先到手術區去看病人。因為病人在手術前最清醒,雖然緊張,去跟他談一談,問他手術前還有沒有任何的疑問,或討論一下手術後的門診時間,他都是親力親為。王宗德醫師寫病歷也讓大家一目了然,字非常工整,不論今天的手術刀多長,我發現他的體力十足,對每台手術都非常精準地完成。
  這方面,其他外科醫師也都做得很好。因為病醫之間的關係單純,我們的外科醫師在沒有「業績壓力」下,都非常有責任感,病人有任何問題,都會很親切去回答,有立即性重要的問題,也會立即處理,不厭其煩跟病人做解釋。

   劃刀前time out;手術結束sign out

鄭春鴻主任:手術正式進行之前,暫停(time out)重新確認所有的作業,應該也是和信醫院手術室的特色?

曾瑞浩護理師:的確。這確實是手術室很好的文化之一。病人進去手術室,我們都有三層的核對把關;在手術真正要劃刀之前,我們會全員連音樂都要關小聲,全員暫停,手邊上都不能做任何事,然後精準地去核對病人的基本資料:我們今天做什麼手術? 我們現有該需要準備的那些儀器、設備,是不是在現場,可以使用?
  暫停(time out)完畢之後,才可以真正劃刀,任何在場的同事如果正忙別的事,沒有認真在聽,我們也都會特別彼此大聲提醒「暫停」(time out)時間到了,他就會停下來聽,知悉今天手術是什麼樣的狀況。我們還會連同麻醉科同事一起「拉進來」暫停(time out),以確保一切準備作業完成。
  再來就是最後手術結束之前,我們會做一個sign out的動作,那個動作也滿重要的。我們會再次核對病人今天做的手術名稱?身上有什麼管路?標本有幾件?紗布、器械是不是全數對?重新做一次核對。這對病人、對整個手術室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動作,這樣就可以減少病人開錯刀的機會。這些SOP長年以來都100%落實,主治醫師都願意跟我們配合。
   

   乳房手術先做冷凍切片再繼續下一步

鄭春鴻主任:和信醫院不「拼業績」,除了醫師「固薪制」,你在手術室看到什麼具體的例子?

張燕娟護理師:每家醫院都說是「以病人為中心」,當朋友、同學問我和信跟外面有什麼差異?我說很簡單,就拿乳房手術來說,我們先為病人做冷凍切片,讓病人待在房間裡等待結果,再繼續下一步,實際上很多醫院都不會這樣做。主治醫師都會先做解釋,這跟後續的手術及相關治療會有很大的、密切的關係。這個手術可能三個小時,實際上病人有一半的時間在等待結果,但她極可能不會立即就失去了一個乳房,對她們來說意義非常大。外面可能因為健保的體系之下,可能他們搶時間,就先拿了,下次再看著辦。
  我們這樣做,真的是「以病人為中心」,在病人角度看,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我不會因為診斷不確定,卻造後面更大的問題。我願意在和信繼續工作,是因為我完全感受到,「以病人為中心」在這裡不是口號,我們是真的以病人利益做出發點,真的落實在做,我覺得病人應該也可以很顯明感受我們在用心對待他們的。這是一個滿溫暖的工作環境,對病人都很用心。

   進出手術室,我們的病人都有穿褲子

鄭春鴻主任:你認為和信醫院手術室的工做細節上,最令你覺得「足感心」的是什麼?

張燕娟護理師:除了time out跟sign out之外,我們手術室最大的特色是十分重視病人的尊嚴,保護病人的穩私。一個具體的例子,我們的病人進、出手術室,都有穿褲子(紙褲)的,這在台灣醫界應該是極少見的。一般醫院的手術室,觀念上對要做手術的病人是不會幫他穿紙褲的,可能一方面是節省成本的考量,一方面傳統大概是想反正進去手術就要脫掉,所以沒有顧及病人的感受,但很顯然地,病人一旦驚覺下,應該感到很不舒服的。在和信醫院,我們從來就認為必須全程尊重病人的尊嚴和隱私,即使他已經被「昏迷」不省人事了。病人進、出手術室,我們會幫病人穿紙褲,手術結束我們還會進一步幫他的整理好服裝儀容,在自我隱私都被保護得很好的情況下,才到恢復室休息,才會坐著輪椅,或在病床被推出來。我們從來就認為必須將心比心,如果下體光光的、涼涼的被推出來,即使有蓋被子,病人一定感覺很不舒服。

曾瑞浩護理師:到和信醫院服務之前,我沒有在幫病人穿過褲子,來這家醫院,他的文化告訴我必須要幫病人穿褲子,但其實像這種事情,每天做你就不覺得它的特殊性,它的意義在哪,就覺得這是應該做的事情。

鄭春鴻主任:開泌尿、攝護腺的病人,出去也是有穿褲子嗎?所以病人醒來的時候,他是發現自己有穿褲子的?

張燕娟護理師:對,幾乎都一定有穿!
曾瑞浩護理師:只有一種病人沒有穿,因為他尿管要牽引止血,那就沒辦法穿,其他能穿的,我們一定會幫他穿上。

   手術過程談話不可輕挑

鄭春鴻主任:病人手術進行中,醫護人員會閒聊、開玩笑嗎?反正病人已經昏了沒聽到?

曾瑞浩護理師:和信醫院的手術過程氣氛是嚴謹的,假如閒聊、開玩笑嬉鬧,醫師也跟你一起嬉鬧的話,就可能弄到血管出血。尤其病人在手術中感覺是十分敏感的,如果我在做這麼嚴竣,攸關他生命的工作,周遭有人太輕挑的話,病人會不舒服、受不了的,所以我們會儘量去避免嬉鬧這種事情。

張燕娟護理師:不過也有例外,比如像局部麻醉手術的病人,王正仁醫師為他們做人工血管的手術,遇到病人很緊張、很擔心、很害怕,王醫師會跟他說,我們說笑話給你聽,我們陪你聊天,這個時候我們才會特別跟他說話,使整個開刀房裏手術室房間裏面感覺氣氛比較活潑,只是為了讓病人減少他的擔心,但是一般有的手術實際上不會亂嬉鬧,頂多是放輕音樂。
   

   小姐,你的手可不可以借我拉一下

鄭春鴻主任:手術室工作與病人相處,外科不如內科那麼長,病醫、病護之間的關係好像就不太能「搏感情」,你們會不會覺得有點遺憾?

張燕娟護理師:我們是用不同的方式「搏感情」的。比如病人進來,若不是全身麻醉,有的會十分緊張,我們對他的安慰,在旁邊支持他,可能會讓他「終身難忘」啊!我們剛剛就遇到一個,他是做一個port,手術過程他就一直在哭,我們會站在病人的角度去體貼他,安慰他,必要時我們會找社工同事協助他,也會介紹幾個同病的病人和他認識談一談,就會比較好。
  上次有一個病人,開刀時真的非常緊張,病人告訴我說:「小姐,你的手可不可以借我拉一下,因為我真的很害怕、很擔心。」我就把手就「借」他。整台手術下來,你會發現,手被捏得很痛,但如果這樣能讓他安心不少,就會感到值得。病人後來看到把我的手都捏得瘀青了,很不好意思,告訴我說:「真的很謝謝你借我這隻手,幫我不少,我放心很多,不擔心、害怕。」

鄭春鴻主任:「借手」的要求,你會不會考慮他是男生還是女生?

張燕娟護理師:我只把他看做求援的「病人」,而我是護理師,沒想到他是男性、女性。如果這台手術必須雙手拆很多東西,有可能我沒有辦法「借手」給他,我會跟他說:「你的手先鬆一下,我先拆個東西,我等一下就過來,你不用擔心,我們都在你旁邊。」讓他知道你都在他身旁陪伴他。(未完)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