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旁人.醫人

[最後編寫日期:2014/09/16]


從李中梓<不失人情論>看古今的病醫關係

文 / 鄭春鴻 (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

 

  不失人情論>的作者李中梓(1588年-1655年)是明朝御醫,編撰有《內經知要》、《雷公炮製藥性解》、《頤生微論》等。並有《診家正眼》、《本草通玄》、《病機沙豪》三書,署名《士材三書》。
  李中梓本來出自官宦之家,但身體贏弱,從來多病,轉而習醫,其醫學理論側重於脾腎,以為「先天之本在腎」「後天之本在脾」,「氣血俱要,而補氣在補血之先;陰陽並需,而養陽在滋陰之上」。今人倡行西方實證醫學,對於李中梓的中醫理論,我們尚且不說。而他的<不失人情論>談到所見不同的病人、不同的病人家屬,以及不同的醫師。觀其所析所論,今古對照,令人既感佩而又浩歎。
  李中梓之所以寫<不失人情論>是受到《黃帝內經·素問》第八十篇的感召。他說;
  嘗讀《內經》至《方盛衰論》而殿之曰:「不失人情」未曾不瞿然起,喟然歎軒岐之入人深也!夫不失人情,醫家所甚亟,然戞戞乎難之矣。

不失人情:同理心、專業心、溝通耐心

  李中梓讚嘆軒轅黃帝和岐伯對人研究竟如此深刻,並提醒後進醫者,不要因大家口中說的「人之常情」而造成在診病、治病的失誤。他說:「對於醫生來說,這是很迫切的事情,然而又是很難的事情。」近300年前這位中國老醫生的呼籲,這「迫切又難」的事,可謂於今尤烈。<不失人情論>可以說是中國醫學論及「病醫關係」的好文章,所論我們也看見「醫療糾紛」通常就是上「不失人情」上沒有同理心、尊重專業之心,以及醫者拙劣的溝通技巧所造成的。
  李中梓特別對《素問》提到的「不失人情」根據自己的臨床所見,將「人情之類」分為三的面向討論:「一曰病人之情;二曰旁人之情;三曰醫人之情」。

病人不會「照書生病」,性情各有好惡

   所謂病人之情,李中梓說:「五藏(臟)各有所偏,七情各有所勝。陽藏者宜涼,陰藏者宜熱;耐毒者緩劑無功,不耐毒者峻劑有害。此藏氣之不同也。」簡單說,醫生看病,不只是照病名查標準治療方案治病。病人不會「照書生病」,同樣是肺癌、肝癌,因為病人的生理條件,乃至心理障礙,醫者都應該個別為他們設計不同的治療計畫。
  他舉例:「動靜各有欣厭,飲食各有愛憎;性好吉者危言見非,意多憂者慰安雲偽;未信者忠告難行,善疑者深言則忌。此好惡之不同也。」略謂:有的病人好動愛社交;有的喜歡靜處不喧鬧,性情各有好惡。在飲食上也都各有愛與不愛;性喜聽到吉利話的病人,對他們直言病情,常會遭到他們的責怪;醫者心中常有憂慮的病人,當對他們進行安慰,有時反而會被他們說成虛偽;不相信醫學的病人,醫生的忠告難被奉行;多疑的病人,醫生若對其關切坦率地談論病情,就會受到他們的猜忌:此與每個病人個性好惡的不同有關。

社經地位的不同,病人看病態度不一

  病人因社經地位的不同,也有不同的習性。李中梓說:「富者多任性而禁戒勿遵,貴者多自尊而驕恣悖理。此交際之不同也。貧者衣食不周,況乎藥餌?賤者焦勞不適,懷抱可知。此調治之不同也。」略謂:富裕的病人大多任性,因而常常不遵守醫生的告誡;顯貴的病人大多自高自大,因而常常驕橫放縱、違背醫理:這是由於他們的地位、處境不同。貧窮的病人,衣食尚且不足,哪有錢財購買藥物?!低賤的病人,整天為了生活焦慮勞苦、不能休閒,心境也就可想而知了:這是由於生活的條件不同。

病情時好時壞,嚴重影響病人心情

  在治療過程中,由於病情時好時壞,也嚴重影響病人的心情,或造成病醫之間的不信任。李中梓舉例:「有良言甫信,謬說更新,多歧亡羊,終成畫餅。此無主之為害也。有最畏出奇,惟求穩當,車薪杯水,難免敗亡。此過慎之為害也。有境遇不偶,營求未遂,深情牽掛,良藥難醫。此得失之為害也。有性急者遭遲病,更醫而致雜投;有性緩者遭急病,濡滯而成難挽。此緩急之為害也。有參術沾唇懼補,心先痞塞;硝黃入口畏攻,神卽飄揚。此成心之為害也。有諱疾不言,有隱情難告,甚而故隱病狀,試醫以脈。不知自古神聖,未有舍望、聞、問而獨憑一脈者。且如氣口脈盛,則知傷食,至於何日受傷,所傷何物,豈能以脈知哉?此皆病人之情,不可不察者也。」


不斷更換醫生,使得醫生隨便用藥


  略謂:有的病人剛剛相信了好話,一聽到荒謬而能蠱惑人心的說法就又改為新的主意,這就好比多歧亡羊的道理,在眾說紛紜之下,將會無所適從,治療也就最終會成為像畫餅充饑一樣的事情,沒有實效:這是沒有主見造成的危害。
  有的病人最怕發生意外,只求穩當,這樣,治療便如杯水車薪,無濟於事,難免壞事以至死亡:這是過於謹慎造成的危害。
  有的病人境遇不順,謀求改變又沒有成功,內心憂慮不已,以致良藥也難以醫治:這是患得患失之心造成的危害。
  有些性急的病人遇到了慢性病,由於不斷更換醫生,就會使得醫生們隨便用藥;有些迂緩的病人遇到了急性病,由於拖延時機,就會造成難以挽救的後果:這是性情過緩過急造成的危害。有的病人懼怕溫補,人參、白術一沾到嘴上,心裏就先予以抗拒;有的病人懼怕瀉下,芒硝、大黃一進入口中,精神就渙散了:這是成見造成的危害。

只能給病人三分鐘,如何信得過醫師

  綜其所言,病人治療期間,沒有主見而聽信祕方,不遵循實證醫學治療而治不成病的;治病往往在兩害相權下取其輕,藥石不傷身體者幾希。有的病人過於謹慎,比如聽人說化學治療是要人命的而裹足不前,殊不知那勸人不要化療的癌症病人(也是一位醫師),他當年得癌症曾經做過關鍵性的化療。聽其言而不接受正統治療者,何其無辜。病醫之間貴在信任,醫師不善盡病情解說之責,病人尋求第二意見固理所當然;但台灣就醫方便,有的病人患得患失,病情稍不如意就換醫師如換衣服,如此受傷害的往往是病人自己。
  好病人應該信賴醫師,對醫師詳述病情症狀。有的病人諱疾諱醫,不願講出真實病情,甚至故意隱瞞病情,醫師都要耐心開導,使其能無所不談。不過,這又談何容易。每次門診,醫師如果只能給病人三分鐘,病人要如何信得過眼前的白衣人?

取得病人家屬的信賴也是關鍵

  病人家屬在病人診斷、治療其間,也扮演重要的角色。尤其當病人得的是重症,比如癌症。癌症專科醫師每天努力服務的,除了和病人建立互信的關係,也要花相對或更多的時間,取得病人家屬的信賴。
  李中梓所指的「旁人」即泛指病人家屬及親友。他說:「所謂旁人之情者,或執有據之論,而病情未必相符;或與無本之言,而醫理何曾夢見?或操是非之柄,同我者是之,異己者非之,而真是真非莫辨;或執膚淺之見,頭痛者救頭,腳痛者救腳,而孰本孰標誰知?或尊貴執言難抗,或密戚偏見難回。又若薦醫,動關生死。有意氣之私厚而薦者,有庸淺之偶效而薦者,有信其利口而薦者,有食其酬報而薦者,甚至薰蕕不辨,妄肆品評,譽之則蹠可為舜,毀之則鳳可作鴞,致瓌奇之士,拂衣而去;使深危之病,坐而待亡。此皆旁人之情,不可不察者也。」(未完,待續)

TOP
Copyright © 醫療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 台灣 台北市北投區立德路125號 電話:(02) 2897-0011 / (02) 6603-0011