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懶,只是累!

[最後編寫日期:2016/07/15]

幫助病人找出癌因性疲憊的原因

「癌因性疲憊」是一個現象,在我們可以評估下,該如何操作,我們應該要給病人一個很清楚的方向。

文 / 鄭春鴻主任 (文教部)

不同抗癌階段,不同的疲憊原因

鄭春鴻主任:「癌因性的疲憊」和一般日常生活的「很累」有什麼不同?

林帛賢醫師:疲憊是一個常見的現象,所有生過病的人,應該都會有這個共同的經驗,它常導致於我們生活上很多活動可能受到限制,我們情緒常常會因為疲憊常常會萎靡,也就會有一些憂鬱的感覺跑出來。

疲憊在癌症病人不同的抗癌階段,因為不同的原因,表現也不太相同,尤其是在做化療的時候,會造成病人非常疲憊的原因,無外乎癌症的化療藥物,它會讓我們身體非常疲憊;再者,我們的血球,尤其是紅血球、血紅素會掉下來,病人會有類似貧血的狀況,稍微走點路就有點喘,或整個人沒元氣的感覺,或者在化療期間常常胃口不好,所以我們的營養、體重都有可能下降,種種這些在化療裏面造成的疲憊,也是常常讓我們很多病人每天躺在家裏休息,不想動的原因。

放療會引發全身免疫系統反應

其次是放療期間,以乳癌而言,病人會覺得,我不過是胸口做了一個放射線治療,為什麼做到後面我常常會越來越累,甚至在前面10幾次到後面20幾次的時候,光是來做五分鐘、十分鐘的放射線治療,怎麼剛做完,整個人就好像有點虛、要垮掉的感覺,這是病人常有的經驗。

因為放射線治療雖然只是局部照射在我們身體,固定比較小的部位,但是它會引發我們身體整個免疫的反應,我常常告訴病人,像我們感冒本來只因我們鼻腔、口腔附近不舒服而已,可是常常重感冒的時候,有時候我們就會全身肌肉疼痛。放療的本身也會有類似的感覺、類似的反應,使病人感到越來越虛。

追蹤期身體仍處在慢性發炎狀態

第三個重要的階段,病人也會覺得滿特別。前面化學治療跟放射治療都已經完成了,可是為什麼到了追蹤期,病人還是非常疲憊呢?有些乳癌的病人,可能是有吃荷爾蒙藥物,可是有很多癌症病人,完成手術跟治療,並沒有在用任何藥物,為什麼經過一番跟癌症博鬥後,在追蹤期也是非常疲憊。這有幾個因素,第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即使我們已經完成抗癌治療,可是我們的身體仍會處在一個慢性發炎的狀態裏面,這種慢性發炎的狀態裏面,因為會影響到我們免疫跟我們內分泌荷爾蒙,所以我們就常常覺得好像體力大不如前。這段時間常常你會看到的狀況,不止是體力大不如前,精神也很大不如前,很多病人會說那種疲憊,可以是一整天的,精神沒有辦法集中,很容易整個人萎靡、疲憊下來,這跟我們身體處在慢性發炎有一些關係。

你躺了,不見得疲憊會進步

另外追蹤期的疲憊,也常常與睡眠的障礙有關。即使我們在很努力抗癌,即使我們已經抗癌成功,但因為我們還是有所謂「病人」、「生病」這樣的角色,社會期待或是我們身旁的人,有時候都會跟我們說:「你是病人就應該要多休息」,而這樣的概念,不一定是正確的。因為這樣的疲憊,其實是因為我們身體裏面的荷爾蒙,或是身體裏各種不同生理現象的一個反應,所以這個累,不見得是因為我們晚上睡不好的原因,所以讓我們白天一直累,回復不過來。

國際研究或臨床上發現,大家會知道,即使你睡得已經很好,不管您是用各種方式讓自己睡得很好,或者你很努力用一些藥物,讓自己睡得好了,隔天所謂「癌因性的疲憊」不見得會有改善,這也是「癌因性疲憊」的特色。

可是倒過來,因為很多病人不太了解,這樣的疲憊是從身體裏面發出來的整個內分泌或是免疫反應的結果,所以很多人就白天去睡覺,白天去躺床,因為要多休息,所以就會進入惡性循環,怎麼說?當我們白天開始多休息的時候,晚上我們本來應該好好利用的疲憊,讓我們睡著的這股能量會被沖淡,你白天雖然躺了一下,我們剛講你躺了,不見得疲憊會進步,可是你讓你的晚上又睡得更不好,病人就會進入到這樣一個惡性循環裡。
癌症病人的追蹤時期「癌因性疲憊」,最有效的方法,反而是開始運動起來,病人不是靠休息去補足你的疲憊感,去把它救回來,不是的!你反而要努力的去運動,因為只有運動,當你運動的時候,你才能重新「賺」回來你的體力。奧林匹克要舉行了,選手是要努力加強自己的肌耐力,讓自己做很多的有氧運動,去賺一個我們之前失去的體力回來。研究上跟臨床上發現,實際上對我們癌因性有效的非藥物處置也是運動。

動不起來,怎麼運動?

鄭春鴻主任:林帛賢醫師跟我們講的「癌因性疲憊」主題很好,因為癌症病人在這個事件上,有時候跟家屬會起很大的誤會,譬如您剛講說癌症病人,他「癌因性的疲憊」跟一般性的疲憊是不一樣,他不是不為也,是不能也,而家屬常會「逼迫」說:「你就是要運動!你要動呀!」就像您剛都的,要運動,重新「賺」回來你的體力。問題是他「癌因性的疲憊」呀!因為家人也不知道要怎麼關心他、督促他,病人就變得越有壓力。在這種動不起來,又需要運動之下,林醫師有沒有什麼比較好的建議?

林帛賢醫師:家屬請病人能多運動,這個概念絕對是沒有錯的,但用了什麼方式來關心家人,使病人緊張,可能是方法錯了。我們常看到在抗癌過程當中,很多病人剛做化療下去,噁心、嘔吐沒有胃口,可是焦急的家屬,在化療一、二天就逼著病人,好像填鴉式的要病人吃下所有的營養品,殊不知以整個抗癌過程,病人需要的感受是「請你懂我的痛苦;而不是在我痛苦上,再加上這個我根本吃不下去的痛苦」。

家屬的動機絕對是沒有錯的,甚至他的概念也是醫療建議的,醫療叫病人要多吃、多運動。而病人在他很不舒服的當下,他是需要別人了解他的,就如同我現在跟大家分享「癌因性疲憊」的概念,也是讓家屬、病人了解,有些部份並不是病人的鬥志薄弱,有時候是身體生理反應,病人已不像以前那麼自在。知道這個點之後,病人是需要能夠讓身旁人懂他的狀況,可是還是要運動,反抗、賭氣,那更動不了,惡性循環就是真的愈躺愈虛,體力愈沒有。所以我家屬的督促概念是沒有錯的,但用來關心病人的方法要重新思考改變。

七、八個小時左右的睡眠就夠了

鄭春鴻主任:一個健康的人,要他躺得過久,他一起床也是手軟、腳軟的。您認為癌症病人,即使是「癌因性的疲憊」,他也應該要控制每天休息或睡眠多久,超過的話就是多餘的?

林帛賢醫師:以睡眠健康來講,一個健康的人平均都需要七、八個小時的睡眠。不是說每個人一定這麼標準,不過低於六個小久或睡得太久,比如睡九、十個小時以上,也是不太好的,甚至它反應了我們身體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像「眠呼吸中止症」,所以我們都是跟病人說,你抗癌結束回歸到追蹤期的時候,應該保持一般人正常七、八個小時左右的睡眠就夠了,不必多睡。我們會建議病人,在抗癌結束之後,要開始去「賺」你的體力回來,這是讓自己愈健康起來的一個方法。

要給病人一個很清楚的方向

鄭春鴻主任:如果您癌症病人的家人,他本來可能就是懶懶的,但現在看起來更懶,你要鼓勵他多動,家屬要用什麼心情、技巧,來做這個事情?
林帛賢醫師:「癌因性疲憊」是一個現象,在我們可以評估下,該如何操作,我們應該要給病人一個很清楚的方向。對!每個癌症人都有「癌因性疲憊」,可是你能怎麼做,那是不一定了。運動是一個最大的原則,就是不管什麼狀況,運動是一個有效的非藥物介入,是一個不是那麼複雜的處置,這是我們可以建議的。

可是每個人都有他的差異性,我們必須把病人狀況評估清楚,有人是因為貧血,即使是抗癌結束了,在追蹤期,有人血球生成就沒辦法像以前那麼好,所以他可能會出現貧血的狀況。這時候他就真的很不能作運動,我們要把他的貧血先治好;也有人是睡眠不好,已經是「癌因性疲憊」了,那他又睡不好,我們剛講是惡性循環,晚上睡不好的人,白天又更加重他另一層的疲憊,我們要找出他為什麼會這麼疲憊的一些原因,讓他了解,也讓家屬能夠懂。而我們處置的方式,當然是因著我們的評估而做的,這些感覺上在醫療體系比較能夠了解,因為一般民眾很難一下子抓到重點。

「癌因性疲憊」,要不要「補」一下

此外,我今天也要介紹,很多我們民眾都開始做一些「食補」,癌症病人是不是該補一些補品?台灣非常流行雞精,不管是商業做好的一瓶一瓶雞精,或是我們病人家人買了一隻雞來做滴雞精,整隻雞就吃那個滴雞精而已,老實講這些都是家屬的心意,或是病人的嚐試,那我們營養品上不會有太多建議或不建議,基本上只不要傷害我們病人的身體,或是不是來路不明就好,可是臨床上效果我們非常存疑。反而有一些已進入到西方醫學驗證的食物,我跟大家分享。

像中藥很有名的人參,尤其這幾年來,美國以西洋參的背景來做的研究,發現西洋參的補充,對我們尤其在存活期,在我們追蹤期的個案,是相當有效的,在這種時期去補西洋參,感覺是比較不會有爭議的。可是很多家屬,其實想幫病人在治療期的時候就想要補人參,可是這樣一個好意,往往我們醫療的醫師,我們抗癌化療的醫師或是放射線腫瘤的醫師,或在這個時期比較存疑,最主要不是質疑它的效果,反而是擔心人蔘會不會跟抗癌的藥物有交互作用,因為有一些零星的研究發現,它好像會影響我們化療的功效,所以是有點存疑的。

喝咖啡並不會傷身,不必改掉

在台灣,「黃耆」這樣中藥的成份,也都是常常被大家論述,有一些在台灣的臨床研究,他們萃取「黃耆」裏面很重要的主要成份,讓臨床上的病人有一些使用,而成為尋求中藥的一個補充。

在整個中南美洲尤其在美國還有一樣東西,叫做「瓜納拿」,他是非常有趣的東西,他算是一種果實,在中南美洲它算是可口可樂以外,第二種很流行的可樂,有點像我們在台灣有些特別的蘇打汽水。這些「瓜納拿」的產品在國際上西方醫學的認證上,的確是會幫病人提昇精神跟氣力,他有時候會被做成藥物,甚至在坊間比較多的是各式各樣的營養補充品,不過在台灣我們也喝到它做的汽水。

大家不要忘了有一件東西,就是我們講的咖啡,我臨床上已經有幾個案,他們在整個抗癌期間,因為覺得很害怕,就把自己本來喝咖啡的習慣改掉了,可是在積極治療期結束的時候,咖啡並不是一件會傷身的食品,他當然跟你使用的量有關係,可是在臨床上或研究上你會看到有一些個案,光是使用咖啡因這樣的東西,就可以幫病人補足他們精神不好的狀況,以上是一些目前屬於食品類的,可以提振「癌因性疲憊」的訊息提供給大家,當然這些訊息都會與時俱進,也會有所改變。

癌因性疲憊和憂鬱的情緒有關

「癌因性疲憊」有一部份是從情緒來的,它是一個現象,有時候它背後的脈絡是非常多的,有一個部份其實跟情緒有關係,我想大家能夠猜到,跟憂鬱的情緒會有關係。不只是乳癌的病人,一些癌症的病人,一手術完之後,我們的身體都改變了,我們的「形像」改變了,有些婦科的病人,因為化療治療之後,會覺得屬於本來很完整的身體,代表我們女性、男性的象徵,在這過程當中都被改變了,那更不要講整個化療過程當中,大家有時候就變胖了,為了要積極抗癌、補充營養等等的狀況,所以慢慢在這種比較追蹤期的時候,很多比較負面的或是低自尊的、對自己自信比較不足的這些比較屬於憂鬱方面情緒出來的時候,也常常讓我們在生活上提不起勁,我們以前可以奮力做什麼,現在沒把握自己可以。我還是一個完整的人嗎?抑或者有時候不只影響在我們的生活上,跟我們跟另一伴親密的關係上,產生不足或自卑的感受,這絕對會影響「癌因性疲憊」。

新的門診只是一個開頭,因為「癌因性疲憊」它背後可能有很多原因,以我一個身心科醫師的背景,當然我會先強調把大家原因先找出來,我們能夠要積極而且要做很多的部份,反而屬於身心的「心」的部份,因為大家很常忽略這個部份,就像我們剛講的睡眠、情緒問題,的確會讓我們民眾,讓我們個案感受到比較疲憊的感受,這我們可以積極去處理的。

癌因性疲憊有非常豐富的現象

像在我們醫院的鼻咽癌病人裏面,有很特別「癌因性疲憊」,因為當初為了要抗癌把身體治好,我們做了放射線治療,可是放射線治療在治療過程,會影響我們的腦下垂體,讓我們的內分泌再隨著時間二、三年,甚至五年之後有一個很大的變化,它會影響我們身體腦下垂體的中樞,本來是要讓我們身體的荷爾蒙是非常平衡的,可是因為經過治療過程這樣的洗禮之後,它會「停機」,所以我們全身上、下,不管是男性荷爾蒙極低,甲狀腺的荷爾蒙也極低,甚至我們講的腎上腺的這些荷爾蒙都變得極低,所以整個人也是虛弱無力,像這樣的狀況可能就不止我會做初步的評估跟處理,我們還會轉介到其它專科,依照我們臨床的經驗,請我們內分泌的醫師幫忙去補充一般病人不會去察覺到,也不容易察覺到的一些因素,「癌因性疲憊」有非常豐富的現象。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