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旁人.醫人(下)

[最後編寫日期:2014/10/01]

文 / 鄭春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病人家族的「意見領袖」常左右治療

  略謂:有的病人親友所持的似乎有根據的觀點,但親友不是醫師,沒有臨床經驗,無法判斷病人的病情可能未必與其觀點相符;等而下之,有的病人親友信口講出沒有依據的言論,然而醫理哪能天馬行空?
  病人的親友中,常會出現「意見領袖」的人物。他在家族中掌握著決斷是非的權柄,與自己意見相同的話就認為它正確,與自己意見不同的話就認為它錯誤,於是真正的正確與真正的錯誤就無人分辨了。醫師必須很快地察覺出誰是病人家族的「意見領袖」,並且著力於如何取得他的信任,以便能對病人做出做適當地治療。

親友過度熱心,常常香臭不分

  李中梓同時指出,有的病人的親友拿著膚淺的見解,認為頭痛的話就指揮醫師去治頭,腳痛的話就去治腳,這些人根本不是真正懂得什麼是病因、什麼是症候;還有的病人親友社經地位尊貴,這種人往往固執己見,難以違抗;而有的是關係密切的親人,抱有偏見,難以扭轉。
  又比有的病人的親友過度熱心,信口推薦醫生,殊不知這常常關係到病人的生死。有的因與醫生個人志趣相投、交往甚深而推薦的;有因平庸的醫生偶然治療某病人有了療效而推薦的;有因相信某些醫生的花言巧語而推薦的;有因接受了某些醫生的禮物而推薦的。
  這些熱心親友推薦起醫師,常常香臭不分,胡亂評論。讚揚起來那麼盜賊都可以說成虞舜;譭謗起來那麼鳳凰就可以成為雞鴨,使得高明的醫生,憤然離去,使危重的病人,無故地等待死亡:這些都是病人的親友常見的狀態,好醫師及好病人都不能不仔細看待啊!

庸醫劣醫百態,不可不察

  談到醫師,李中梓絕不護短,其羅列有便佞之流、阿諂之流、孟浪之流、貪幸之流、膚淺之流,庸醫劣醫一一現形。他說:「所謂醫人之情者,或巧語誑人,或甘言悅聽,或強辯相欺,或危言相恐。此便佞之流也。或結納親知,或修好僮僕,或求營上薦,或不邀自赴。此阿諂之流也。有腹無藏墨,詭言神授;目不識丁,假託秘傳。此欺詐之流也。有望聞問切,漫不關心,枳樸歸芩,到手便攝,妄謂人愚我明,人生我熟。此孟浪之流也。有嫉妒性成,排擠為事,陽若同心,陰為浸潤,是非顛倒,朱紫混淆。此讒妒之流也。有貪得無知,輕忽人命。如病在危疑,良醫難必,極其詳慎,猶冀回春;若輩貪功,妄輕投劑,至於敗壞,嫁謗自文。此貪幸之流也。有意見各持,異同不決,曲高者和寡,道高者謗多。一齊之傅幾何?眾楚之咻易亂。此膚淺之流也。有素所相知,苟且圖功;有素不相識,遇延辨症,病家旣不識醫,則倏趙倏錢;醫家莫肯任怨,則惟芩惟梗。或延醫眾多,互為觀望;或利害攸系,彼此避嫌。惟求免怨,誠然得矣,坐失機宜,誰之咎乎?此由知醫不眞,任醫不專也。」

欺世盜名之流的醫生古今皆有

  略謂:有的醫生用花言巧語誑騙病人,有的用甜苦蜜語迷惑病人,有的憑能說會道欺哄病人,有的以驚懼之言恐嚇病人:這些都是耍弄嘴皮之流的醫生;有的是去結交病人的親友,有的則去籠絡病人的僮僕,有的是去謀求達官顯貴的推薦,有的更不用邀請便親自來到富貴的病家:這些都是阿諛逢迎之流的醫生;有的是腹中空空,沒有真才實學,卻謊稱自己的醫術是神仙所授,大字不識一個,卻假託自己的醫術是某某高人秘密所傳:這些都是欺世盜名之流的醫生;有的是望、聞、間、切,全不關心,枳實、厚樸、當歸、黃芩,隨手就抓給病人,還胡說什麼別人愚蠢、自己聰明,別人生疏、自己老練:這些都是魯莽草率之流的醫生。

妒忌賢能的醫生,動機無非貪財

  有的醫師嫉妒成性,以排擠他人為能事,表面似乎與人志同道合,暗中卻進行造謠中傷,以致是非顛倒,真假混淆:這些都是蓄意惡語傷人、妒忌賢能之流的醫生;有的是貪圖財利、愚昧無知,輕視甚至無視人的生命。比如病情處在危重不明的時刻,良醫尚且難以決斷,對之極其仔細小心,仍然希望病人康復;這類醫生卻是貪求功勞,胡亂輕率地使用藥劑。等到治療失敗、壞了大事的時候,則又嫁禍於人,自我掩飾:這些都是貪婪僥倖之流的醫生。單打獨鬥的時代以經過去了,現代醫學貴在團隊醫療,妒忌賢能之流的醫生,背後的動機無非貪圖財利,病人及家屬因不諳醫理,往往被騙。不過,有的狂妄之流的醫者,其實不必化妝,聽其言觀其行可立馬識破。有的是各自堅持一己的主張,不能決斷不同的意見,這樣,就必然出現曲調高雅的話能夠應和的人便很少、道德高深的人誹謗就會很多的情況。

找到負責的好醫生非常重要

  找到負責願意耐心照顧病人的醫生非常重要。有的醫生與病家平素就互相熟知,就這樣治病時還敷衍了事,貪圖功勞;有的醫生與病家素不相識,遇到被病家請去看病之事,病家既然不瞭解醫生,就一陣兒請姓趙的,一陣兒請姓錢的,醫家無人願意承受怨言,就只用一些黃芩呀、桔梗等平常的藥物;有的醫生由於病家請的醫生太多,就互相進行觀望;有的醫生由於關係到自己的利害,彼此為避免嫌疑,誰也不肯出頭。只求免除怨言,的確能夠做到,無故地喪失良機,誰的罪責呢?這則是由於病家瞭解醫生不準確、任用醫生不專一的緣故了!

300年病醫關係改變不多

   李中梓<不失人情論>,目的在讓學醫的人們思考病醫關係的複雜性,良醫必須慎重地對待它,不要養成惡劣的習氣,對於病人及親友在病急中的種種非理性的表現,也應該多方擔待理解,目的在爭取病人康復的機會。
  委屈求全就不免要有所遷就,但只是遷就終會對病情有妨害;而不遷就的話就又會對人情有妨害。有一定不能遷就的病情,同時又有不得不遷就的人情,將怎麼辦呢?所以說做一位好醫生就像為人父母一樣非常地困難啊!不是孩子要的都全給,但也不得不偶爾寵愛孩子,以增進彼此的情感與信心。深讀此文,令人驚異地發現,原來300年來,病醫關係並沒有太多改變。今之醫者,豈不應該多在華人文化的養分中,在民族性上多了解病人及其家屬?(全文完)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